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都市游道

第十二章 林家米店

都市游道 稻三 2362 2020-04-12 11:12:05

  造化阴阳,观悟天地,承一方土地之恩,有朝一日必偿还此处恩情,当与云起化形,腾起逐日就是因果了结之时。

  滴水之恩当涌泉想报,不是得到多少就还多少,而是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的偿还,物好还恩情难断,一饮一啄存在着因果变化。

  雨水渗透着山中灵气,反哺着此方天地,山中林木从新焕发蓬勃朝气,飞禽走兽对天鸣叫,露出灾后余生的欣喜。

  道一对着山崖龙首处作揖拜首,此日受山中灵气浸润化出阴眼,一缕玄黄之气馈赠与我,开出阳眼,阴阳共济开阴阳,受此恩德。它日,你云起腾飞化形之日必当还起因果。

  山中寂静无声无息,似乎对道一的话语漠不关心,随风声而过,留下空荡荡的回声。

  山涧除了雨声再也没发出别的声响,雨势却越来的凶猛,似乎催促道一赶快下山,不愿道一过多停留。

  而道一开出阴阳眼之路,不幸中存在的大幸,此山山清水秀蕴含充足灵气化出阴眼不足为奇,而阳眼需要精纯阳气,时辰正午阳气鼎盛,方才能引路开出。

  此时时间正是黄昏,阳落阴升阳神不足,阳眼根基幻化不出,眼睛不瞎也得重伤,只能兵行险着强行运行功法,破坏山中平衡,险些摧毁山林。万物有灵,山中龙脉亦有灵,与其说拘出一丝玄黄之气,不如说,实在无奈给出一条,化解山中危局。

  玄黄之气乃是天地之气,天地之初破开混沌显化而来,得一缕可证天地之道,功参造化妙用无穷,阴阳同济化而唯一,如修得天眼,万物皆在眼下,洞察本质,观其根本。

  崎岖的山路蜿蜒在崇山峻岭之中,从山顶往下看宛如一条蟒蛇在山间盘桓,雨水摔打着山路,泥泞的道路却留不下道一足迹,左手横挎着青年,脚下云絮有秩走出了云涧山路。

  “哎,终于到了。”

  道一缓了一口气,抬头望着老旧布满裂痕的牌匾,“林家米店”四个大字在牌匾上栩栩生威,字体浑然天成,仿佛天地赐予的一样,有一股博大浩然的气势时刻流转,镇压这座屋子的气运,令此家富源昌隆,宵小避让。

  米店的位置别具一格,孤零零的坐落在周围屋舍旁边,显得十分独特,因此在镇上也格外的显眼。

  “咚咚咚”

  “谁呀,米店打烊了,要买明日趁早!”

  话音刚落,“蹭蹭”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股隔着木板的怨气,带着愤怒地步伐急促走来,。

  “有完没完,跟你说了,明天趁早,在这不停地敲门,叫鬼呢!”

  木门被挪开一扇,探出头来的少年顿时目瞪口呆还带着一脸错愕,眼睛却直勾勾地望着道一。

  “咦?看装扮,竟然是个道士”

  “小道法号道一,不是鬼,林哥在吗?”

  “谁是林哥,这里没有你要找的林哥,快走快走。”

  少年不耐烦地挥着手,急忙的想把道一哄走,心里暗想,又是白要米面的,硕大的家财也架不住白吃白喝,村里人也就罢了,更何况村里周围几十里也没有听说有道观,一定骗吃骗喝的假道士。

  “林哥不在,那林嫂总在吧!”

  “什么林哥林嫂的,都没有,到是林爷有一位,你找不找?”

  “林爷是谁?!”

  “小爷在此!”

  “你找死!”

  道一在山中修行与人交流甚少,直来直去没有多少花花心思,自己听到被人戏耍,心中怒气带上少年武者的气血,哪还有波澜不惊的心境,一掌随声就拍了出去。

  少年瞳孔紧缩,额头流下少于冷汗,余光瞟向脸庞的木板,洁白修长的五指此时微微陷了下去,丝丝血迹从手旁渗出,楞个神的功夫发出惊恐的吼叫。

  “妈!妈!!快来呀,救命呀!!!”

  “偿恩,你怎么了!”

  尖叫声也是把道一惊了一下,没想到胆子这么小,稍微威吓一般就找妈妈,到底还是个孩子。

  “妈,有个假道士想要行凶,快报警”

  林偿恩看见老妈出来后,大步飞速跑到身后,抓着后背的衣角,眼睛懦懦的盯着道一。

  “你这孩子,多大了还咋咋呼呼,做事沉稳点,以后家里还是要靠你自己撑起来呢!”

  林嫂训诫了几句便向门口望去,看着道士打扮,手里却挎着昏迷的人,身上还有几道血迹,不由疑惑地问道。

  “你是小道长?”

  “小道道一,见过林家嫂子”

  “原来真是小道长,一转眼十几年没见了,当年还是淘气的娃娃,一眨眼就变成英俊小道长了,还楞在门口干啥,快,进屋坐。”

  “林嫂谬赞了,一直是林哥在这里张罗,没想到今年是林嫂,这样算下来,和林嫂也是十几年没见了。林嫂家里有没有宽敞点的地方,我先把手上的这位大哥安顿好。”

  “哎,今年不知怎么的,事事出奇的不顺利,老林生意又是关键时刻抽不开身,只好我带着偿恩过来,一是认识认识乡亲,二是散散心。”

  道一回应了一声便没有往下接林嫂的话茬,只是跟在林嫂后面进了屋,顺手把带血青年放在了木板床上。

  “道一,不是嫂子多嘴,这人怎么伤成这样,血淋淋怪吓人的,赶紧送医院找个大夫看看。”

  “林嫂说的是,其实我也是在路上遇见这位大哥,当时遇见几个歹徒正在行凶,遇见便是缘分,就结个善缘救下这位大哥。”

  “小道长,真是宅心仁厚,救人救难。”

  “妈,万一救下的是坏人,这不是助纣为虐吗?”

  道一看了眼躲在林嫂后面小声嘀咕的林偿恩,脸色微红有点尴尬,一时间竟然没办法反驳。

  林嫂大可不必担心,观其面相,颧骨高耸丰润,眉头低而眉毛坚,双眉偏浓同时眉形直线上扬,眉毛也顺势而上,不杂乱卷曲,像两把剑一般悬与目上,说明此人性格正义刚强,有胆识,有气魄。

  再而煞气环绕周身又有红光护体,煞气缠绕红光而行又不进其身,沾此因不报此果,要是度过此凡劫难,前途不可限量,最少也是个将军。

  “难道他是个军人,小道长你没有看错吧。”林嫂皱着眉询问道,但是也不能否定,自己丈夫的发家史也是知道一些的,当初自己的公公曾经也是这个村里的普通村民,有幸求得道一师傅指点,不到20年成了全国粮食供应商两大巨头之一。

  “妈,他就是胡说八道,什么煞气,又是什么红光的,这是封建迷信,他要是真有真能耐,就看看小爷。”

  “偿恩闭嘴,不得对小道长无礼,赶快向道长道歉。”

  林嫂无妨,此人遍体鳞伤满脸血迹也是瘆人,但也是可怜人,为国献身杀敌无数,每杀一人就有一股戾气一份因果,戾气缠绕此身日积月累变成煞气,因果沾染自有国家承受,然而煞气不化解就会侵染此身,难免气运低走背运,客死他乡暴尸荒野,正应那句,将军难免阵前亡,忠节烈骨葬他乡,功劳簿上生死簿,孝义未尽有遗孀。

  “躺下的青年人没有事,站着少年命不过7日矣。”

  林嫂听到全身一激灵,打个寒战,目光不由的暼向自己的儿子,全屋就4个人,2个少年人,小道长能出什么事,要是出事不就是自己的儿子吗,顿时冒起一身冷汗。

  “妈,别听他的,小爷生龙活虎,吃嘛嘛香,身体好的不得了,你再咒小爷,小爷让你好看。”林偿恩不由向门口望了望,仿佛要找到动手依靠所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