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时光爱上了我

第五十二章 后宫之争

时光爱上了我 未来DHD 3144 2017-10-13 01:45:17

  “王妃,您的午膳准备好了!”丫鬟来到月笛的跟前,埋着脑袋轻声道。

  月笛转过头扫了她一眼,随后站起身回到屋子里。看着这满桌的美味佳肴,月笛微蹙细眉,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一点也没有怀疑饭食是否有问题,因为在月兰亭住了那么久,从未有问题过。所以自然而然,也就不怀疑了。

  可是刚吃下两口,月笛的脸色就越见青白之色。旁边的丫鬟们都看愣了,还以为是自己眼花,认真瞧了瞧,却发现并不是。

  “王妃,您的脸!”

  月笛放下筷子,满脸疑惑的转过头:“我怎……”

  话还没说完,月笛立马感觉到了腹痛,紧接着一口黑血从口中涌出。她细眉紧锁,从椅子上直接滑了下来:“好痛!快,快叫我师父来,快!”

  月笛本身就是学医之人,自然知道自己这些症状代表了什么。她一手扶着椅子,一手捂着腹部。

  丫鬟匆匆跑到院门前,对着守门的侍卫道:“王妃出事了,快叫皇上,叫神医易寒来!”

  “出什么事了?皇上是想叫就能叫的?还神医易寒,真是不懂现在你们里面那位什么身份?”侍卫二话不说,直接将丫鬟推了进去,然后将大门关上。

  丫鬟在门口哭天喊地,可是却没有一人帮她。带她匆匆回来,月笛已经奄奄一息:“王妃,守门的人根本不让我去叫人,他们已经把大门锁了。”

  听到这个消息,月笛心中已然明了。是有人见不管她,所以买通了守卫,此时才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月笛所中之毒药性猛烈,不到半刻时间,月笛就已经昏迷不醒。而几个丫鬟也只能像蒙头苍蝇满屋乱窜,根本没有什么好法子。

  此时的御花园内,一个身着银色轻纱长裙的女子坐在凉亭中。手里拿着一把刺绣别致的面扇,美眸微转,看着正向她走来的人。

  丫鬟走进凉亭中。微微俯身行礼,对眼前的人道:“娘娘,月兰亭的谦王妃出事了!”

  “这么快!”坐在石凳上的人俯下眼帘,薄唇轻扬。

  “是的!恐怕是莲贵妃下的手!”丫鬟沉口气,站直身子道。

  “跟本宫走!”樱贵妃站起身,埋着优雅的步子走向御书房。

  可是她身后的丫鬟就不懂了:“娘娘,难道我们要去救她么?”

  “她死不死与本宫无关,可是能借她的手铲除掉一个对手,有何不可?再说,如今后位一直悬着,显然百合宫那位比秦月笛更难对付。”樱贵妃扬起唇,脚步略加快了些。

  本是步伐轻盈,三百六十度看上去都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人。可是一到御书房附近,樱贵妃立刻泪流满面,哭得是梨花带雨,跌跌拌拌的就来到了御书房门口:“皇上!皇上!”

  听到外面的声音,皇上冷声道:“去看看是谁在外面!”

  “回皇上,是樱贵妃!哭得挺厉害,好似是有什么急事。”

  “让她进来!”

  御书房大门被打开,樱贵妃匆匆跑进来,一双泪汪汪的美眸看着皇上:“皇上,月笛妹妹出事了,您快去看看吧!”

  “出事了?”皇上听到这话,立刻站起身,根本没有犹豫,带着人就来到月兰亭。

  看着眼前的人,皇上十分愤怒,可是眼前最关键的,是要救她。所以他马上下旨:“快宣神医易寒进宫!”

  “是!”

  “皇上,一定要救救月笛妹妹啊!”樱贵妃蹙着柳眉,蹲在月笛的窗前,就跟要死亲娘一样,演技好到不行。

  皇上侧眼看着她,轻笑道:“你什么时候和她如此亲密了?”

  “皇上,臣妾与月笛妹妹相识的,臣妾时常会在御花园遇见妹妹,所以……”樱贵妃埋下头,自个拿着丝巾抹着眼泪回答。

  “这么说来,你与她情同姐妹了?”皇上瞅着樱贵妃哭得样子,心里大概猜出个几分。定是月笛晚上出去玩的时候,被樱贵妃撞见,因此才有了些情谊。

  “是的!”樱贵妃转眼看着月笛苍白的脸颊,青色的薄唇,眉眼间显然露出心疼之色。

  她抬起头,接着道:“皇上,妹妹此番中毒定不是意外,您看看啊!妹妹现在都成什么样儿了!”

  “你先回宫歇着吧,这里有朕!”语毕,皇上一摆手让人将樱贵妃送走。

  樱贵妃在下人的搀扶下回到自己所住的宫殿,走进卧房后,立马擦干眼泪,脸上露出微笑。慢步走到窗前,打开窗看着眼前的人。

  “娘娘!”一个身着黑衣的人看着樱贵妃的模样,心里自然为她高兴。

  樱贵妃转过身,冷冷道:“东西都放好了么?”

  “都已经放好了!娘娘请放心,这一次莲贵妃绝对逃不了。”

  “这样就好!”樱贵妃点点头,退后一步将窗户关上。

  只要将毒药放进莲贵妃的百合宫,那她就怎么也逃不了干系。

  ……

  皇上坐在床沿,看着月笛的面色,紧蹙着浓眉:“是朕害了你!”

  不由得,脑中想起当初,月笛在雪山山脚下救他之时,想起月笛走下花轿,进入谦王府之时。虽然他从未露面,可是却一直都注意着她。

  那块玉佩,月笛还了,只是怕她自己忍不住将玉佩给当了,会上断头台。想想就觉得有些好笑,可是如此清丽活泼的人,现在却成了这幅样子。都是他害的,如若不是他,月笛也不会卷入这后宫之争。

  “皇上!”易寒走进房间,看着皇上望着月笛的眼神,心里变得沉重。

  “快来给她看看!”皇上站起身,立马让到了一边。

  易寒来到床边,伸出手为月笛诊治。可是刚碰到月笛的手腕,他便浓眉紧蹙,如果他再晚来半刻,月笛就魂飞魄散了!

  接着,易寒让所有人都出去,然后帮月笛针灸,尽量将毒素都逼出来。

  大概半个时辰后,月笛吐出黑血,半睁着眸子,虚弱的看着易寒:“师父!”

  “笛儿,你可还好?”

  月笛无力的点点头,看着易寒的脸庞,眸子中略带泪光。

  “你先好生休息着!”易寒放下她的手,站起身匆匆走出卧房。

  看着他离去,月笛侧过头,轻轻闭上眸子。她知道自己所中之毒,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扛不住。如若没有解药,她死期将至,最多只能熬个三天。可是她不想放弃,因为她此时此刻,恍惚间像是看到了一片红梅绽放在自己的眼前。

  易寒从屋里出来后,站定在皇上的面前。看着易寒的眼神,皇上挥挥手让所有人都离开,和易寒二人站在庭院中。

  “如何了?她还好么?”

  “回皇上,谦王妃一切都好。只是……”易寒欲言又止,俯下眼帘没有看他。

  “你直说便是!”

  “皇上,谦王府有一处极好的温泉,如果可以将谦王妃放回去修养,解毒指日可待。”易寒这才抬眼看着他,衣袖下的双手紧握着,就盼皇上同意。

  听到易寒的话,皇上扬唇轻笑,转过身背对着他:“带她回去吧!”

  “多谢皇上!”易寒跪下行了个礼后,转身回到房间。

  可是他的用意,皇上完全明白。易寒自然是知晓了些他们的事情,深知月笛在宫中绝对不安全,更有可能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所以,他才想将月笛带离宫中,离他越远越好。

  “师父,我快撑不住了,对不对?”月笛望着易寒,轻声问。

  易寒不合时宜的笑道:“平日里没觉得你在为师身上学到什么医术,如今看来倒也不差。”

  月笛俯下眼帘,泪顷刻间如雨落下:“我怕是等不到红梅盛开那一日了!”

  “放心吧,为师是神医,定能救你。”易寒伸出手,轻抚月笛额前的黑发。

  听到这话,月笛微蹙细眉,看着易寒道:“师父……”

  “别说话了,好生休养,明日为师就带你回谦王府。皇上,已经同意了。”

  月笛点点头,薄唇微勾。还好,可以回去了。那片红梅,她真想守着那片梅树,等着花开。

  次日,沐羽进宫,带着月笛回了谦王府。

  此时夕阳渐落,橘光照进窗,月笛看着窗前这极美的一刻,轻声对床边坐着的人道:“还有两月就入冬了!”

  “是啊,红梅之约临近了!”易寒沉了口气,目光紧盯着月笛,她一直这样等着,守着。可是,他决不能让红梅花开。

  “师父守诺,一定不会辜负我等这么久的。”

  “放心吧,只要红梅花开,为师定带你离开。”

  月笛转过头,对易寒笑了,笑得十分灿烂,如雨后彩虹。

  只是这个时候的宫中,并不想倾雪院那般画面唯美。皇上坐在御书房中,浓眉紧蹙,面带怒气看着下方跪着的人:“说!”

  “皇上,臣妾冤枉,臣妾没有下毒,真的没有!皇上……”莲贵妃跪在地上,抬眼望着皇上,泪如雨下。

  “不是你?那为何毒药会从你的宫中搜出来?难道你是遭人陷害?”皇上扬唇,露出一抹冷笑,看着莲贵妃的眼神再不似从前柔情。

  莲贵妃听到这话,立刻为自己辩解:“皇上,臣妾的为人您还不知么?莲儿怎会做这样的事情,一定是有人陷害莲儿的。”

  “你不会做这样的事情?难道当初依妃之死与你无关?”皇上摆摆脑袋,根本就不相信莲贵妃的话。因为在不久前他已经查出,当初是莲贵妃对依妃下手,导致易寒入狱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