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重生之军中才女

第二章 军营日常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2453 2017-09-14 12:16:45

  “快点!每次都等你两。”那厢李子豪在嚷。每次去外面他都是最活跃的一个,可能是随了李将军,他调皮捣蛋什么都干,捡弹壳、用大网捉麻雀或是跑山伏击其他小孩。

  “来了,阿玥小,走得慢。”韩胖子抹了抹汗,拉着阿玥跑。

  跑到常虎家,果见门口围着一群小孩,中间是两只鹅。常虎眉飞色舞,得意洋洋跟大家介绍:“这是我奶奶从老家给我带过来的,还会守门,跟警犬一样。”周围小孩围成一圈,一脸艳羡,大家从小呆在军营,虽山里林里各自穿梭过,但家禽却见得少。

  “李小龙来啦!”有小孩见到李子豪叫到。此时正是李小龙功夫剧霸屏的时候,军队的小孩尤其热爱。李小龙是李子豪的偶像,他觉得自己长大后也会有李小龙那么高的功夫,命令大家都叫他李小龙。辛玥想:谁的年少不中二。

  “这个就是鹅?”李小龙伸着脑袋望,“嘿,跟书里画的一模一样。”说罢和大家一样好奇的盯着这两只鹅,鹅也没捆,军区的孩子大多皮糙肉厚的。

  “怎么不叫?”李小龙疑惑,也不待众人回答便一脚踢了过去,他今年已经7岁了,长得又强壮,两只鹅顿时惊慌叫了起来,伸着脖子乱戳人,吓得旁边小孩往后躲。军营里往往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打架,但不论怎么打都不会破坏孩子之间的感情。

  “这是我奶奶给我带的鹅!谁让你踢的?”大虎发怒了,推了李小龙一个踉跄。他和李子豪年纪相当性格相当,对内都是两个领军人物。李小龙顿感没面子,好歹自己是功夫之王,社会主义接班人,就这么容易被推倒了。便还手了,两人打成一团。这是两个孩子王之间的战争也没人敢阻止,场面一片混乱,两只鹅也趁乱瞎跑、咬人。

  “张叔叔,你去拉开他们。”阿玥摇了摇小张的手。

  “好,你站这里别动。”小张前脚刚走,后脚两只大鹅便戳了过来,韩胖子伸手去赶被戳破了皮,哇哇大哭。周围小孩听着见他哭,也跟着哭了起来,一时间鸡飞狗跳,哭声不绝。好在有小张在,拉开那边二人便赶走鹅,又安慰周围小孩。等周围安静下来才松了口气,抱着阿玥带着韩李两人回到内院。

  到了内院,听韩将军吼着嗓子:“就破了点皮,哭什么?跟个姑娘似的。”这边李将军问李小龙:“啧啧,打赢没?”“没。”“输了?”“也没,被张叔叔拉开了。”“没用的混小子,想当年你爸在外面打架,没打赢都不敢回来。”后面是啪的一声,估计挨打了。辛玥听着好笑,两边都是一个腔调。

  “奶奶!”

  “碍,我们家阿玥回来了?受伤没?”司令夫人问。

  “没,有张叔叔在呢。”辛玥仰起脸甜笑。

  “那就好。以后还是就在家里玩吧。”司令夫人抱着她坐在沙发上。

  “小孩子哪有呆在家里的?”陆司令放下报纸:“年纪小,就是要多出去跟他们混混。”

  “女孩子家,哪有混的?文静点才好。”

  “奶奶,我想洗澡。”阿玥声音稚嫩。

  “哎,奶奶这就带你去。”

  “奶奶,我自己洗。”阿玥摇了摇司令夫人手臂说道。

  “阿玥乖,你还小,以后自己洗。”

  司令夫人给她脱下裤子才发现屁股上一大片淤青,顿时心疼的不得了。难怪这孩子要自己洗。一边拿药擦问疼不疼,一边责怪不早点告诉自己。晚上睡觉还跟陆司令唠叨:“你说这孩子身上那么大一块伤,还瞒着我们。才三岁,谁教她的?”

  “孩子聪慧是好事,就怕慧极必伤。”陆司令也担心。陆家遵循陆游家训:“后生才锐者,最易坏。若有之,父兄当以为忧,不可以为喜也。切须常加简束,令熟读经学,训以宽厚恭谨,勿令与浮薄者游处。自此十许年,志趣自成。不然,其可虑之事,盖非一端。吾此言,后生之药石也,各须谨之,毋贻后悔。”

  “后生才锐者,最易坏。这孩子要好好带,不然怕今后出事。”司令夫人唠叨:“得让健康两口子常回来看看。”

  “你看你又在瞎担心,怎么说也是陆家人,血缘关系越不过去。”陆司令拍拍夫人,熄灯就寝。在涉及军事时,他格外有原则。

  周六聚会,二叔陆健军夫妇带着陆林陆辛沁回了老宅。

  “奶奶!”老远就听见陆林陆辛沁叫。

  “哎!回来了?”司令夫人走到门外抱起陆辛沁:“哟,怎的这般轻?”

  “妈这是怪我没带好呢?”二婶秦素素笑道:“要不把辛沁留在老宅?”

  “别,我可伺候不起这小祖宗。”司令夫人连忙拒绝:“上次来,一天儿跑没影儿,把我担心的哟,找了一天没找到。晚上常虎妈给送回来,合着跑到人家鸡窝睡着了。”

  “哈哈哈……就是生得野。”秦素素哈哈大笑:“在家里也不安生,跑上跑下的,保姆一月瘦了三斤。你说她要是跟阿玥中和中和就美满了。”

  “可不是,一个过于安静一个过于活泼。”司令夫人说着,又担心的跟秦素素唠叨:“老大两口子长期见不到人,这孩子早慧,我就担心她养成孤僻性子。”

  “妈放心,阿玥懂事着呢。自己的孩子哪有不疼的,大哥大嫂即便忙,每次回来不是还给阿玥带些玩意儿么?”秦素素安慰。

  “这倒也是,就怕阿玥记事早,心里有隔阂。”司令夫人松了口气,又问:“健军在外面还顺利吧?别太拼了,当年老爷子说的都是气头上的话。有些缝,能钻的还得钻。”当年陆健军要经商,司令不允许,陆健军从小就是倔性子,哪里听得了?一气之下就跑了。陆司令说了气话:“不要仗着老子的面在外耀武扬威,有本事白手起家,没闯出个名堂,别回来。”后来陆健军还真闯出个名堂,带着秦氏提着两大捆钞票回了大院,气的陆司令直哆嗦。

  “省得,这么些年哪里还记得?”秦素素抱过辛沁放地上:“这孩子爱动,抱着累。”

  “你在看什么?”二楼书房,陆林看着双手撑着下巴的辛玥问。

  “天。”辛玥答。青山碧水白云蓝天,跟江南很像。

  “天有什么好看的?”陆林抬头看了看,仍是不解。

  “天很蓝,很高。”辛玥认真答,她想也许在天空的某一个地方,住着曾经的亲人朋友。

  陆林:“……”人人都说小堂妹聪明,他怎么觉得挺傻的。

  “哥哥,大姐。”小辛沁慢腾腾爬上楼来。

  “你怎么一个人上来了?快过来?”辛玥忙跳下椅子拉着她过来,见她只一个劲儿傻笑。

  “她在家就这样,别理她。”陆林随意道。

  辛玥去抽屉里拿出一堆小玩意,竹雕是李将军随手雕刻的,李子豪不喜欢,就全给了她。草编是其他军人送的,各种各样,形态不一。“呐,我这里有竹雕和草编,你们玩。”

  辛沁虽活泼却好哄,一见有玩具便坐在地上自顾自的玩起来,辛玥又去拿了坐垫给她垫上,陪着她一块玩儿。不到半小时就听司令夫人叫辛玥下楼去,说是陆健康夫妇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