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秦楼记事

第四章:天下第一青楼(下)

秦楼记事 陌上人如烟 1971 2017-09-14 00:25:50

  待曲墨白转身离开后,苏小小一想到自己身处的青楼,不由得觉得自己真实倒了八辈子的霉。虽然自己是这青楼的老鸨爹,但真要说起来,即使是做个王府里头洒扫的丫鬟也好过在青楼里头。不过话又说起来,自己身处的这个青楼还不是一般的青楼。这个青楼虽然有个极其恶俗的名字:万春楼。但若说起这万春楼,那在东岳国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了。因为这万春楼的牌匾采用纯金打造,边镶各色宝珠,极致奢华。何况牌匾还是当今皇帝苏御卿的御笔亲书!若是有人偷去卖了,也能发个财享他个几世福。不过,考虑到这万春楼是有皇帝罩着的,想必也没有人会傻到去偷。所以,来这儿逍遥的,一般都是些达官贵人或是员外商人。这出手打赏,一夜下来没个几百两银子(这里银两价格参照明朝中期一两价值人民币大约600~800元),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来过万春楼!不过,即使你出再多的黄金白银,这万春楼的公子也不是你说想见就见的。且不说楼内的八位头牌公子,就连那些一般的小倌,也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毕竟人家身后可有当今皇帝做靠山!岂是尔等小辈能顶撞的?

  想到这,苏小小扯了个苦笑。若是这万春楼是个普通的秦楼楚馆也就罢了,偏偏这万春楼是个小倌楼。从门童到打手,再到接客的,无一不是男子。所以,自己是女儿身的秘密可千万不能被人知晓。若是被一群大老爷们知道自己是个女儿身,那她苏小小以后还怎么在这里混?不过好在这副身子的前身并没有刻意隐瞒什么,只是私下里喝几味药,抑制住发育罢了。至于男人该有的喉结,原主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真有!还能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滑动。要不是自己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遍,还真以为自己穿到了男人,说不定还是个老男人的身上。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的苏小小,突然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噜”一声,原来是饿了。也难怪,这昏迷了十日,定是什么也没吃。既然此刻自己占有了这具身体,那么说什么也该下去走走,顺便吃点清淡的东西缓缓。何况这具身体昏迷的这十日里也不知道这万春楼会闹成什么样!况且这万春楼在原主昏迷的十日里压根就没有开门迎过客,若是再不开门,估计对面的万花楼和这烟花巷其余的秦楼楚馆就要挤垮我们了。到时候还吃什么,穿什么,一起去喝西北风算了。

  李儿在厨房熬药还没回来,杏儿也被自己打发着干活去了。按照原主的记忆,苏小小从床上起来,来到衣架前穿好衣裳画了一个比较英气的妆容便出了房门。现在正值夏季,外面的空气是燥热异常,知了不知疲倦的在树上唱着歌,偶尔刮过一阵风也是温热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不过看外面的天,此时已是乌云密布,怕是快要下雨了,这倒也解了闷。不然,还不得热死!这古代可不像现代,有空调有电扇的,热了还得自己拿扇子扇。条件好点的,自是有下人帮忙扇或是从地窖里头拿块冰放在一旁解解暑气。

  这万春楼作为东岳第一青楼,自然有它的妙处所在。一般的青楼都只盖两层,但这万春楼却一共有四层楼。自上而下数,这第四楼整一楼都是万春楼老鸨的住处,当今圣上翻修万春楼时将四楼楼梯口特意修成了游廊,又增设了一些奇花异石。为了增添神秘感,在廊上挂了紫色和白色的轻纱,风一吹,随风而动煞是好看。第三楼是万春楼的八位头牌的住所,房间的样式各异,完全凭各位公子的喜好来定。三楼的走廊没有被装修成游廊,但每间房间前都建有一扇小门,俨然是按照小院的格局修建的。两边的低矮围墙上摆放了几株颜色各异的花草,原有木门的小门处舍弃了木门改用珠帘轻纱遮掩。二楼是万春楼清倌的住处,这里的装修与一般普通的青楼无异,只是有白色轻纱遮掩,倒平添了几番韵味。一楼就是恩客们的逍遥处了,一些品级不够的小倌都住在一楼。一楼不光是逍遥地,也是众公子的用膳地。万春楼有个规矩,不管你是一楼的小倌,二楼的清倌还是三楼的头牌,都得下楼吃饭。楼后有个院子是给恩客们留宿用的,一些品级高的小倌住在院内的二层小楼。万春楼的右边是厨房,左边是打手、小童的住处,皆是低矮的小平房。楼底下还有一个冰窖,专门存放一些新鲜的瓜果蔬菜。

  万春楼的大小一切事务都由鸨爹一个人亲力完成,不过,由于上届鸨爹的强烈要求,楼内除了账目、接客安排由老鸨负责外,其余都是雇人完成。因为像以前楼内公子的调教、整个万春楼的安全等一系列事情都是鸨爹一人完成(当然除了厨房烧菜),所以,万春楼招鸨爹的要求就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既能文又能武的全才!介于这种人比较难找,估计几百年才出一个,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万春楼老鸨要求的技艺越来越少。一直到了上届鸨爹,除了算账买菜,其余啥都不会,才有了一系列人员的大幅度增加,开支逐渐庞大。万春楼有规矩,在楼内当鸨爹的不得超过5年,所以在上届鸨爹退休之时,他觉得下一任不能只会算账还要会点别的技艺。经过多轮比赛和筛选,苏小小以会算帐、会管理、肯吃苦的表现一跃成为了万春楼第五百二十一届的鸨爹--苏晓。

  是的,各位没有看错,我们的女主苏小小,就是在别人眼中万春楼的老鸨爹——苏晓。至此,我们的故事刚刚拉开序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