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天地六道传奇

第七十九章 水火结亲

天地六道传奇 竹叶文宗 5183 2018-01-13 07:36:33

  就在此时银河星海内外,九龙之声咆哮而起,紫薇大帝北辰,身穿昊天元辰战甲,手持九霄八部打神鞭,御乘应龙、苍龙、虬龙、螭龙、白龙、黄龙、黑龙、赤龙、青龙而来,厉声叫道:“斗姆元君!我来助你,”玉竹子见状大惊,收起不灭心灯,以凌空点符,画了两张隐身符,贴着自己和云英,一把拉着她飞遁而走。

  紫薇大帝还想再追时,却被斗姆元君叫住了,紫薇大帝向斗姆元君俯首再拜,言道:“天机钧失窃,神道日衰,天道将灭,水火邪神余孽蠢蠢欲动,星母!我做错了吗?”斗姆元君道:“天神暗算极辰,就已经是天道灭的预兆了,不是你的错!你想保全星部而退出九霄天神之列,我可以理解,我刚刚看到,他回来了!”

  紫薇大帝惊讶道:“谁?刚才那异域之人?”斗姆元君道:“极辰乃是武运陨星,若不是被素女陨星带动,根本不会下坠凡尘,如果他坠入凡尘降生,那必定与乾坤苍穹斗,与天地六道斗!与四海八荒斗!同妖魔决战只是开始,你和他之间必有争端,一场大战在所难免,这也正是我所害怕的事情,所以在极辰降生时,我便让南斗星君和北斗星君,在生死簿上将其划死,没想到他居然活下来了,外力杀不死他,之后我又于星位谱上,注下他自尽而死!”

  “可是他居然借域外之力复活了,如今连我也无能为力了,紫薇大帝你切记要小心,天神暗算极辰,他必然怀恨在心,”紫薇大帝道:“星母,那异域之人真是极辰兄长?难道他因为怨恨天神,勾结水火邪神余孽?不行!我一定要阻止他,”说完紫薇大帝拜别斗姆元君,返回极奕天界调派天猷、翊圣带五千星界天兵捉拿水火邪神余孽。

  又派出二十八星宿真君和六丁六甲真君,下界查询异域之人,同时派人通知新天帝李严,告诉他水火邪神余孽,擅闯天外天日月台的事情,斗姆元君眼见已经无法阻止“武运斗苍穹”,现在也只有一人能够和极辰互为敌手,那就是上古神君东皇太一,只是他行踪不定,而且距他上次离开东皇宫,也已经五百年之久,可是没有办法了,斗姆元君只能亲自去上溯天界找九天玄女,看看她能不能找到东皇太一。

  此时玉竹子已经带着云英逃离了天外天,他照着原路跑出,返回了大罗天界,因为隐身符有特性,粘贴隐身符者可以看见对方,因此两人手牵手逃出神界,云英看清楚了玉竹子的模样,似乎认识但又不敢确定,见他的装束好像异域之人,要不是他救了自己,还以为是敌非友,云英也不熟悉九霄神界,所以跟着玉竹子一直跑。

  从中天门出来时,只见峻极峰顶,还有仙兵仙将把守,但他们看不见二人,云英正要走时,却看到玉竹子盯着,中天门上镶嵌的阴阳梭,于是他施法取回了阴阳梭,守卫中天门的仙兵仙将顿时大惊,看着中天门的华光消失,天门变成一座普通的建筑,无论从正反穿过都在峻极峰顶徘徊,已经到不了大罗天界,仙兵仙将修为低微,也不知道中天门如何而来,哪里发现是阴阳梭被盗走了,只能在原地干着急。

  云英见状“噗嗤”一笑,吓得仙兵仙将慌乱大跳,拔出兵器四处戒备,却不见任何人影,玉竹子无意戏弄仙界,取阴阳梭,只是为了入昆仑山静室救白琼华,所以他准备速去速回,来到少室山时,达摩已经遴选了建派地址,而真谛也自行离开了,去寻找他的建派之处,后来真谛于天台山,创立佛教东传三大派之一的律宗佛教,玉竹子便带着阿布沙和云英,再次前往昆仑山。

  此次他还是独自潜入玉虚峰,不过有了法宝阴阳梭,所以避开了云水天等人,来到三清宫的静室之中,看着白琼华的遗体,玉竹子大为感触,取出那枚白琼华临死前,交给自己的同心结,心想自己落入魔域深渊所有宝物尽失,唯独留着竹叶铃铛和同心结,竹叶铃铛已经被小竹拿走了,现在只剩下了这枚同心结,暗道:“琼华!我必还你一个结果!”

  说完点起不灭心灯,以金光罩住白琼华,顿时整个三清宫被佛法所包裹,云水天、破军、凌羽和徐甲大惊,莫雨也赶回来了,她还不知道阴阳梭被盗,向他们说了异域之人袭击金仙宫的事情,又见三清宫的异常景象,此时他们已经无进入三清宫,于是留下徐甲、破军在此守护,莫雨、凌羽和云水天赶往峻极峰的中天门,去向三仙禀报昆仑山的事情,之后才发现中天门进不去了。

  而玉竹子在静室中,坐在白琼华身边等了三天,不灭心灯已经将其魂魄注入体内,随即玉竹子取出无字天书的重生之力,放在白琼华的身上为其吸纳,再探白琼华的气息和脉搏都已经恢复,玉竹子大喜,只是白琼华还昏迷不醒,玉竹子心想白琼华死去将尽千年,虽然复活也必定需要时间恢复,可是仙界没有了中天门却一刻也等不了,所以他决定先把阴阳梭还回去。

  因为有不灭心灯护住白琼华,自己也不用担心,于是下了昆仑山,看见阿布沙和云英都在等着自己,玉竹子心愿已经了却,再就是去找小竹,所以准备送阿布沙回去,至于云英她法力高强,根本不需要自己保护照顾,向云英言道:“姑娘!我们还有事,就不奉陪了,以后不要再擅闯神界了!”

  说完准备带着阿布沙离开,云英言道:“谢谢你!我还能再见到你吗?”玉竹子道:“或许有缘再见,或许无缘就不必见了,”眼见玉竹子和阿布沙远去,云英继续叫道:“我就要成亲了,你能来太湖碧水宫参加我的婚礼吗?”玉竹子见云英迟迟不肯离去,转身答道:“那就恭喜云英姑娘了,我只怕不能亲自道贺了!”

  云英闻言失落的转身,心想自己真的要去碧水宫嫁给陆伯庸吗?忽然想到一事发觉惊奇,此人如何得知自己姓名?再找玉竹子时,他和阿布沙都已经不见了,而玉竹子带着阿布沙,一路向西而行,阿布沙高兴的问道:“主人!我们是回梵天世界吗?”玉竹子道:“阿布沙!我不是你的主人,中土你也来玩过了,我现在送你回去!”

  阿布沙叫道:“不要!我要和主人,永远在一起,我已经献身给主人了,你是佛陀不能始乱终弃,不然我会化作和叶伽女一样的彼岸花,永永远远的缠着你!”玉竹子无奈道:“阿布沙!我不是佛陀,你也没有献身给我,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况且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阿布沙道:“是不是刚才那个女子?她都要成亲了,主人,你到处留情,身为佛陀却犯了淫戒,是要下阿鼻地狱的!不行!我要去杀了她!”

  玉竹子刚要解释时,阿布沙以诡异的法术遁走,于是大惊,心想自己不是极辰武运陨星下凡,怎么走的都是红鸾星动,随即坐上了阴阳梭追赶而去,听云英说过她要在太湖碧水宫成亲,因此往云州苏杭地区而去,这太湖碧水宫名列七十二仙山之中,但是向来孤傲,少与仙界一族往来,唯有和大漠火焰山一派世代交好。

  其宫主陆鼎天自承一脉,修习水系法术,不练正左玄道,和火焰山明火真人,统领水火族众,与神族、仙族鼎足而立,也因为他们中大多是上古时期,脱离神界,水部和火部的天神,所以神仙两族也都包容于他们,以陆鼎天为首的碧水宫,统领了绝大部分上古水部的天神,因此碧水宫的势力,在苏杭乃至整个云州都有影响。

  其中以水部的三护法最为厉害,分别为康回、相柳和蜉蝣,他们替碧水宫掌管着河精、水怪,此次碧水宫少宫主陆伯庸大喜,整个太湖都张灯结彩,陆鼎天召集了所有原叛离神界的水部诸神,他想借此次水火联姻,联合火焰山的火部诸神,正式和神仙两族宣战,重新夺回九霄神界的掌控,明火真人正好也有此意久矣,天机钧失窃正是他们最好的机会,天道灭的预言即将到来,也正是水火二族杀回天界的最好契机。

  因此明火真人不但将义女,云英嫁给陆伯庸,而且派亲传弟子火通冥,带领火部八健将,己火、董火、彭火、秃火、妘火、曹火、斟火、芈火,一方面来碧水宫参加婚礼,一方面来和陆鼎天商讨对抗天界之事,不料在婚礼前夕,云英和陆伯庸都不见了,原来是云英得了一件上古神器五行图,此图不但可以驱使五行之力,而且还有移山缩地的力量。

  只要是三界之内、五行之中,按图藉念咒语,顷刻之间千里缩地,万里随行,于是云英便找来陆伯庸试一试,两人一直听族中传说水火正神共工、祝融被斩于日月台上,便想要去天外天看一看,随着云英施法驱动五行图,两人随即来到天外天日月台,之后就是被斗姆元君进攻,陆伯庸情急之下,带着五行图独自逃走,他自知不敌想回碧水宫搬救兵。

  陆伯庸回到碧水宫后,陆鼎天和火通冥闻言大惊,心想他们居然闯入了天外天的日月台,于是陆鼎天召集碧水宫三护法、水族人,与河精水怪,和火通冥带领的八健将,他们准备一同杀入天外天,但是陆伯庸却无法驱使五行图,正不知道如何是好时,商讨着如果突袭或有胜算,但若是攻打北天门,神界一族虽然衰退,但是水火两族仍旧不是对手。

  就在此时云英竟然自己回来,陆伯庸大喜过去询问,云英从他手中一把夺过五行图,生气的看了眼他,然后不发一语的离开了,陆鼎天随即宣布筹备继续,十日后举行大婚,而火通冥则去劝解云英,让她为水火两族大业,一定要与陆伯庸成亲,而陆伯庸也一直在寻求云英的原谅。

  而云英也非记恨于他,而是根本不喜欢他,经过这件事情后,更加不想再嫁给他了,只因为义父明火真人,对自己有养育之恩,而且教自己法术,可谓是恩重如山,正思虑之间,一股阴风袭来,云英感觉毛骨悚然,回看周围是在碧水宫,金殿的一个豪华房间之内,这里四面紧闭那里来的风啊?她立刻警觉起来,取赤火剑在手。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伴随陆伯庸的声音叫道:“云英!云英!你开开门吧!我知道我错了,下次就是我死,也不会丢下你了!我真的错了,我见你被金光罩住,是想回来搬救兵的,没想到我不能驱动五行图,所以没法立刻去救你,”云英叫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陆伯庸闻言只得灰头土脸的走了,云英刚放下戒备时,一回头吓出一身冷汗,仔细一看却是阿布沙,她恶狠狠的看着自己,手中拿着修罗刀。

  云英拿起赤火剑护身,喝道:“你干什么?”只见阿布沙突然跪下,哭道:“主人为了你,要赶我走,我已经将身子献给主人了,就算他喜欢你,要和你在一起,我也是主人的女人了,请你劝劝主人留下我,不然我只有一死了,与其回阿修罗界死,不如你杀了我!”说完递上阿修罗刀,云英不解的问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说的主人是那异域之人?”

  阿布沙道:“主人本是你们中土人氏,不知道为什么流落到了天龙八部,后来被接引成为龙尊王佛,佛陀乃是天龙八部梵天世界的主人,我们阿修罗女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献身给佛陀,可是佛陀清心寡欲不近女色,所以我们只能够常伴他们左右侍奉,可即使如此我们也被佛陀排斥,他们嫌弃我们是成佛的阻碍,可是我们也只想成佛,进入梵天极乐圣地而已。”

  云英继续问道:“那你说你那位佛陀喜欢我?”阿布沙道:“主人说他要送我回去,是因为有喜欢的人了,我和主人认识一千年了,从来没有见过他对女子动情动心,你会不会以前在中土就认识主人?所以他这次看到你就、、、,”云英闻言是觉得玉竹子眼熟,可就想不到是谁,此时玉竹子也赶到了,他以阴阳梭遁入云英房间。

  看到了阿布沙拿着修罗刀,连忙过去拉着她,叫道:“阿布沙不得无礼!”阿布沙指着云英,言道:“主人,你喜欢的女人,也同意我留下了,你不要再企图赶我走了,不然我用修罗刀杀了她,”玉竹子想要解释却无从开口,突然又是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陆伯庸叫道:“云英!你没事吧?我怎么听到你房间里有声音?”

  云英答道:“没!没有啊!我、我练剑呢!”陆伯庸道:“哦!怎么一个人在房间里练剑?要不我进来陪你一起练啊!”玉竹子和阿布沙闻言大惊,正抱头鼠窜无处躲藏时,云英急忙叫道“不用了!我、我怕一生气一剑刺死你,你走吧!”陆伯庸以为云英还在生自己的气,也只能垂头丧气的乖乖走了,玉竹子冷静了一会儿,向云英言道:“你听我解释,事情是这样的!”

  云英却不想听他解释,问道:“我们是不是认识?”玉竹子一时匆忙,脱口而出言道:“蓬莱会武、三危山山海印、幽煞和血煞!”刚说完玉竹子就后悔暴露了身份,好在云英对自己了解不多,而云英闻言幡然醒悟,想起他正是玉竹子,原来听说他在人间做王,后来被通缉了,没想到一千年了,他记得如此清楚,自己和他几次碰面交集,笑问道:“你怎么落发为僧了,还真认不出来了!”

  云英虽然没有喜欢玉竹子,但是她不想嫁给陆伯庸,听阿布沙说玉竹子喜欢自己,所以想借这个理由离开这里,言道:“你既然喜欢我,那么就带我离开吧!”玉竹子真是百口莫辩,他想解释自己没有喜欢云英和阿布沙,她们两位中的任何一位,可是又见二人一位拿着修罗刀,一位拿着赤火剑,个个都不是好惹的。

  于是缓和的说道理给她们听,言道:“先不说我喜不喜欢你!云英姑娘,你呢!这个、这个就要嫁人了,我就算喜欢你,也没有用了,所以到此为止,”然后转头对阿布沙叫道:“你跟我走!我们的事情再说!”云英拔剑拦住玉竹子,叫道:“慢着!不对啊!我虽然从小在火焰山长大,但是对凡尘情爱也有所耳闻,如果真心喜欢一个人是不会放手,甚至会横刀夺爱。”

  玉竹子咬着牙,他已经词穷了,再想不到借口了,言道:“横刀夺爱!两位姑娘,你们行行好吧!我、我是、我是佛陀啊!对啊!我出家了,犯淫戒要下阿鼻地狱的!你们也不想看着我下地狱吧!”阿布沙道:“那可不一定!你始乱终弃也要下阿鼻地狱,不如就带上我和云英姑娘,”云英则只想玉竹子带她离开碧水宫,这样自己在义父明火真人前,也有个辩解的借口,言道:“就是!就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