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重生之军中才女

第四十二章 老婆本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2539 2017-10-24 12:11:03

  拿完了红包,春节联欢晚会的时间也到了,全家待在沙发上吃着瓜子点心看春晚,赵本山的小品虽没后来有料,却仍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守夜到12点,辛玥给朋友发去祝福短信,钱佳佳回的最快,透过短信辛玥都能感受到她的快乐。富少辛依然祝福她来年长高一点。袁婧夕也回了短信,尽管语气平常。

  加拿大温哥华早晨九点

  春晚元钟敲响,苏家四辈人都聚集在一起与祖国一起跨年,场景热闹非凡。苏庭云站在二楼的窗户边,低头看楼下的花园。

  “今儿怎么不跟他们一起跨年?”一男子走到他身边,将手臂搭在他肩膀上。这人穿着粉红色外套,左耳戴着一颗银色耳钉,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苏庭云将他手臂拿下去道:“你不也没去吗?”

  “我?你又不是不知道,肖家那一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听着心烦。”来人姓肖,是温哥华华人界出了名的一大族姓。

  “诶,怎么样?回了一趟国,有没有遇到高质量美女?”肖长锦问。

  高质量美女?苏庭云不期然想起辛玥,如果她再长大点,必然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算了,不用你说了。我这次来找你是有正事儿。”肖长锦正经道:“开年后我要回国,准备做一家计算机公司,你要不要入伙?我两要是双剑合璧,肯定所向披靡。”

  苏庭云摇摇头:“如果你差资金,我可以借你,入伙就不必了。”苏家有权有势,从民国开始一直在投资各国项目,且之前留下的不动产已经够子孙耗上百来年了。

  肖长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好歹也是金融学哲学双博士,就甘心只做一位大学讲师?”

  苏庭云转过头,正色道:“阿锦,思想的高度决定了生活的质量,而非职业。”

  “停,打住!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交了你这么个朋友。”肖长锦抱怨:“我跟你说,就祖国如今这形式,我敢断定十年后,计算机行业绝对独占鳌头。”

  苏庭云好笑,他如何不知道,苏家有一个专门的投资决策机构,许多事情知道是一回事,想不想做又是另一回事。

  他不为所动的样子让肖长锦不满:“等你以后有了媳妇儿,靠你那点薪水肯定养不活人家。到时候老婆本都是家里的。”他说着叹了口气,也知道不可能。苏庭云有本事的很,上大学就是自己挣钱养活自己了。

  老婆本?苏庭云一愣,辛玥的音容笑貌转瞬即逝,他抓了抓,却没留下一点痕迹。

  大年初一起床是不许喊的,所以军区许多孩子可以放心大胆的睡懒觉了,却发现太过激动睡不着。

  辛沁三人的衣服是二婶订制的,自从辛玥向她定制了两间拼接斗篷后,她就一直在给她订制其他衣服。

  此时年味浓郁,在里面这么远也能听见外面孩子的吵闹声、鞭炮声。按习俗,大年初一应该是挂坟,但陆家老宅在G市,只小时候去过两三次,这几年陆家人大多发展到帝都了。

  吃过元宵,几位大人都约了人一起嗑叨,辛玥三兄妹穿戴整齐去外院玩耍。辛玥穿着粉红色齐腿大衣,领袖口有白色裘毛,二婶说她适合穿的毛茸茸的;下身是黑色紧身裤与白色长筒靴,整个人青春活力,俏皮十足。

  院子里许多小伙伴都回来过年了,但没有李子豪和韩松,她看见了常虎和许多曾经一起玩儿过的小伙伴,再次见面大家都有种陌生感。

  虽然是过年,但因为要防止紧急事件发生,许多军人并没有休假,他们永远都是最可爱的人。

  过年的帝都显得空旷了许多,他们在军区转了一圈还是去了外面,辛沁在小摊上买了许多鞭炮和玩具枪。辛玥拿着钱却不知道买什么,倒是陆林每次的压岁钱都会给她两付账。

  那边陆林接了个电话说秦俊和秦诗琪两兄妹要来,约好去“富豪”滑冰。辛沁撇撇嘴,倒没说什么。

  “淮哥呢?”辛沁问。

  秦俊道:“老爷子让大伯拉他去见客了。”

  “诗琪姐今天的衣服很漂亮。”辛玥道。

  秦诗琪点点头,说是请国外设计师设计的。她今年在钢琴界拿下了两座奖杯,整个人格调上升了不少。

  溜冰场外人山人海,秦俊给了钻石卡进了内场,里面空旷安逸许多。工作人员拿来五双鞋,秦诗琪说刚在路上吃了许多东西,现在溜冰对身体不好,辛玥便留下来陪她聊天。辛沁撇撇嘴,暗道:明明一点也没吃,都是我跟姐姐吃的。

  辛玥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辛沁滑冰,秦诗琪道:“你跟沁表妹一起长大,怎么性格相差这么大?”

  老板拿了两瓶饮料过来,辛玥接过道:“性格是与生俱来的,阿沁活泼单纯我比较沉闷。”

  秦诗琪笑容复杂:“是挺单纯的,什么都写在脸上。”

  辛玥道:“阿沁还小,很多事都按着自己的喜好来,诗琪姐担待些。对了,还没恭喜你拿了国际钢琴奖呢。”

  秦诗琪兴致高了起来,谦虚道:“其实好些人比我有天赋,我胜在了运气。”

  辛玥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秦诗琪笑笑,显然是赞同的:“老师原本只是想让我去试水,拿奖了更好。”

  等遛完冰,又去打玩具枪,这是辛沁最爱玩的项目,每次得到的毛绒玩具都是送给辛玥的。

  中午家里不开饭,由得几个小的玩耍,他们一般都是傍晚才回去。

  第二天是探亲的日子,按照惯例陆健康三人去了北区。

  李家过年依旧是李大校坐正中,父子兵组合左右依次排开。见到李淑芳母女进来,李大校脸色才算缓和一些。辛玥跟外公舅舅拜年,拿了红包,就跟几个表哥出去了。

  “表哥,我的红包呢?”辛玥摊开两只手伸向四个表哥。

  “噗,今年跟谁学的?都会要红包了。”李元海扯了扯她手套:“呐,我的给你,今年你涛表哥压岁钱最多,看表哥我给你抢来。”

  他话音刚落,李元涛就捂着口袋跑了,江、河两兄弟跑着去拦。

  辛玥笑着看他们在院子里躲躲藏藏,李元海在旁边帮腔。

  “表哥,你回部队时帮我给子豪带点东西吧,他一个人过年,也不知道怎么样?”

  李元海看着远处的三兄弟道:“听你江表哥说他跟人换班值夜了,这小子憋着一口气往上爬,像是在赌气,也不知道跟谁过不去。”

  跟谁赌气呢?李伯父?辛玥有点怀疑。当初李子豪消失的莫名其妙,她想中间肯定是有发生什么事的。

  那边李元涛已经被江河两兄弟按在地上,李元江一边绑着他的手,一边让李元河抢红包。

  李元涛在地上挣扎:“放开我,你们别又打我的主意。”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按理说李元涛应该是最受宠的但,这句话在李家行不通。李元涛从小被几个哥哥欺负到大,有点小玩具也是偷偷摸摸自个儿藏着。压岁钱虽然每次都最多,但过不了年就会被几个哥哥瓜分。

  李元海笑着走过去拍了拍他屁股:“乖,哥哥帮你保管,等你长大了就还给你。”说着从屁股袋里掏出一把红包,兄妹四人平分,多了一个又给他塞了回去。

  李元涛从地上爬起来,捂着仅有的一个红包跑的飞快,生怕待会哥哥反悔。

  辛玥看着他一溜儿没影了,不由好笑。枯叶从他身后滑落,她抬头看天,晴空万里,一片无云,快开学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