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情缘姐妹花

06 挑逗

情缘姐妹花 文明二货 2253 2017-09-13 22:04:25

  话说陈秋玲,刘媳妇在地头相见,闲话间陈秋玲认有宝小女儿做干闺女。

  这样陈秋玲和郑文美两家成了干亲,关系自然更近一层,两个女人想了很久,给孩子取名字叫刘幸儿,陈秋玲幸运得了个女儿,刘媳妇也是希望孩子能够幸福。

  从此,刘幸儿成了两家的孩子,两家虽相隔村子两头,却因这个孩子,好像缩小了村子,也更缩短了路程,有时候有宝出去做工,陈秋玲就以刘媳妇要管香儿,还要下地干活为借口,来抱孩子,一抱就是几天,两家其乐融融,虽然生活的不富裕,但有宝勤快能干,顾着一家吃喝还是可以的。

  渐渐的,孩子长大了,都送去小学读书,两家人开始为孩子学费发愁,地里的收入只能维持一家吃喝,有宝出去做工,工钱少的可怜,也就只能给孩子撕块新布,做身新衣服而已。

  每当有宝干活回来蓬头盖面,泥土泥脸,坐在凳子上累的想永远不起来,刘婆婆见儿子辛苦不已,晚上就要给老头子絮叨‘就照这个情况,两闺女要养不活,何时我才能有孙子’

  老汉已是大把年纪,更是天天盼着能抱孙子,又岂不难过。无奈自己身处床位,没法出力,便也无话可说。

  不由的,孩子已长成大闺女,梳着马尾辫背着刘媳妇给缝的书包,上面是用旧衣服的边角剪下来一片一片兑上去的,花花绿绿的颜色,背出去,别的同学都羡慕不已,

  这天,放学回家后,黄昏,姐妹俩一个在给圈里的猪喂料,一个坐在猪圈前的墙边依靠着,刘媳妇从外回来,一手扶着背在肩上的锄头,一手抓着大把的青草,进院随手把锄头放在门后边,走上前面的猪圈旁把草扔进圈里,一群小猪像捡到了宝贝,争先恐后的去吃青草。

  ‘妈,回来了’正在喂猪的刘香儿说道‘这猪都吃饱了,你还给它们吃草’

  ‘你不知道,每天吃点草,猪长的快’

  ‘天天吃那么多,也没见长大,哈哈哈’几人喂着小猪乐呵呵的笑起来。

  很快,两姐妹速速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一起读书,一起放学。

  风声萧萧的夜晚,花鸟鱼虫作伴,晚自习结束,姐妹一起结伴回家,背的还是妈妈用针线缝出的块块书包,穿的依旧是粗布衣衫,各自扎着长长的马尾,幽静的夜晚除了风吹动树叶的声音,还有两人的笑声。

  “姐,你是不是喜欢咱班那个第二名,”

  “你说我喜欢他,我脑子好着呢,他每次都是二,什么时候得过一”

  “还说,那他每次都是向你讨论问题,怎么没找过别人”

  “我是我们班第一,他不找我难道还找你倒数第二吗,你们俩都是二,我看你俩般配吧,哈哈哈哈”

  “再说我二,我扁死你”

  刘幸儿话没说完,就一个飞掌力挺而凶猛的飞过来,眼看落在香儿头上就停下突然变成推头试了。

  “你个死妮子,还真打我,”刘香儿说着不忘拿起书包,刘幸儿慌张躲闪一个躲不及硬生生的砸在幸儿屁股上“以后不准对你姐姐无礼,否则看掌,记住没。”

  说话间刘幸儿已是跑过了姐姐几十米远,她大叫着以后离姐姐远点,要不然吃哑巴亏,她看到前面一个树枝折弯了,加了速度飞奔过去,快到断枝的时候来个弹腰飞跳,抬手断枝,远处姐姐听得哗的一声,以为是妹妹爬树连人带树一起摔下来了,不禁寒毛竖起,飞奔过去查看,月光下一摊树枝加稠密的叶子下面活生生的躺着刘幸儿,看不清面容,姐姐害怕极了,赶紧搬开树枝,拦过妹妹在怀里“你怎么样,摔哪了。快给我看看”

  刘幸儿看姐姐这样紧张,加上姐姐手掌摸到自己腰部,异痒难受,忍不住“嘻嘻”一声,笑出了声音,接着一把推开刘香儿直接坐起地面哈哈大笑。

  “你有这么好笑吗,我以为你被摔死了”姐姐非常生气,提了最高的声音吼着。刘幸儿看到姐姐生气的样子,更是笑上了瘾。刘香儿没理她,加快了脚步回家去,把怨气全部转移到了双腿,走起路更有动力,刘幸儿看姐姐是真的生气了,立马忍住笑,跟在后面一声不吭,姐姐走快,她也加快,姐姐慢下来她也跟着慢动作,就这样谁也没说话,一直的走到家。

  很快俩人就毕业了,刘香儿依旧是学校的第一名,能走一个好点的学校,刘幸儿由于在考试的时候睡着,监考老师拿这个事做例子,举报了他们学校,而被学校扣除了高考资格,学生生涯也就到此结束了。

  这一家是又喜又悲,但孩子大了,家里的老人也没多说什么,就是刘媳妇,天天为小女儿的前途发愁,这么小,又舍不得去做工,总不能就这样找个婆家嫁了吧,又想到香儿报了南方的一所大学,一开学就要远离家乡,去那么远的地方,不禁潸然泪下,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想着昨天还在咿咿呀呀的学话,今天就长大成人要飞去千里之外,母亲的心为之牵动。

  开学季随之即来,姐妹俩商量着一同去,姐姐在校读书,妹妹可以到了之后在附近打工,这样两人都有照应,也不会觉得孤独,一家人考虑再三,孩子大了,劝阻也是没用,俩人从小做什么都是一起,一下子要是分开了肯定是不习惯,就同意两人一起走,有宝送两人去车站,再三叮嘱刘幸儿,觉得累了就回来,给家里稍信,爹给寄钱,然后又把刘香儿叫到一旁,从衣服内袋里拿出两个塑料袋,递给刘香儿说“这一个是我赞的零用钱,你留着,别委屈自己了,照看好你妹妹,这一个是你王二婶给你妹妹的,跟她说,不要忘了人家的恩情,”有宝说完,转过身去用衣袖擦去眼泪,刘香儿不忍看着老爹这样,拿过钱,转身拉着妹妹头也不回进了车站,俩人一边哭一边跑,渐渐的消失人群。

  两人一人抱一个尿素袋子包,小心翼翼上车,找到座位,大口喘气,这一阵子累的够呛,很快两人就头挨着头进去梦乡,车开了一天一夜,终于到站了。

  南方医科大学到了,两人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去的大城市广州,有些许兴奋,有些许紧张,一切安排妥当以后就是刘幸儿要找工作,年龄小,加上个子也没姐姐高,就比较困难,终于在学校附近一个茶餐厅老板和蔼,说是试用她一个月,刘幸儿从小生活在贫穷家庭,勤快,爱学,给人端茶送水的活对她来说不难,很快就熟练了店里的流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