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重生之军中才女

第十六章 苏庭云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2221 2017-09-21 13:34:47

  正如辛玥所说,上了大学就长大了,尽管她还没有正式报名。开学前,她每天的生活很简单:看书、写字、画画,有时跟二叔一家在外吃饭,周末回家陪爷爷奶奶,日子过得悠闲而自在。

  前几年二叔产业越做越大,二婶便闲不住在一环开了一家服装店,请了几个设计师,做私人订制。这几年二叔辗转与服务、科技、公益等事业,最近打算发展环保行业。司令夫人曾说过:“别看老二平时吊儿郎当的,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都明白。”对此陆司令不置可否,但显然是同意的。

  冬季帝都干燥基本不见雨,今天却格外下起了小雨。辛玥撑着银色雨伞向“素衣铺”缓缓而去,她上身穿着空军夹克,下身配绿色英伦女裤,给她沉静的气质多了几分活泼。透过透明玻璃墙,前台姑娘正帮着一西装革履中年男子查订单。那姑娘见辛玥进来,笑道:“玥小姐来了,老板和沁小姐在二楼办公室。”

  “嗯,谢谢小娟姐。”辛玥收了雨伞挂在门旁,拢了拢微乱的头发,回过头,见那中年男子正打量的看着她,便冲他点点头,转身上了二楼。

  “这也是秦老板的千金?”中年男子见辛玥上楼,低头问小娟。

  “不是,这是老板侄女,我们私下叫她大小姐。”小娟礼貌一笑:“玥小姐不常来这里,您没见过也正常。”

  “她小小年纪便温柔沉稳,清雅出尘。”那中年男子由衷赞叹:“即便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见眼前人如此夸奖辛玥,小娟比自己加薪都激动,话题也活了:“玥小姐可不一般,是出了名的神童。前段时间考了状元,超过40分上A大,我们老板每次都跟人提起这事……”

  辛玥上了二楼,路上遇见许多设计师,她们专注于设计,即便不经意抬头看见辛玥也自然的低头沉思。穿过工作室,走过一段过道,最里面的房间就是二婶办公室了。辛玥敲门进去,二婶正和于丽华说着话,辛沁在一旁玩电脑。

  “大姐。”见辛玥进来,辛沁抬头叫了一声,便又低下头去:“啊,我死了。”说着撇了撇嘴,幽怨的看着辛玥。

  “好好说话,什么死不死的。”秦素素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辛沁配合的大叫。

  “噗,又调皮了吧。”辛玥走过去摸了摸她脑袋:“二婶和于姐姐在聊什么?”

  “衣服角料,每次做下衣服都剩下些碎料,你于姐姐说扔了怪可惜,想做些小物件。”秦素素指了指手里的布,“素衣铺”做服装都用一整块布料裁制而成,剩下的角料很多。他们虽然也用这些布做一些饰品,但毕竟用不了这么多,做小物件又浪费时间。

  “是挺可惜的。”辛玥拿起瞧了瞧:“可以尝试做拼接,这些布料柔和又不是很碎,用来做拼接正合适。”

  “拼接?”秦素素疑惑。

  “嗯,把这些布修剪下形状,按照颜色搭配拼在一起,做成成衣,不过一般做成小孩的,大人的得重新裁布。”辛玥解释。

  “哦,我懂了!”于丽华高呼到:“一般我们的设计的衣服都是用一整块布裁制而成,衣服都是一种颜色,最多不超过两种。按辛玥的想法,可以糅合进三、四种颜色。”

  “对。”辛玥笑着点头。

  “可是这样会不会过于花哨,让人审美疲劳。”于丽华担心。

  “不会,一般来讲会显得有个性,配合素衣铺的淑女风,还会显得生气一点。如果你实在担心可以采用明度差距小的布料拼制。”辛玥补充,她也学美术,了解色彩搭配。

  “好,那我让他们试试。”于丽华高兴的点头。

  “随便帮我问做一件吧,我前年的斗篷有些小了。”辛玥将手里的布块交给她。

  “以前要给你做几件衣服你不愿意,现在倒愿意用这些角料了。”秦素素打趣她:“我们家阿玥小小年纪都会过日子了。”

  辛玥也不在意,想了想说:“其实剩下的做些手机挂坠、布偶衣服、手提包这些小物品也是可以的。不过你们走的高端路线,做这些可能费时费力,还好拼接之后剩下的也不多。”

  “知道了,小管家婆。”秦素素好笑,指着辛玥两姐妹对于丽华道:“你说都是一年生的小孩儿,一个闲不下心,一个放不下心。”于丽华笑着附和了几句便出去了。今天是二婶娘家哥哥酒楼开业,辛玥等陆健军到店里,一起过去吃了晚饭。

  农历十一月初七是陆司令六十二岁生辰,辛玥打算给陆司令送一双鞋子。考虑到以前开学后没时间,她提前买了一篮子布料去觉明寺开光,争取在生日前做出来。佛学这事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彼时不是旺季,前来上香的信客少。寺庙大庭内放着一口鼎,上面稀疏插着几烛香,辛玥跟僧人拿了一炷香,准备去旁边点上供着。不想刚走了几步就被迎面跑来的孩子撞倒,鞋垫、布料散落一地。

  “嘶,”辛玥撑起身来,见对面只是个五六岁的孩童,稳了稳身子,便伸过手去扶他:“你没事吧?”

  谁料那小孩反应灵活迅速,一把推开辛玥,自己站了起来,怒道:“谁让你扶我的?”

  “啊?”辛玥一懵,还没反应过来又被推倒在地。

  “宋慎行!不许胡闹。”声音清冷而严肃,辛玥抬头望去,见一二十来岁的男子从身后快步走来,脚步虽急却沉稳,气质清贵高雅,不由从心里想起了一句诗句:“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年轻男子快步走过来,扶起辛玥,清冷却关怀道歉:“对不起,小姐没事吧?”

  辛玥摇了摇头,捡起地上的篮子,想来是遇见熊孩子了。年轻男子见状,帮忙捡起地上的东西,拉过宋慎行:“跟姐姐道歉。”

  宋慎行把头偏向一边,红着眼睛,抿紧嘴唇,浑身充满倔强。辛玥想说算了吧,她不在意,又觉得应当配合眼前男子教育小孩。

  那男子也不说话,只眼睛望着宋慎行,眼神越来越犀利。宋慎行仍然倔强撇过头,表情却慢慢松动。两人就这么僵持着,那男子周围气压越来越低。终于,在男子气压越来越低的注视下,宋慎行忍不住道歉了:“对不起……呜呜呜”说完便哇哇大哭起来,声音充满无限委屈。

  见小男孩道歉了,男子才低头对辛玥道:“我叫苏庭云,家里孩子顽劣,很抱歉伤到你了,你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即便是道歉的话声音也带着疏离。

  “没事,”辛玥这才抬起头来与他对视,莞尔一笑:“小孩力气小,我衣服穿的多,没有伤着。”

  苏庭云一愣,才发现对面是个十四五岁小女孩儿。

  辛玥去上了香,把篮子交给僧人开光,便跪坐在大堂里抄佛经。刚没注意,现在才发现手掌被磨破了块皮,往外冒着血珠。握笔有些不稳,她想了想,拿纸巾包裹住受伤处,打算写下去,但到底影响了字迹,停了下,索性扔掉纸巾直接写下去。

  隐约中旁边有人坐下来,辛玥没在意,她写字时一向专注,不分心神。待半个小时后停下笔,才发现苏庭云坐在旁边,盯着宋慎行抄习经文,后者可怜兮兮的,显然是被罚了。

  辛玥站起身,将抄好的佛经放在佛像前,双手合十,作了三揖。出来时僧人正好将篮子送来,旁边跟着一中年大叔,像是在哪里见过。

  “小姑娘,”辛玥回头,见苏庭云一人站在身后,从男子手里拿过一瓶药:“我让林叔跟师父拿了伤药,你擦点吧。”

  “玥小姐受伤了?”那中年男子问。

  “不小心破了点皮。”辛玥朝他笑笑,接过药,想起来他就是那天在素衣铺遇见的客人:“林叔叔好巧。”

  “你怎么知道我姓林?”林叔疑惑。

  辛玥道:“刚苏先生说的。”林叔这才恍然,夸奖辛玥聪慧。

  辛玥去大堂上了药,将药瓶还给僧人便回去了。

  “林叔认识这位小姑娘?”待辛玥走了苏庭云方才问林叔。

  “上次给宋夫人取衣,在素衣铺遇见的,是秦老板的侄女。”林叔赞许:“不过点头之交,没想到她还记得。”

  这场意外辛玥没放在心上,她以为仅仅是偶遇,以后不会再见,却不想这次相遇却是两人纠缠一生的开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