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重生之军中才女

第十四章 高三上学期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2277 2017-09-19 19:11:08

  第二天上学果然见钱佳佳甜甜蜜蜜冲她笑,热恋中的女人是最幸福的。

  高三上学期,辛玥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李将军因病离世,享年八十一,国家领导纷纷出席吊唁,家又少了一位开国将军。

  辛玥有点伤心,更担心李子豪,陆氏夫妻请假带着辛玥回了帝都。

  天空有些阴沉,辛玥三人身着素服赶回内院,此时前来吊唁的人很多,新闻媒体拥堵在院外。辛玥与父母去了李家,在灵堂上她见到了李子豪的异母弟弟和奔波回来的李氏夫妇。

  李子豪形容憔悴,双眼通红跪在灵堂外,像是感觉到有人看,他转过头来看看了辛玥一眼,眼神毫无波动。辛玥在人群中找到了韩松,问了问李子豪的情况,与他一起等到李子豪空闲,才说上几句话。等宾客散去,院子里宽敞下来,场面沉重肃然,唯有敲锣打鼓声,声声凄切。

  陆司令感慨李将军伟大杰出的一生,司令夫人感伤熟悉的人离去。只有辛玥担心李子豪的状况,他自幼与李将军相依为命,与李将军感情深厚。然而接下来的三天,辛玥都没有机会与李子豪说话。她回校的那天托韩松带给李子豪一封信和一个手链。手链是她自己用红绳编的,上面挂着以前李将军送给辛玥的竹雕小猫。

  辛玥回到了C市,这一走,三年都没有再见到过李子豪。自幼一起长大的玩伴家里出事,她心里也不好受,人心都是肉长的,尽管她历经了一世。

  高三学习紧张了许多,理科尤甚,汪洋是艺体生,文化成绩要求低,以他现在的分数上二本绰绰有余。为了能跟他一个学校,钱佳佳也开始认真学习起来,加上辛玥、周正,周围的人倒跟着一起用功了。赵云飞是想去徽大的,其实一般来说像赵云飞这样没去国外念学实属稀少。富少辛睡觉的时间少了,只又换了几个女朋友。

  高三下学期,高考进入了倒计时,黑板上的数字一天比一天小,气氛一天比一天沉闷。辛玥停止了美术学习,只偶尔有感,发几篇文章去华云社,除此之外她也开始上晚自习,有时赵云飞来陆家跟辛玥一起学习。司令夫人每日打电话过来鼓励辛玥,让她不要紧张。忙碌的日子总是很快,高考最后一个月顾美丽等人都难得安静,陈易早已经转去了国外。物理老师也不再较真,开始安慰起人来:“大家不要慌,别紧张,高考不是人生唯一的道路,没考好也没关系,你们还年轻,不着急。”

  六月四日,高中毕业前的最后一次班聚,一班选择在学校后街的“忘不了”饭店吃饭。吃饭是过场,道别是关键。相伴了三年,说说笑笑,吵吵闹闹,如今陡然分开,谁能不难过呢?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不论之前怎么不和,现在都是一杯酒,冰释前嫌。等他年再见,相视一笑,他乡遇故知,过往纠结都是浮云。

  自古以来酒都是离别必不可少的元素,酒能壮胆,把那些隐埋在内心深处的秘密,趁着酒意宣泄出来,再借着酒意忘掉。就像现在,陆续有女生给汪洋富少辛表白,连赵云飞也有收到。令人吃惊的是辛玥也收到了,这是她这一世第一朵桃花开,实年约十三岁半。钱佳佳因担心与汪洋分开而喝闷酒,离别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包间,大家都十分悲伤。

  “辛玥,”顾美丽端着杯酒,歪歪倒倒走过来:“以前我对你们五人组有什么不好的,你们别放在心上,我这人苛刻惯了,有时候控制不住我自己。”

  “这些小事谁会放在心上?大家都是同学,以后出去遇见了,还是最亲近的。”辛玥笑着扶了扶她。

  “干了这杯酒,让以前的不愉快烟消云散。”顾美丽扶着桌子:“你还没成年,喝牛奶。”

  “谢谢,祝你前途似锦,健康幸福。”辛玥跟她碰杯,仰起头喝完牛奶。有了这个先例,陆陆续续的又有许多同学前来道别。

  等人群散去,已是一个半个小时之后,辛玥将趴在自己身上的钱佳佳放在桌上,去了卫生间。刚到过道上,听见富少辛打电话跟他高二的女朋友分手,走廊太窄,辛玥尴尬了一下便若无其事的走了过去。

  “听见了?”富少辛拦住她问。

  “嗯。”辛玥答应了一声,富少辛高中三年来交过的女朋友不下五个,她们都习惯了。

  “那你怎么不躲开?”他俯下身将辛玥撑在墙壁之间质问。

  “这在你身上很正常啊。”辛玥抬头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是很正常。”富少辛痞痞的笑了笑,突然俯下头,带着微微酒意。辛玥反射性偏过头,脸颊与他嘴唇擦肩而过。

  “噗,吓唬你的,小矮子。”富少辛嗤笑一声:“下次让你再偷听我讲话。”

  辛玥:“我没偷听。”她真没偷听。

  瞅着她一脸呆样,富少辛站起身拍了拍衣服,弹了下辛玥额头便拉着她进了包厢,途中遇见正要去卫生间的周正。

  辛玥回包厢,发现大部分人已经喝趴在饭桌上,包厢里一阵鬼哭狼嚎。全场就她没喝酒,她很识趣的安排大家安全回去。等同学陆陆续续离去,包厢里只剩下他们几个,辛玥想了想拿赵云飞手机给他家司机打了电话,又让富少辛送钱佳佳,周正送汪洋回去。

  “你跟赵云飞住一起?”富少辛问。

  “嗯。”都快毕业了,没必要再瞒着了。“之前你们没问,我也没说。我们父亲是同事,临时住处在一起。”

  “早有预感了,你两有时默契得很。”富少辛道。

  六月五号六号是在家准备时间,7号8号正式考试,大家分配在不同的考场。6月9日,辛玥的高中生涯圆满画上句号。高考结束后她做了一件她重生以来一直想做而没有机会做的事。

  周庄古镇是六大古镇中保护意识最完整的古镇,瓦屋倒影,酒香飘逸。辛玥吹着冷风,徘徊在这古色古香,安静平和的小镇中——曾经她也是这里的一员。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络绎不绝。近乡情怯,她终于不再犹豫,迫不及待的像记忆中的方向走去,穿过小桥,走过人群,她来到了曾经的家园,心瞬间冰冷下来。历史果然偏离了轨道,曾经她逃避的现实摆在了面前。眼前的小院和相连的酒肆并不是曾经的贺家大院,所有悲伤一起袭来,她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别人游的是小桥流水人家,而她游的是断肠人在天涯。

  “姑娘,你没事吧?”小院女主人走出来问,一口纯正的苏侬软语。

  “没事。”辛玥用本地语回了句,看了看这周围的景色,擦了擦眼泪,起身离开。

  漫无目的穿梭在人群中,没有人记得她,也没有她熟悉的面孔,她不过是一缕孤独的魂魄,飘荡在天地间,犹如沧海一粟。如今景依旧,人不在,就仿佛做了一个梦,梦醒已是沧海桑田,亦或者一切只是庄周梦蝶。

  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可自拔,隐约中听见了手机铃声响起,她恍然若觉,迟钝的拿起电话:“喂。”

  “阿玥,什么时候回帝都啊?我让陆林去机场接你。”司令夫人亲切的声音响起。

  “啊?过几天吧,过几天就回来。”辛玥恍惚道。

  “你怎么了?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司令夫人敏感的抓住她声音的不寻常。

  “我没哭,”辛玥连忙擦干眼泪,却发现越摸越多,索性放下手,泣不成声道:“奶奶,我没哭……没哭。”嘴里说着没哭,声音却越来越大。就好像飘荡在海洋的船只找到了彼岸,迷失在沙漠中的人找到了绿洲。

  “好好,没哭,”司令夫人忙安慰,放低声音:“告诉奶奶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啊?”

  “孩子怎么了?”陆司令放下报纸问。

  “我也不知道,只一个劲儿的哭,问她也不说,急死了。”司令夫人着急道。

  “我……我在周庄。”辛玥哽咽道。

  “你在周庄干嘛?一个人吗?你爸爸呢?”司令夫人吃惊。

  辛玥这才回过神,一阵冷风吹来,她清醒了几分,平复下激荡的心情:“我跟同学一起玩,坐错车,走散了。”

  “哦,这样子,你别急,先找个地方坐下,”司令夫人松了口气,转头对陆司令说:“这孩子跟同学出去玩,坐错了车,一个人到了周庄。”

  “你让她别急,去派出所坐着,我给那边打个电话。”陆司令道。

  “阿玥啊,你先别急,去派出所坐着,你爷爷让人过去接你,好不好?”

  “好。”

  “别怕,问问别人怎么走,电话开着别挂。”司令夫人叮嘱。

  “嗯。”辛玥拿着电话,举目四望,此时天已经暗了,昏黄的灯光透过房门、窗户倾照下来,却让人感到陌生,一切仿佛回到从前,又仿佛只是一个梦。她把自己从悲伤中抽离,手机明亮的光带给她温暖,不管怎样,能活着就好。活着爱她所爱的人,爱她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