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红尘佳人

第六章 爹娘归来

重生之红尘佳人 陌上南归 2577 2017-09-13 21:55:22

  “小姐,或许你有所耳闻,永昌侯府在南祁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虽无实权,却有着皇家无尽的尊容,皇帝不竭的信任。在南祁国内,是一个盛宠到极致的象征。原因无他,只因永昌侯在皇上年幼时曾救过他一命。后来又因为皇上失了一双腿,所以,皇上对他可算是涌泉相报,对他格外开恩。这次小姐落水,就是永昌侯的小郡主裴碟一手造成的。”

  红袖说完,眼眶就红了,一边又有些疼惜的看了阮清卿一眼,就不再开口。

  阮清卿无奈地叹了口气,轻声不解道“我想问的是,阮家与裴家可结过仇?裴碟又为何要如此害我?”

  红袖轻摇手中的蒲扇,闻言却顿了顿手,明亮的双眸闪过点点流光,见阮清卿紧盯着自己就只好硬着头皮,低声道“听闻永昌侯救过皇上后,皇上曾允诺他,会让自己最有能力的皇子娶他的女儿为嫡妃。如今,事过多年,几位皇子皆已长大成人,羽翼丰满,能力不凡,可裴碟郡主却从小心悦三皇子!”

  说到这儿,红袖便住了口,而阮清卿当然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却只是无奈地在心中哀叹一声,清冷地双眸不由得浮出几分恼意:又是那个祁玦,感情他的烂桃花都找自己来了……

  想着,阮清卿正欲再问红袖什么,却见车身顿了顿,停了下来,紧接着便听见银踞在外说道“小姐,庄园到了!”

  阮清卿闻言,平复了片刻心里的浮躁,随即看了红袖一眼便下了马车。

  等一行人走进庄子,才真正发现庄园的环境是真的好,绿树连片,鲜花成圃,毫不亚于一个贵门世家的后院,比之,更是多了一种自然之美,在众人行走之时,还隐隐的闻见风卷的淡淡梨花香,沁人心脾。

  阮清卿抬头见天色已当正午,便摆了摆手,让丫鬟带着其他几位小姐回到给她们准备的房间里休息,等到明日清晨花开了,再去一同赏花。

  大禹皇宫——

  华丽,静寂而又庄严沉穆的御书房里的,四周静寂无声,若不是案前有一袭明黄稳坐着,旁人还真以为这是座没有人气的死殿。

  龙案前的男子,一身明黄龙袍,紫金玉冠将一头墨发高高束起,俊朗的脸上,面无表情,深邃的眼睛死寂沉沉,静静的看着奏章,若不是那支纹丝不动的笔,否则别人还真以为他有多专注。

  夏侯翼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游神很久了,便疲惫的揉了揉额角,叹了口气,心里的那份空寂又多了几分。

  这一个月来,每每午夜梦回,苏冉依那张美丽又无助的脸庞,一遍遍回放在脑海,扰的他彻夜难眠,就连白日里,无论是上朝,休息,还是批阅奏章,她的一颦一笑,一痛一悲,或灵动,或温婉,或调皮,占满着他整个脑子,使得他现在都不敢闭眼。

  夏侯翼苦笑地摇了摇头,沉寂地眼眸里透过丝丝悲凉:果然是因果循环,苏冉依,朕处死了你,现在朕后悔了怎么办?……

  他赫然想起苏冉依一脸笑言,甜甜地对他说:“翼,我有孕了,我们有孩子了!”

  那一刻,他最开始有的是震惊而不是喜悦,所有,他说:“依依,听我说,现在你不能生下孩子,如今……”

  没等他说完,苏冉依便一脸惊恐地看着他,打断他的话:“翼,他是我们的孩子,你怎么能忍心……你怎么能……”说着,泪便落了下来。

  最后,他终于妥协,为的不是她,而是她背后的势力。他记得事后,她笑着跟他说:“若你真的要杀了我的孩子,我即使再爱你,也不会原谅你,死后,夜夜化成梦魇,折磨地你生不如死!”

  当时的他,不以为然,只是笑着拥过她,不再言语。而今,她终究做到了,梦魇让他生不如死,悔不当初。

  “皇上,皇后娘娘来了!”内侍在门外低声地请示他。

  夏侯翼也在同一时刻,收了所有的情绪,冷声道:“请进来吧!”

  “小姐,好消息啊,刚刚府里下人来报说王爷王妃已经回府了。”

  房间里,阮清卿正欲卸妆休息,就听到银踞风风火火的声音。愣了片刻,就快速放下手中的珠花,站起身来看向银踞,虽没有说话,但银踞看着她焦急的神情却懂她的意思。

  银踞笑的两边的脸庞红扑扑的,刹是可爱,见阮清卿着急,便开口:“是这样的小姐,刚刚奴婢去庄园外摘了点新鲜瓜果,一回来,就碰上府上的阿福,他说王爷王妃已经平安的回来了,管家叫他来接小姐回府呢!”

  阮清卿听了,清丽白净的脸上浮上淡淡地笑容,可见是真心地高兴。片刻,便连忙招呼红袖银踞进房收拾东西,立即回府。

  阮清卿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一世爹娘的时候,竟然是在床上,一男一女,男子英俊潇洒,女子貌美如花,二人静静地并肩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血色全无,安静的像一张沉静的画。

  阮清卿急促的脚步顿在那里,如灌千斤,心里像被万蚁蛰过,点点麻麻的疼,而立在床边的王府的管家常伯,一脸疲惫,整个人都显得憔悴不堪,低声对她说:“郡主放心,王爷王妃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点内伤,加之担心郡主的安危,马不停蹄的赶回来,所以才会累晕的,只是王爷伤的比较重,可能会比王妃醒来的晚一点,”

  常伯看了阮清卿两眼,接着道:“郡主见谅,老奴这么着急的把您……”

  “我知道。”不等常伯解释完,阮清卿便打断他的话,满脸真诚的看着他。

  “常伯对永定王府,对父王母妃的忠心,清卿明白!这件事我知道怎么处理,还请常伯费一些心,好好看顾父王母妃。”

  就在那么一瞬间,阮清卿就恢复了清明,并快速做了主意,这一系列的冷静,看得常伯惊讶无比,他可算是看着她长大的,这样的小郡主,可是他十五年来从来不曾见过的。但他再诧异,还是压下了心中的好奇,只觉这样的郡主才有一个真正郡主的样子,心里也是高兴地不行。

  阮清卿静静地立在那看了阮霍二人半晌,才轻笑地对常伯道:“常伯,父王母妃就交给你了,我先去处理一些事,一会儿再来看他们。”

  常伯点了点头,目送阮清卿离去。又转头看了看床上沉睡的二人,轻叹了口气。

  精致,华丽的房间里,处处飘着淡淡的酒香,浓郁地让人闻之心醉。一张松木小几上搁着一个玉瓷酒壶,旁边华丽的软塌上,躺着一个墨袍男子,俊美精致地五官,一双凤眸凌厉锋锐,一张薄唇被美酒滋润后,格外妖异美艳,此时却轻启:“你说永定王夫妇已经回府了?”

  闻的随意又简单,却还是让一旁跪下的黑衣人打了个冷颤,却只得咬牙回道:“是,只是永定王爷和王妃似的是受了不轻的内伤,一下马,就双双昏迷了,至今未醒。”

  闻言,男子端酒的手顿了顿,深邃漆黑的双眸瞬间冷凝,里面藏着无尽的锋刀厉芒。

  片刻,殷红的薄唇勾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浅笑道:“呵~~,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先派人盯紧点永定王府,其它的,什么都不用管。本殿倒要看看,我那小未婚妻该怎样化解这四方八面的危机。”

  一声声浅笑从他低沉的暗喉中传来,即是魅惑又另人寒骨,配上那一张妖孽的脸庞,美得像一副画。只是这养眼的画面却将他身旁的黑衣人吓的冷汗淋漓,只觉得主子一天比一天可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