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极品孤女,腹黑首领放过我

第八十三章 心已许卿

极品孤女,腹黑首领放过我 伯文叔 1372 2017-10-29 00:05:00

  芍月怎么也没想到,当尾宜把她领到老族长面前的时候,竟然是这样说的。

  “老族长,对不起,我把祭祀用的土钵给打碎了,您责罚我吧。”

  芍月觉得,这个人简直可以说是有病!本以为他是一个正直得不行的人,撒谎什么的是绝对不会做的,不然他干嘛这么较真的不放她逃走呢,又不碍着他什么事。

  可这个人为什么会说是自己打破的呢?

  芍月全程都没有讲话,她就在一旁站着,老族长也没有注意到她。戴着的帷帽掩饰了她不安的表情,这不安的表情是因为尾宜莫名其妙的举动。

  尾宜最后被罚关进黑屋子,面壁思过三个时辰。当尾宜领完罚从黑屋子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芍月等在门口问他:

  “你为什么说那土钵是你打破的?”

  尾宜摸了摸后脑勺笑了笑,道:“嗨,我一个男子汉,难道叫我看着一个小姑娘去领罚吗?那也太没有男子气概了!”

  “你若不想让我受罚,你直接装作没看见,放我走不就行了,干嘛要这么麻烦?”

  尾宜说道:“那可不行,这错误还是要承认的!不然要是真的影响到了祭祀,后悔就晚了。早点承认错误告诉大家,可以多一点补救的时间。”

  “可是这明明不是你打碎的,不关你的事,你这分明是在撒谎!”

  尾宜的羽毛翘了翘,“怎么和我没关系了,当时我也在,没能阻止你打碎那土钵,就不是和我无关啊!”

  “我带你来是想让你知道,我们羽人难免会犯错误的,可犯了错误就要承担面对啊,嗯嗯嗯!这次我陪你一起来,下次就算没有人陪你,你也不能逃跑!”

  芍月没有讲话,打碎土钵的事,本来没有让她有什么愧疚的感觉,但现在被尾宜这么一弄一说,她有一种做错了事的感觉,让她有些想哭。

  尾宜突然扯了扯芍月的帷帽,问道:“还没问你呢,你为什么要戴这个东西?”

  芍月往后退了一步,生怕尾宜掀了她的帷帽。女子就算再小也是女孩子,也是十分在意自己的面容的,她现在的脸可不怎么好看,两个腮帮子旁全是红疹子,她不想拿着这张脸去见人。

  “我脸上出了些疹子,还没有好全。”

  “哦,是这样,那祝你早日康复啊!”

  突然远处有一个人喊着:“尾宜——”

  尾宜听到这声音整个人都不好了,十分的慌张。

  “娘……娘,您怎么来了?”

  尾宜的娘一把拧着儿子的耳朵,一边拖着他走说:“臭小子,你又给我闯祸了?”

  “娘,不是,你听我说……”

  “罚你今天晚上不准吃饭!”

  “啊,娘,别嘛,我好饿啊。娘,您先放开我,好痛啊……”

  ……

  芍月就这样看着尾宜被他娘拖走了。

  夕阳下,芍月在他们二人身后,掀起了自己的帷帽,想要更清楚地看着前方的人。

  后来,尾宜和芍月上了蒙学,他们是同一批的学生,芍月自然一眼就认出了尾宜,但许是那天自己一直带着帷帽,尾宜并没有认出她来。直到后来他们渐渐的熟了,她也一直没有和尾宜说过这件事。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对尾宜慢慢的有了一种别样的情绪,让她经常心跳加速。尾宜也从当初那个羽毛脏乱的小孩,变成了一个身形俊朗的年轻小伙,这种别样的情绪也就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演越烈。等到后来芍月渐渐长大了,她才知道,原来,这就是喜欢。

  心已许卿,这辈子,她都只会喜欢他一个人。

  芍月觉得自己有些许的贪心,尾宜就好好的在她的身旁,但她并不满足于他们现在的这种关系,她想要更多。

  树洞里,有火光照着,很暖和。也没有什么事情做,大家都渐渐睡着了,尾宜也传来了平和的呼吸声。芍月鼓起勇气向前,偷偷在尾宜脸上亲了一下。

  芍月的心跳得飞快,脸也迅速红了起来,芍月在心里下定决心,等这暴风雪停了,他们回到了部落,她就和尾宜表明自己的心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