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极品孤女,腹黑首领放过我

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解和合

极品孤女,腹黑首领放过我 伯文叔 1241 2017-11-27 00:05:00

  “师……父,您是……怎么……么知道……的啊?”始休不解地问叔护。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这世上人会相聚的缘分,无非四种:报恩的,抱怨的,讨债的,还债的。前世若无相欠,今生又怎会再相见。”叔护转而又对着夫妇二人说道:

  “夫妻间若是善缘,自然让彼此过得幸福安乐;若是恶缘,冤家宜解不宜结,理应化解。大嫂您今生所遭受的一切,不过是自己前世的果报而已。幸好您没有一直心怀怨恨,如若您今生是满心仇恨,那这段恶缘就不会散尽,以后还会遇到更艰难的情况。”

  妇人听着叔护的话,回想着这六年间夫妻生活的点点滴滴。她不是一个会怨恨别人的人,一直以来,只觉得自己命苦,就在前不久,她还曾有过自尽的念头。

  但当岛上因为太甲所投下的白兀弹,燃起熊熊大火的时候,她被困在大火里。那时,她才发现,自己是多么渴望能活下去,再没有一点想要轻生的念头。

  那时,她被困在家中房屋里,丈夫外出就她一个人在家。就在她以为自己要烧死在那大火中时,她听到了丈夫的声音,他在大声唤她的名字!

  “我在这儿!”

  她虽吸进了些许浓烟而浑身无力,但也奋力地回应着丈夫的呼喊,丈夫闻声一脚踹开了家中的门,冲进大火燃烧着的房子,将她救了出去。

  他抱着她,往海边的方向跑去。她在他的怀里,这是他,第一次这样温柔呵护着自己。

  明明,平日里的他,经常将她打得头破血流,为何那时,他竟会冒着生命危险,回到家中救自己?

  若她与他的缘分真的如同大羽士所言,那似乎,一切都说得通啊!

  她前世打他,但也没要过他的命;他今生老打她,也不是想要她的命。

  叔护取了一盂清水,面对着男子,在他前额处点了一下,宣祷道:“莫要嗔,莫要嗔!前世也非假,今世也非真。难得获人身,如今已非马。何苦不放前世债,冤冤相报不安生!”

  叔护念完后,吸一口水喷射到男子的脸上,男子的脸湿漉漉的,水一直流到襟袖上。

  男子呆了半天,没有一点儿反应,对叔护的行为也没有表现出生气,妇人问他什么也不搭理,半天也不讲话。妇人见他这个样子,不禁担忧地问大羽士:

  “他这是怎么了?”

  “没事的。如今,大嫂您也被打了六年,债也该还完了。恶缘消耗尽了的时候,善缘自然就来了!他会就此收手的。”叔护对妇人说完了这句话,就与妇人道了别,和始休一起离开了。

  妇人在屋里,看着茫然若失的丈夫,感到奇怪得很。一直到了晚上,二人都睡下了,半夜丈夫却突然将她弄醒,对她说道:

  “今日,大羽士说的都是真的。”妇人听到丈夫的话,看着他,觉得他似乎和平常有些不一样。

  男子接着说道:“从此以后我不打你了,我要是今世打你多了,来世我还要还你。还是不要了,若有来生,我希望我们能一直都好好的!”

  她听着丈夫的话,心里感动,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丈夫看着妻子身上的伤,受伤的手臂还挂在脖子上。抚摸着妻子的身体,每到刀杖疤痕处,心就揪了起来,怎么会这样,他之前还是个人吗?回想着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就恍同隔世一般。

  在此之后,男子再没有打过这个妇人,两口子的日子,过得十分的幸福和快乐。

  许多时候,关于前世的缘分或许不太了解,但无论是善缘还是恶缘,那都是应该接受和经历的。

伯文叔

“一阴一阳之谓道”,文叔觉得道在自身别远求。男人为动,女人为静。动是乾,静是坤。乾坤之别,就是天地之别、阴阳之别。男人为乾为日,是日头;女人为坤为月,是月亮。日月合到一起,才念“明”,也就是说,夫妻和合才能明。夫妇和合,不就是孔子说的“一阴一阳之谓道”吗?   现实生活中,一对男女素不相识,甚至地北天南走到了一起,应该相敬如宾,互相感恩。无极变动生太极,就有了阴阳,有了阴阳就有了乾坤,有了乾坤就有了男女,有了男女就有了夫妻。缘分难得,愿好好珍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