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重生之军中才女

第二十一章 静远斋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1342 2017-09-30 22:35:56

  闲聊着便到了“静远斋”,今天樊先生沏茶,客人很多,服务员正拿着招待客人,见辛玥带着朋友进来便走过来问:“大小姐今天带朋友来了?”

  “嗯,我同学。”辛玥朝他笑笑:“小五哥你去忙吧,这边我自己来。”

  辛玥带着几人前脚上楼,后脚就有两个人进了茶楼。

  “这是你家开的啊?辛玥。”待服务员走,钱佳佳吃惊的问道,富少和汪洋两人也挑眉看着她。

  “不是,”辛玥见他们的神色就知道已经误会了:“这是我小叔家开的,如果有时间,我每天都会来这里看书。”

  “哦,我还以为是你家开的呢。”钱佳佳了然:“做了这么久朋友,还不知道你家是干什么的。”

  “上次有跟富少说过,你那时喝醉了。”辛玥带他们上楼:“我其实姓陆,帝都陆家的。我妈妈是军人,我爸是C市副市长兼纪检。以前方便读书,才隐瞒你们的。”辛玥有些歉意。

  “没关系,我就随口一问,”钱佳佳忙摇手表示不在意,回头看了一眼富少辛,埋怨道:“都怪表哥不告诉我。”

  “你知道与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富少辛懒洋洋的回答,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当然有关系,我要是知道了还不赶紧抱大腿。”他们到底年轻,想法单纯,只欢欢喜喜多了一个官二代朋友,这种真挚的友情让人没有负担。

  “这是我每周看书的地方,小叔专门给我留的。你们先坐,我去拿点心。”辛玥带他们到自己的房间。老宅的人除了她,没人来过茶庄,只小叔每次回去带点茶叶给司令夫妇。

  辛玥去了后厨,却见小伍火急火燎的赶来,“大小姐,樊师父病了,刚打电话说不能来。”

  如果仅仅这样小伍哥自己会处理好,肯定还有其他事。辛玥站在原地等他继续说。

  “其他都是熟客应该能理解,但今天新来了两个外地人,是特意为樊师父来的。我想着你是樊师父亲手教的徒弟,能不能泡一壶试试?”弟子代师父泡茶,是最好的方法。

  “好。”辛玥答应,自家的产业出了问题,出面道歉理所当然,她将手里的糕点交给小伍:“帮我端给我朋友。”

  辛玥换了衣服去了茶室,客人见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上台,都是一愣。辛玥看着众人歉意道:“樊师父生病了不能来,我来代替师父泡茶,望大家海涵。”

  林叔正与苏庭云坐在下面,见她上来也是一愣:“是我没想到,素衣阁的老板与静远斋是夫妻。玥小姐可能这是来救场了。”

  很显然辛玥也注意到了他们,歉意的点点头:“今天的茶水一律免费,我学艺不精,只为大家不白来这一趟。”

  她说着拿出柜台上的茶具,开始温杯,醒茶,在茶壶里放入三分茶叶,将泉水烧至八十摄氏度,冲泡,划去上面泡沫……步骤娴熟,有条不紊,一举一动都恰到好处,舒适而富有美感。

  “架子有了,就不知道火候掌握的静不精准。”林叔点评。

  苏庭云盯着台上的人,沉默不语。

  辛玥将茶杯斟至八分递给两人:“只学了一两年,还不到家。”

  苏庭云品了一口没说话,倒是林叔赞叹道:“色亮澄清,香味韵长。”只评了色泽和香味,却没说口感。

  “樊师父是地道的老人,精于此道几十年了。林叔和这位先生可以下周三来品尝一次,权当赔罪。”樊师父每周三和周五泡茶,辛玥刻意说了下周三,就是担心老人家生病不易好。

  苏庭云放下茶杯:“一两年也算有天赋。”

  辛玥知道他的好意,感激一笑。她脱了服装下台,发现钱佳佳眼冒红心的看着她。

  “走吧,我们出去吃涮羊肉,傍晚去香山。”辛玥淡笑,带他们去吃涮羊肉。

  “看来我们今天碰巧了。”林叔看着她的背影显示在门口。

  “我们也走吧。”苏庭云站起身。

  涮羊肉又叫羊肉锅子,将羊肉去骨去皮去筋,切成薄片,放入烧开的鲜汤中,滚两下,待到羊肉色变捞起来放入味碟中,食法简单,味道独特,是帝都一大特色。吃完了羊肉正好去香山赏赏风景,消消食。

  山下看不见红叶,他们直接上的半山亭,因为来的正是时候,漫山遍野,都是红色。钱佳佳咋咋呼呼,跑近了才发现红叶与她想象中不一样。人人都以为香山红叶是枫叶,其实是黄栌。至于黄栌究竟是不是枫树的一种,还有待商榷。

  此时的香山被一片火红包裹着,按理来讲应当热情奔放,然事实却是安详静谧,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香自幽山临

  欲搬图无功

  秋回人不归

  独留山中醉”

  几人又去了香炉峰、看云起,此时游客很多,随大流一起拍照留影,路过美食店又买了许多小吃。汪洋有句话说钱佳佳挺对的:“跟她在一起,你文艺不起来。”汪洋是艺体生,父母是普普通通的初中老师,很多东西都要靠他自己争取,所以他看待问题比较现实。而钱佳佳则相反,在C市她家境优渥,所以不曾为现实担忧过。她表面坚强乐观实则敏感自卑,爱玩又一往情深,从某方面来说她跟袁婧夕很像。

  这天他们在香山游玩了许久,到了傍晚才在香山脚下道别,辛玥跟周正一起回了A大。

  回去的途中,经过“随性阁”,恍惚中她好像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

  “师傅麻烦停一下。”司机刚停在路边,辛玥一刻不停的跑进随性阁,却哪里还有人影。随性阁还是原来的样子,即便这几年经济发展迅猛,它却还是一点没变,刘爷爷依旧喜欢叼着一口旱烟,坐在门旁听听小曲儿。

  “刘爷爷,刚李子豪来过这里吗?”辛玥问他。

  “你说豪子啊,几年没来过这里了。”刘爷爷抽了一口烟:“女娃子莫急,他还欠着我的游戏钱,等他来还,我替你说声。”

  “还欠多少?我来还吧,他走的急可能忘了。”李子豪是突然消失的,没有告诉任何人,后来李叔叔托爷爷查,才发现他进了军校。他这一去辛玥就没再见过他,韩松进去找过几回也没见到,辛玥想他是刻意躲着大家的。自打知道他的住处后,辛玥每月都给他写信,寄给他自己画的画,买的零食和给他的衣服。

  “小女娃不懂规矩,我这儿的债没有代还的。”刘老头放下旱烟,挥了挥手:“回去吧,我等他自己来还。”

  辛玥回到车内,不由有些难过,曾经关系那么密切的三人如今各奔东西。韩松去了H市念高中,不出意外会出国留学,剩下她和李子豪平时又见不着面。

  “你没事儿吧?”周正摸了摸她额头:“没发烧呀。”

  “没事,刚才认错了人。”辛玥莞尔一笑:“几个月不见你变化挺大的。”成熟、秀气了一些。周正人如其名,性子周正、相貌周正,应该是过于秀气。都说男人看气质男生看长相,周正是男生女相的秀气,余秀文是书香门第的清贵,汪洋是阳光向上的俊朗,富少辛长相不及众人,却胜在了一身桀骜不驯、轻佻高傲的气质。

  “嗯。”周正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除了物理他似乎对外在表现都不感兴趣。

腊梅开

那首描写香山的诗出自宋代陈日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