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重生之军中才女

第十七章 A大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1382 2017-09-22 14:27:07

  九月十八,A大开学,报名那天人来人往,李健军夫妇开车送她去报道。开学期间车是不让开进去的,不论你身份有多娇贵,当然A大内部有校园观光车。A大面积宽广,岔路繁多,因为没有车辆行驶,即便人多也不混乱。

  辛玥是本地人,她曾来过A大看过几次樱花,却并不熟悉地形。A大的樱花是教学以外的一大亮点,每年樱花盛开之际,全国各地游人都会慕名而来。这在提升A大名气的同时也给A大秩序管理带来了很大困扰,基于此,A大内部还制定了专门的校规。

  她的寝室在南5302,到寝室的时候已经有一个人了。女生似乎刚打扫完卫生,一手拿着帕子,一手擦汗,见辛玥等人进来连忙站起来帮忙放行李。这是辛玥大学室友邓小芹,她来自农村,凭实力考上A大,并获得了政府奖金。

  按照A大分寝传统,她们寝室四个并不是同一专业,邓小芹是法律系的,剩下两个一个是中文系一个是考古系,而她自己是哲学系的。一个理科状元报考哲学不免让人啼笑皆非。尽管这样也没人管她,对于辛玥,他们似乎天生带着放心和纵容。

  “我叫陆辛玥,哲学系的。”辛玥道,又向她介绍了家人。

  整理完床铺,已是正午,陆健军邀请邓小芹一起出去吃饭,后者婉拒。

  下午的时候来了第三位室友:唐胜男,考古学的。她性子活泼开朗,笑起来两边有酒窝,从心里给人好感。辛玥和邓小芹帮她接过行李整理床铺。

  “你就是那个13岁小天才吧,”唐胜男抖了抖被单,兴奋道:“没想到被我遇上了,我待会跟我爹打个电话嘚瑟嘚瑟,我成了天才的室友。”

  “为什么就是我?”辛玥问她。她现在一米六,理当看不出来。

  “报名时就有人传今年A大来了一位小天才,虽没见过照片,我跟人打听了一下,就猜出来了。”她得意洋洋:“我还知道小芹是湖南的,也是学霸。”

  “那四号床呢?”辛玥指了指空着的那间床。

  “你说袁婧夕呀,她是中文系的,本地人,据我所知家里很有钱。”说着她突然低下声音:“不过有点不好相处。”

  她话音刚落,门外就想起了一阵喧闹声,首先进来的是一位二十来岁的男生,手里提着两个箱子,冲辛玥三人打过招呼便径直去了四号床。他身后跟着一位穿着富贵时尚的妇人,那妇人捂着鼻子,进房四处打量了一下,对后面的女孩说:“说了让你办走读,你爹不让,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

  “妈!”她后面的女子不好意思的对辛玥三人笑了笑,拉着妇人手臂撒娇:“天俊哥也住校呢。”

  “阿姨,我们学校相比其他学校算好的了,”叫天俊的男生一边整理行李一边解释:“袁叔叔也是让夕夕体验一下生活。”她说的夕夕就是302最后一位女生袁婧夕,五官艳丽,明眸皓齿,是个难得的美人。接下来他们三个旁若无人的拉家常,期间抱怨寝室环境差、学校报道不让开车进来。唐胜男向辛玥二人眨了眨眼,一副被我说中了的样子。等寝室再次安静下来,辛玥三人商量一下,出去买点水果,熟悉熟悉校园风景。

  此时来往的大多是大一新生,她们朝气磅礴,脸上洋溢着喜悦,对校园生活也充满了期待。A大是百年名校,一草一木都是精心雕琢的,她们三人走在翠湖边上,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而美好。

  第二天是开学典礼,辛玥作为新生代表上台演讲。A大人才济济,其实她挺意外学校把这个机会给她的。开学典礼后台,她遇见了一个熟人,余秀文。

  “余师兄,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每次都是在开学典礼上。”余秀文此时正和几位同学观看现场,看那徽章应该都是学生会的。A大的学生会权利无限,似乎是刻意锻炼学生的能力,一般是没有领导加入管理的。在A大有句老话:“你大学生涯会看见校董两次,开学一次,毕业一次。”剩下的时间你所看见的都是学生会,可见学生会在A大的影响力。

  “噗,每次你都是主持人。”辛玥指了指他手中的话筒。

  余秀文一想,也是那么回事儿。他把辛玥介绍给众人,叮嘱大家以后好好照顾她,辛玥也温顺的挨个叫好。

  开学典礼后是报社团和学校组织,辛玥报了书法社和茶道,并没有参加学生会或者大自委。邓小芹加入了学生会组织部,唐胜男去了宣传部。袁婧夕自上次出去后就没再见过。之后是军训,一个月。教官是来自北分区的班长们,不出意外辛玥在里面看见了大表哥李元海,后者冲她眨了眨眼。

  “嘿,这些兵哥哥长得都好帅。”唐胜男激动的抱住辛玥:“不知道哪个是我们的教官。”考古系和哲学系人少,安排的一个教官。

  “应该是那个白军装,长得最高的那个。”辛玥指了指李元海。

  “你怎么知道?”

  “直觉。”辛玥道。好歹也是十多年的表兄妹了,这点默契还是有的。果然那边刚宣布解散,李元海就向辛玥这边走来了。

  李元海整顿了下队伍,便开始自我介绍,声音刚硬而严肃,末了还给了一个下马威:“不管你在家是王子还是公主,军训都给我放下架子来。别人能做的你得做,不能做得,你们也得做。若偷懒被我发现的,不论男女,第一次俯卧撑10个,第二次20个,第三次40个,依着倍数来。”队伍鸦雀无声,大家都紧张而严肃,连一向跳脱的唐胜男也不敢再说话。

  “当然,我不会无缘无故惩罚你们。如果你们做的好,我可以让你们比别人先休息,先下课。”

  接下来就是军训了,九月天,艳阳高照,辛玥虽从小在军区长大,因着早产和性子的原因,陆司令并没有让他跟着陆林一起训练。但从小在军队长大,对这些项目也熟悉、轻松一些。军训很辛苦,不到一小时就陆续有人晕倒,唐胜男私下跟辛玥嘀咕:“还以为是兵哥哥,结果是班主任。”辛玥不由好笑。

  李元海训练队伍很有一套,赏罚分明,松弛有度。每次他们都比其他对于休息早下课早。

  晚间休息时,辛玥递给他一瓶牛奶:“大表哥,你在部队看见李子豪了吗?”

  “没有,我是空军,不过听元江说起过,那小子现在沉稳了,拼命的很。”李元海接过牛奶,打开喝了一口:“今天怎么样?还受得了吗?”

  “嗯嗯,还行。”辛玥点点头:“李阿祖去世后他在国内就一个人,写信也没回,快两年没看见他了,也不知道怎样。”

  “别担心,那小子强着呢。”李元海伸手弹了弹她额头:“回去多擦点防晒霜,别晒伤了回去你几个哥哥忒我。”

  “噗,晒伤了就没人给他们背锅了。”辛玥好笑,每次去外公那边,弄坏的器材都是她背锅,出去玩也是拿她做借口。

  一个月的军训很考验人的耐力,期间大家都晒黑了一层,辛玥没晒黑,因为她是直接掉皮,刚开始洗脸的时候脱下一层皮,从此便没再黑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