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极品孤女,腹黑首领放过我

第五章 身世秘密

极品孤女,腹黑首领放过我 伯文叔 2019 2017-08-23 15:57:35

  过了几天,小珊的伤口好了许多,伊莲还想摘些草药给小珊调养一下。在摘完草药回家的路上,突然有人朝她砸石头,伊莲回过头,一群人冲她喊道:

  “滚出去!”

  “去死吧,杂种!”

  “就是因为你岛上才有这么多的海溢。”

  ......

  伊莲一路听着谩骂声,一路挨着砸来的石头,赶紧跑着回到了家。阿母见伊莲身上的伤,急忙问着缘由,伊莲也满心疑惑,只能将众人的话如实告知了阿母。

  “现在岛上的人大概都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世。”一旁的大羽士说道。

  “爹爹故去的时候,好像也有人说过类似的话,‘诅咒’什么的。”伊莲回想起十年前的那场海溢,那时她虽然小,但那场海溢让她失去父亲,那天的一幕幕仍记忆犹新。

  “大羽士,您告诉我吧,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说。”

  大羽士犹豫了一下,看着伊莲身上的伤,知道已经瞒不住了。

  “其实,你并不是我们岛上的人。”大羽士告诉伊莲她的身世。

  “你的父母亲,在十五年前的一次出海中,捡到了你。你当时躺在一个木板上在海上漂着,哇哇大哭。我们至今都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在大海上,那时四周也没有小岛,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你父亲的妻子,你的母亲眼看你就要卷入海上的漩涡里,冒险跳下海去救你,把你用绳子拉到船上,自己却没能躲过那漩涡。”

  “娘亲。”伊莲心痛不已,眼泪从眼角滑落。

  “你父亲说,你母亲生前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这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孩子,好好对她’。”

  伊莲感动不已,一个从来没有印象的女人在她最无助弱小的时候舍身救了她,伊莲觉得母亲的心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要温暖,忍不住哭了起来。小珊也感动得一边流泪一边安慰着伊莲。

  “你的父亲将你带回岛上,熟悉你父母亲的人都知道你母亲并不曾怀孕,出海也不过一天,自然会追问为何会多出个小娃娃。岛上不会允许平白无故多出一个人,周围的邻居便将这件事告知了上任岛主。岛主询问的时候你父亲只能如实说了,大家知道了你不是岛上的人之后,视你为不祥,想要将你除掉。”

  小珊问道:“为什么啊?不是岛上的人就会被视为不祥吗?”

  阿母回答道:“这有关岛上的一个传说。”

  相传在史前,这个世界并不是像现今这样分布着,大地是连在一起的。那时,大地上有数不尽的纷争,人们争夺领土,争夺权利和钱财,分成了许多的部落。常年征战,加上旱灾不断,导致农田荒废,天上再不见鸟儿,干涸的河湖里也不见一点活物,人们食不果腹,竟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惨绝人寰。有一次,各部落之间又起战乱,人们互相厮杀着,血流成河。突然,天降大雨,顷刻间,湖泊高涨,洪水席卷了整片大地。人们都说是天,发怒了。

  天神说道,人类残暴、发起战争、生灵涂炭、田地荒芜,人间哀鸿遍野,每一方土地上都有数不尽的的怨气。如今的这天灾,就是人类的劫难,是人类的报应。

  洪水泛滥不止,人们不停地逃窜,在一个高处上有一座大堤,可以抵挡洪水,人们都往那里躲。但再坚固的大堤也抵挡不过那么凶猛的洪水,眼看着大堤就要决裂了。此时,有一个叫奏儿的女子,冲上前去,紧紧的抱住那即将决裂的河堤,用自己的身体去填补那裂缝,她也不知道能维持多久,能多救几个人,直到大水完全冲垮那大堤,女子也完全被冲去了身影。

  还活着的的人们抱着绝望的心情,觉得死到临头了,慢慢的,大雨突然小了,洪水也渐渐不见了,天放晴了。但人们还未来得及感觉劫后还生的喜悦,突然,天地剧烈地晃动起来,大地裂开了,分成了若干。

  天神说道,人间还没到末日,看看以后,你们会如何。

  从那以后,各个岛屿便不再来往,认为若有接触,便会有纷争。经过了不知多少年,逐渐形成如今世界的样子。

  阿母和大羽士讲述完这一传说后,伊莲百感交集。为父亲的离开忧伤,为母亲的死亡愧疚不已。

  “后来我怎么还是留下来了?”伊莲回想这十几年来的安然生活,一直到今天才有人找她麻烦。

  “你父亲来找我,希望我能救你一命。我看着襁褓中的你,无论如何都不想让你受到伤害。现今岛主太甲,当时他的弟弟太乙也在和他争夺岛主的位置,那时他们的父亲已经病重。我找到现在的岛主太甲,对他许下承诺,只要保证你的平安,羽士一族便会不再保持中立,成为他的力量,助他登位。”

  “原来您那个时候就救了我一命啊,真的真的很感谢您。”

  “权利,钱财,永远都是最不值得留恋的东西,转瞬即逝。当时他们兄弟二人,定会争个你死我活。早些结束一场注定有鲜血的斗争换来你生存的权利,我认为是必须要做的。”

  “可为什么现在又有人说伊莲了,这胳膊都被砸伤了。”小珊的伤已经没有了大碍,但转眼自己当做亲妹妹一般疼爱的人又受了伤,十分地心疼。

  “恐怕是胡骜干的吧,他也有这个能力。大概是因为前几天的事让他怀恨在心,而且当年的事他很容易就能知道。”

  “那个色徒,就在祭典后的第二天来的。伊莲那天太美了,他一定是那个时候对伊莲动的心思,也不看看自己玷污了多少清白姑娘,就他那种畜生,简直衣冠禽兽也配!”小珊十分气恼,自己的妹妹遇到这种麻烦。

  “不过现在该怎么办?会不会又像当年那样?那样的话伊莲的处境不是很艰难吗?”阿母十分担忧,十多年的养育,早已将伊莲视为自己的亲生女儿。

  大羽士陷入了沉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