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重生之军中才女

第四十八章 落水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2689 2017-10-22 20:01:10

  下午船开始返航,陆林也松了一口气。辛玥站在船头,欣赏湖面的秀丽风景。冬天虽然穿着厚重,但她身材窈窕,穿搭时尚,显得遗世而独立。

  秦淮跟陆林嬉笑着清理烤架上的炭渣,辛玥站在一旁看他两逗趣。一阵风吹来,扬起碳灰,她不小心迷了眼,正伸手去揉,谁知船又颠簸了一下,一个重心不稳便倒了下去。

  变化来的太突然,陆林心“嗖”的一下提起来,扔下手里的东西就往那边跑。还没跑到就见一黑影一跃而入,有人早他一步跳下水。

  辛玥掉进水里,冰冷的河水从四方涌来,她不会游泳,本能的四处乱抓,却发现越挣扎越往下沉。呛了几口水后,突然想起军区叔叔们说的话来:“”落水了别慌,屏住呼吸,放轻松,慢慢就会浮起来。”不自觉冷静下来,闭上眼睛想:就这样吧,等哥哥下来救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隐隐约约感觉有人跳了下来,将她带出水面,抱住她向前方游去。

  船又行驶了一段距离才堪堪停下来。冬天的衣服浸了水太过笨重,苏庭云只得在水里给她把外套脱掉,她这会儿倒显得乖巧,闭着眼抱着他的腰,完全没有落水的恐慌。刚扯掉衣服陆林就到了,后者一把从他手里夺过辛玥送到船边,正好秦淮四人在船边接应。

  到了船上陆林才松了一口,后怕一阵阵袭来,心里悔恨不该一时心软的。

  周围没了窒息感,辛玥才睁开眼睛,抬头见陆林盯着自己,进了水的眼睛通红,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她刚想对他笑就被水呛到了,连声咳嗽起来。

  “别急,慢慢来。”秦淮蹲下身,给她顺气:“刚才急坏我们了。”他也打算跳的,被何叔和林叔拉住了。

  “我没事儿,”辛玥哆嗦着,牙齿打颤,她讨好的看着陆林:“就是太冷了。”后者看着她,全身都淋湿了。

  秦淮把外套脱下来给她:“先裹着我的外套。”

  何叔道:“先把里面的衣服脱下来拧一下,在裹着表少爷的衣服,马上就到岸了。”

  那边苏庭云脱掉里衣,挂在一旁,只穿了外套。冬天救人得脱了外套这是基本常识。林叔帮他把衣服取下来拧干道:“还好先生跳的快,我看玥小姐脸都白成了一团。”他倒不担心苏庭云,自家先生什么体质他还是知道的,冬日滑雪,冬泳也有过,身体强壮得很。

  苏庭云勾了勾嘴角,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救人是他的本能,他完全没想那么多。那一刻他也在看风景,正好注意到辛玥,自己又离她最近。

  辛玥换了衣服,光脚站在船板上,对陆林道:“哥,你去换下外套吧。”

  陆林摸了摸她脸,点点头,拿起一旁的外套进去了。辛玥转头跟站在一边的苏庭云道谢:“苏老师,刚才谢谢您了。”刚才她虽然闭着眼睛,但知道是他救了自己。

  苏庭云点点头,小姑娘赤脚站在甲板上,披着齐大腿的衣裳,裤子滴着水,脸色苍白却仍然镇定,安抚道:“你穿下林叔的鞋子,我跟船家说了待会换条小舟直接到阁楼。”

  辛玥点点头,紧咬牙关防止打颤,她已经说不出话来。船靠岸时他们跟船家换了艘小舟,三人先走了。

  到了家,辛玥将头发用毛巾裹起,换了睡衣便直接躺在床上,刚才冰冷的感觉刻入骨髓。陆林换了衣服进来看她,见她躺在被窝,裹着被子打颤,心疼不已。

  他伸手将她贴在额头上的短发撇开,给她扎紧被子。“如果我早上在坚持一下,不让你去就不会落水了。”到现在他都一阵后怕,决明大师的话果然灵验。要是没有苏老师,妹妹只怕还得在湖里冻一会儿,寒冬腊月的,不用想也知道有多冷。

  辛玥道:“哥,这不关你的事儿,你想想如果今天你不来我们不也去了吗?”说实话,觉明寺大师说的话她信,连重生这么神奇的事都有,还有什么不可信的?但是她怕,怕像前世一样,因为身体不好而居于一隅。有些命运是无法改变的,她一边在避免的同时,一边不违背自己。她想,万一真没活过十五岁,至少这次活出了自我。

  听她提起打算私下下水的事儿,陆林更生气,可又不忍对她发脾气。她从小到大懂事的令人心疼,从不争什么,安安静静就像看破了红尘。

  “哥,厨房里有生姜,你帮我熬几碗吧。给苏老师端一份,寒冬腊月的,不然得生病了。”辛玥对他说。

  陆林点头站起身:“我知道,你先别睡,等我弄好了,给你把头发吹了。”

  等他走了,整个房子安静下来,辛玥看着房顶,耳边静静的,仿佛能听见风声。今天经历了这么多,折腾的有些累了,思想开始涣散,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听见什么“去医院吧”,她本能的抓住旁边的人,沙哑道:“不去医院。”医院冰凉凉的,那么多人哭,有什么好的。

  “好,不去。”她的手烫的吓人,陆林给她把手放进去,对何叔道:“阿玥从小就不去医院的,何叔帮我去中心医院请个大夫吧。”

  何叔道:“这一去一来的得耽误不少时间,趁她现在迷糊着,最好送进医院。”高烧不退,多一分钟都是危险。

  他话刚说完辛玥就伸出手抓住床弦,道:“不去医院。”何叔顿时无奈。

  苏庭云站在窗外,让林叔去中心医院请医生,他自己进去摸了摸辛玥额头,随即让秦淮去楼下端了一盆冷水,把湿毛巾放在辛玥额头。把被子打开,待温度降下来一些再盖上。又去楼下端了一大杯温水让陆林喂给辛玥,说一会儿若是温度还不降就用帕子擦身子。

  辛玥睡的迷迷糊糊,一会热一会冷的,隐约感觉有医生给她打针。等再次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烧已经退了,昨晚的一切仿佛是她做的一个梦。

  “醒了,”陆林从门外进来,伸手在她额头上摸了摸:“还有些低烧,昨晚你可把我吓死了。”

  “啊?”辛玥后知后觉,原来昨晚的一切不是梦。

  陆林神色轻松的拍了一下她的脑袋:“烧糊涂了吧,下午的机票,我们回家。”

  “嗯,买点特产回去吧,奶奶爱吃万三蹄。”辛玥道:“记得给苏老师和何叔买一份。”

  陆林打趣她就爱瞎操心,拿着辛玥写给她的清单,和秦淮出去了。

  辛玥起床,这次她穿的更多了点。楼下何叔和林叔正在讨论野外生存问题,苏庭云坐在一旁。见她下楼,林叔道:“玥小姐可算醒了,昨儿高烧不退,把两位小哥急坏了。”

  辛玥笑道:“我还以为是做梦来着,没想到真的发烧了。”

  何叔道:“还得感谢苏先生,昨晚他帮忙降的温了,医生说再烧片刻就烧傻了。”

  辛玥连忙跟苏庭云道谢,心里想以后一定回报苏老师。后者点点头,似乎只是顺手而为,完全没放在心上。

  下午,众人一起坐车去往机场,到达京都机场时分别,辛玥着跟苏庭云道别。

  还没走出两米,就被他叫住:“你等下。”

  辛玥诧异的转身,这是苏老师第一次主动叫她。

  “这个给你。”他摊开手心,手掌里躺着一块玉佩,通透无瑕。

  辛玥没有接,辛沁三舅就是做玉石生意的,但也没见过这般纯正的玉。

  她琢磨的模样像刚出生的猫,小心试探,害怕危险。苏庭云内心愉悦,向前又伸了一段距离道:“请大师开过光的,我不信这些。”

  辛玥明白他的好意,小心的接过来道了声谢。手套还没还给人家,又得了一块玉佩。

  “先生把从小戴着的玉佩送给玥小姐了。”何叔开着车,肯定道。

  苏庭云道:“小丫头乖巧懂事,我又不信这些。”声音毫无起伏,林叔透过后视镜,也看不出来他说这话是什么表情。

腊梅开

小说写到这儿,大多是亲情和友情,大家可能会觉得平淡。写这部小说的开始,思虑万千,落笔后才发觉尤为不足。我觉得无论亲情还是友情都应当温馨真挚而非勾心斗角。接下来会以爱情为主,我们的女主终于长大了。爱情部分是我擅长的,会好许多。我一直觉得爱情可以不轰轰烈烈,但一定要多姿多彩。好的作品应当接收各方的意见:不足使我改进,赞美使我坚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