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重生之军中才女

第十章 余校官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1883 2017-09-17 08:05:00

  周六李淑芳回来,陆健康带着他们去了郊区,穿过市郊公园,进去的第三栋小别墅就是目的地。下来就有佣人带着他们进了大厅,厅内端坐着一红光满面,精神矍铄的老人,老人前面摆着一盘军棋,应是无人陪伴,此时他一人执两棋。

  “校官。”陆健康上前行了个军礼,肃然道:“上周听闻您到C市来了,就想着来拜见。怎奈市里工作忙,今儿才有空。”

  “别说那些客套话,”老人不耐烦的摆摆手:“你也是军人出身,知道我们最不喜欢那些官僚作风。”

  “行,也是这几年练出来的。”陆健康放松了下来,随便道:“别说我也不习惯。”当了二十年兵,有些习惯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他呀,自从转了政,官面话越来越多了。”李淑芳笑道。

  “这是淑芳吧,”老人上下打量了李淑芳两眼:“升级了?”

  “嗯,中校了。”李淑芳道。

  “倒是快,你父亲还好吧,”老人给众人倒了杯茶,指着旁边的沙发:“别站着,随便坐。”辛玥外公李上校,是个严肃的老头,跟陆大司令不一样,他是一个从骨子里都透露着军人作风的人,私下也极为严肃,每次过那边拜年,辛玥都没见他笑过。

  “父亲还好,反正每天在家训训孙子。”李淑芳回到。

  “这老倔驴,我跟你父亲一个连出来的,还不了解他?”老人呵呵笑到,颇有一番常谈的架势。喝了口茶,余光瞥见辛玥:“这是你们孩子?”

  “是,辛玥来。”陆健康拉过辛玥:“这是爸的校官,你父母的媒人,我们能在一起多亏了他。来,快叫余爷爷。”

  “余爷爷好。”辛玥立正,恭恭敬敬行了一个军礼。

  “这孩子机灵,”余校官感叹:“当年还是满月的时候见过。这一晃就十年了吧?当了一辈子的兵,闲下来还不习惯。”语气多是怀恋。

  “随方就圆,无处不自在。”辛玥接了句。

  “嗨,这孩子悟性高呀。”余校官惊讶之余不免惊喜,转身仔仔细细打量辛玥。

  “她就这样,平时也老气横秋的。”陆健康拍了拍辛玥脑袋,语气不免有几分骄傲:“在一中读书,月考还拿了状元。”

  “你行啊陆健康,生了个文曲星出来。”老者一脸吃惊:“才10岁吧,这么能干。我那孙子今年十六岁,也在一中上高二,平时被人哄着,一副天上地下为他独尊的气势,身子骨弱的很,合该让他来瞧瞧。”

  “现在的读书人都一样,蹲在书房不出来,我家这小家伙也是。”陆健康笑道。

  “嘿,那小子今早又去了市区,十六岁还一个弱身板。我想给他拉出去溜溜,儿媳妇又护得紧。”余校官唠叨道。

  “是这样,我看现在的小女生就喜欢这种文质彬彬的男生,像我这种五大三粗的看都不看一眼。”陆健康解围。

  “那你想要哪个小姑娘看你一眼?”李淑芳瞥了他一下,不怒自威。

  陆健康神色不变,摸了摸辛玥头发,笑道:“当然是我家小美女咯。”

  中午在余校官家吃饭,余校官孙子余秀文也回来了,辛玥看了下,是个书卷气十足的男孩,并非余校官说的那样,他倒显得有几分书生气。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匀称,气质儒雅,很符合现代女孩子审美。余校官儿子儿媳都是C大教授,一个出国,一个在讲讲座,所以今天并没有看见。

  周末李淑芳回到了部队,她如今年休假很少,以前跟陆健康都在部队还好,如今一个从军一个从政,一周见一面,辛玥很为父母担心。她是相信爱情的,但不相信婚姻,所以上辈子直到她病死都没有结婚。没有永恒的爱情,现实生活中,爱情会在婚姻中失去新鲜感。事实上,辛玥是一个感情深度洁癖者。一般来讲,在结婚之后,百分之九十的男性会对妻子之外的女性产生好感,只是有责任心的男人不会出轨。而大部分女性只要男人身体不出轨,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辛玥不担心父母的婚姻,以陆健康如今的地位和今后的发展,他的婚姻是从一而终的。另一方面,他与李淑芳是军婚,多了一层保障。也就是说没有意外,陆健康户口本上的配偶只能是李淑芳。作为感情洁癖者,辛玥比较担心父母的感情,她自己是忠诚的,也希望自己父母也一样。

  周一上学,教室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钱佳佳见辛玥进来,向她招了招手。“你来啦,作业借我抄抄。”

  “你还没做啊,下自习就要交了。”辛玥从书包里拿作业给她。

  “大家都没做呢,就等你,我先抄物理。”钱佳佳拿了物理习题册,把剩下的给了汪洋赵云飞。

  辛玥摇了摇头,这几人家庭条件好,又年轻,跟他们说努力学习,估计也当做耳边风了。何况她现在说的话,人家都当做童言了。

  高中课程繁多,时间紧凑早上七点上课,晚上九点二十下课,全班只有辛玥不上晚自习。一班的学生很羡慕他,但羡慕的同时更多的是刻苦。学习是枯燥的,尤其是高中的学习,他们就这样抄到了第二次月考,辛玥还是年级第一。钱佳佳比辛玥都高兴,捏着辛玥的脸直嚷嚷辛玥厉害。

  这次考试之后选位置,除了班主任要求调的,基本还是原位置,除了赵云飞。辛玥捂脸,有的人就是有招惹麻烦的体质,赵云飞这小孩儿长了一张老实巴交的脸,总有人想欺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