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极品孤女,腹黑首领放过我

第七章 离别时刻

极品孤女,腹黑首领放过我 伯文叔 2027 2017-08-24 10:38:09

  小珊没想到伊莲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立马站起来哭着对伊莲说道:“你怎么也这样说,我不要让你离开,我要一直和你在一起,我们不要分开。”

  “为什么说‘也’?”伊莲疑惑。

  “刚才......刚才爹爹也这样说,说......说只有让你离开岛你才能平安。”小珊哭哑着嗓子断断续续地说着。

  伊莲看向大羽士,大羽士说:“我给你算了一卦,结果显示你必须马上出海离开,这是天意。”

  伊莲大惊,没想到世间竟然有这样的事,便将自己刚刚做过的梦告诉了大家,三人都惊讶不已。

  大羽士感叹道:“这是天意啊!”

  “你必须马上离开,若到明天,必性命不保。小珊,快去准备一些干粮,马上到海边来。”大羽士说道。

  小珊十分难过,为这突如其来的离别而伤心,但小珊也知道此事重大,自己不能任性而为,只能一边流着泪一边给伊莲装上家里现有的所有干粮。

  一行人来到海滩边,此时已经是深夜了。

  大羽士赶紧向一户信任的熟悉人家买了艘船,和阿母二人将船推到海面上,小珊也在一旁帮忙,大家都没有讲话,气氛很是沉重。

  那晚是朔月,看不见月亮,夜很黑,夜晚的海风很凉,吹打着每个人的心。

  伊莲向三人辞行,拉住小珊的手,说道:“都说离别的时候要好好说再见,将来才不会后悔。”

  小珊再也忍不住,抱着伊莲大哭起来。

  “伊莲,你要好好的。”

  “嗯,有缘再会,我的好姐姐。”伊莲抬头看星空,不想让眼泪流下。

  接着伊莲对阿母说道:“您让我知道一个好母亲,一个好女人是什么样子,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也想成为像您这样的女人。”

  “你一定会的,祝福你,孩子。”阿母含泪却微笑地说着,希望能带给伊莲好运,愿老天保佑她疼爱的孩子。

  最后伊莲看向大羽士,大羽士对伊莲说道:“伊莲,出海后一直往东走,会到达你要去的地方。不用感到不安,你的命数从现在才真正开始,这条道是你必须要走的。不论将来你遇到什么,希望你都要保持你的本心。”

  “谢谢您,您多保重。”伊莲真的十分感谢大羽士,伊莲不敢想象,如果没有大羽士,她又会是怎样的命运。

  “感谢我么?我只希望你能时刻用这感激的心情,去对待这世间其他的生灵。”大羽士拍了拍伊莲的头,像是要传递给她些什么。

  伊莲微微一笑道:“我会努力做到的,我不会忘的,从小您就是这样教我的。”

  伊莲回想起小时候,自己喜欢掐蚂蚁玩,不知在自己手上死了多少只蚂蚁。直到有一天被大羽士发现了,大羽士拍了拍伊莲的头,告诉她,凡是人皆需爱,不单单只是人,所有生命都不应该被玩弄。更何况这些弱小的生灵,说不定就是死去亲人的转世,舍不得你,想借这个身躯再见你一面。只是换了副面孔你就不认识他了,怎么还能够伤害他呢?从小大羽士就是这么告诉伊莲的,大羽士希望伊莲能以这样一颗心去对待周围的一切,用这样的心去生活。

  “我走了,大家都要保重。”伊莲最后向三人行了一礼。

  伊莲坐上了小船,向远离岛的方向划着,最后望了一眼自己生活了十五年的小岛,踏上了一条未知的旅程。

  小珊匍匐在阿母怀里大哭着,大羽士望着那已然看不见的小船,感叹道:

  “这一别,此生无缘啊!”

  也就是在这天晚上,胡骜手下的人继续怂恿一干农户,来到大羽士的家,大家都觉得外岛人是个祸害,会带来灾难。这一说法虽未得证实,但这种事,宁可错信,也绝不能放过留下祸患,大家都希望除之。

  一干人往屋里扔了些罐子,等了一炷香的时间,蒙着脸进了屋,进屋后发现屋内竟一个人都没有。

  “禀告老大,屋里一个人都没有。”

  “都找仔细了?”

  “禀告老大,附近也都找遍了,并没有发现那女的和大羽士。”

  “这就奇怪了...这大晚上的,他们会跑去哪?难道他们提前得到信了,知道少主今晚要我们先迷晕了他们,再绑了大羽士一家,然后将那女的烧死在这屋子里,所以先跑了?”

  大羽士一家人往家中走着,走近了,发现自家门口十分明亮吵杂,众人举着火把,阿母不知发生了何事。小珊认出来那为首的几个就是那混蛋胡骜的手下,知道肯定是来找伊莲麻烦的。不过善良的小珊不会想到,这一群人是想要伊莲的命。

  大羽士心中是明了的,占卜的结果说伊莲今夜不走,必有性命之忧,原来说的是这种情况。大羽士对药物很有研究,他闻到了细辛和草乌焚炉出的特殊气味,这两种草药都有很强的麻醉作用。连忙制止住了想要上前理论的小珊。

  “别过去,有迷药,你过去会晕倒的。”

  “啊!怎么会...”

  “用袖子挡住,不要吸进去。”

  大羽士走上前,对着众人说了些什么。

  “......事情就是这样,伊莲......那孩子已经不在岛上了,大家回去吧。”

  众人听了大羽士的话纷纷离开了。众人走后,小珊蒙着面急冲冲地跑到家中,找到了几个正在烧着的罐子,打开一看,“果然熏着迷药啊,这不是草乌嘛,还有一种是什么,是押不芦还是细辛,这些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居然往我家投迷药,难道他们想这样掳走伊莲?”

  此时,大羽士望着天,十分地感慨,好像在与谁对话一般。

  “大地重圆吗,我只希望人不要离本心太远就好,现在的人们,都是用一颗贪婪的心在生存。岛上的人们如今做出这种事情,这都是我的罪过啊,是我失职了,和魔鬼做了交易,没有给人们树立好的榜样,都是我的错啊,我该受惩罚了。”大羽士留下了眼泪,接着便晕倒了。

  “夫君!”

  “爹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