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山聘:王爷,请休妻!

第028章、砍了那只手

江山聘:王爷,请休妻! 九荟 2089 2017-11-15 01:00:00

  第028章、砍了那只手

  苏墨绝没由来的松口气。

  看来,还是他多想了,秦业宸就是秦业宸,就算是在这般生气的时候,还能保持着自己的冷静。

  没有气的失去理智,还是他认识的那个秦业宸。

  随即,苏墨绝将横在秦业宸面前的手腕给放了下来,倒是有些猜不透了,“那你这浑身杀气的,是要去干什么?”

  秦业宸似乎是从喉间挤出两个字,“警告。”

  苏墨绝还没有反应的过来,秦业宸已然消失在他的面前,回过神来,立刻追了上去。

  这过去的方向,正是东院,方淑娴和方夫人所住的院子。

  此刻,虽然已经是傍晚时分,但是秋日里的天气,天色也是黑的很快,幽幽的灯笼下面,萦绕着一股让人心惊胆颤的感觉。

  就连苏墨绝,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眼下,倒是注意到了,这东院里面,除了上座的方夫人,站在身侧的方淑娴。

  以及下面,跪着的一名家丁。

  苏墨绝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动手打柳式微的那名家丁。

  秦业宸缓步走过去,不慌不忙的态度,却是硬生生的让方淑娴感觉到了一股恐惧。

  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双手死死的攥着方夫人的肩膀。

  莫说是方淑娴,就连方夫人现在,都有些犯怵。

  秦业宸停在家丁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家丁。

  还未说话,浑身的气势已经是将家丁给吓得直接失禁,惊慌失措的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饶,“王,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秦业宸冷眼看着,绑在家丁身上的,正是打柳式微的那根鞭子。

  凤眼微微眯起,声音如同掺了冰碴子,“哪只手打的?”

  如同来自地狱的声音,落在家丁耳中,顿时慌了神。

  喉间就好像被人卡住了一般,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前后不过几秒时间,秦业宸显然十分没有耐心,“不愿意说?那两只手,都砍了。”

  不带丝毫感情的一句话,直接是吓蒙了地上的家丁。

  陆竞则在一边,干净利落的应声道,“是,王爷。”

  这些人,不长眼的敢动柳姑娘,就是找死。

  纵然是听了主子的命令,可这宸王府,从来只有一个主子。

  就是王爷。

  王爷敬重方夫人,照顾方淑娴,并不代表着她们都可以鸠占鹊巢。

  苏墨绝闻言,并不惊讶,只是淡淡转身,视线落在了方淑娴身上。

  方淑娴躲在方夫人的后面,此刻已经吓得脸色苍白。

  无论如何,她也没有想到,不过打了几鞭子,王爷一回来,居然要直接斩了家丁的双手。

  可她,不敢有一句求情。

  陆竞正欲动手,却被秦业宸叫停,“慢。”

  视线,缓缓的落到方淑娴身上,声音凉薄,没有丝毫温度,“你,过来看着他受刑。”

  方淑娴浑身一颤,唇色都开始慢慢变得苍白,颤抖着声音朝着方夫人求救,“娘,救我,我,我不要去……”

  她自小娇生惯养,哪里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

  她不敢去看。

  方夫人心疼自己的女儿,眼下即便是秦业宸气场强大,却也不得不壮着胆子开口,“王爷,淑娴柔弱,哪能见得这些场面……”

  方夫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边的苏墨绝打断,言语之中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方才对柳式微动家法,本公子可没看出来娴妃的柔弱。”

  对着柳式微敢动手,眼下,看着自己手下被砍手就不敢了?

  苏墨绝言语之间,尽是对柳式微的维护。

  纵然清楚,他对柳式微不会有半分心思,可眼下,心中依旧不快。

  今日,柳式微被打是因为自己,救下她的却是苏墨绝……

  方夫人的话蓦然被打断,脸色越发难看。

  正欲发作,却被秦业宸的声音,逼了回去,“方夫人,本王敬你,但并非纵容。”

  方夫人被这寒凉的言语给吓住。

  是了,是她忘了,这里终究还是秦业宸的王府,不是他们方家的府邸。

  更何况,秦业宸从来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

  帝王将相,有哪一个会是菩萨心肠?

  心中那股护着方淑娴的勇气,也瞬间退却,甚至于是伸手,扯了方淑娴一把,“淑,淑娴,你还是,去吧……”

  她根本就救不了自己的女儿,甚至于,她有预感,宸王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淑娴。

  宸王敬的是她,不是自己女儿。

  那个女人,是她小看了,这一次,淑娴的直觉没有错,那是个大隐患!

  方淑娴猛然被自己的母亲丢到前面,更是吓蒙,死死的扒着椅子背,不愿意过去。

  方夫人压着声音,“淑娴,你不过去,是想,是想和地上那人一样,被斩了双手么?”

  她知道,秦业宸这是在杀鸡儆猴。

  若不是还有过去的一点情分在,只怕现在趴在地上求饶的,就会是她们了。

  方淑娴立刻惊恐的摇头,在方夫人的注视下,不情不愿的走到了家丁面前。

  家丁一看见方淑娴过来,疯了一下的扒住方淑娴的脚踝,失魂落魄的叫唤,“娴妃,娴妃娘娘,小人,小人是听你的吩咐做事,求您救救小人……”

  方淑娴‘啊’的一声,立刻跳开。

  脚踝上被握住的感觉,还让她心里阵阵发毛。

  家丁也立刻被陆竞给拖回去。

  地上印出一道血痕。

  秦业宸声线绷紧,“过去。”

  话,是对着方淑娴说的。

  方淑娴绞着手中的帕子,心里的恐惧,愤恨在这一刻,统统爆发出来。

  只恨自己方才没有杀了柳式微!

  为了那个女人,王爷居然这般对待自己!

  方淑娴缓步走到家丁面前,脑中反反复复,竟只存了一个想法,她必不会放过柳式微。

  明的不行,就来暗的!

  待到方淑娴靠近,陆竞拔出自己的利刃,对着家丁的双手,利落的斩下。

  鲜血,瞬间全部溅射到方淑娴的裙摆之上。

  方淑娴眼睁睁的看着,两只断手血淋淋的横在自己面前。

  眼前一黑,吓得直接晕了过去。

  看着晕倒的方淑娴,秦业宸没有半点怜惜,一字一句,“明日午时,让她在西院跪上一个时辰。”

  方夫人扶着方淑娴,背后微微一颤。

  这下子,却是连半个不字都不敢说了。

  她知道,这是秦业宸对淑娴最大的容忍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