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重生之军中才女

第四十四章 秀色可餐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2127 2017-10-26 19:46:38

  大学里有这样一种女生,表面上大大咧咧与谁都好,实则最有心机。对男生来说她是兄弟,女生来说没有竞争力,所以男女关系都特别好。等最后却发现你的许多秘密都被她拿来作为与男生谈资,曾经的兄弟也变成了男朋友。

  辛玥从来不以最坏的心思揣测别人,但彭琳的做法仍然让她不适。一边跟周围人说两人什么关系都没,一边刻意制造独处机会。

  汪洋打来电话,希望她帮忙多劝解钱佳佳。辛玥两边都有调解,更多的是偏向钱佳佳,她觉得感情需要双方维持,双方应主动对别的人保持距离。钱佳佳做到了,汪洋没有。

  感情的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明明很明显的事情,男生看不穿,女生放不下。

  辛玥跟钱佳佳聊完挂了电话,世界上最伤人心的永远是情感。庆幸的是她还小,不必考虑这些。

  周二这天是苏老师的课,辛玥还在床上就被唐胜男拉了起来。她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看着她。

  唐胜男着急道:“别睡了,苏住持的课,去晚了没位置。”

  “不是,”辛玥稳了一下心神:“他现在不教马克了。”

  “我知道,我是去听哲学课的。”唐胜男道:“不止是我,很多人都要去,比如说……”她将身子移过去,露出后面的袁婧夕。后者打扮艳丽,冲辛玥妩媚一笑。

  寒冬腊月的,还不到八点吧,辛玥生生打了个冷颤。走在路上时她都还在想:“这次有多少人为苏老师出家?”

  辛玥到底低估苏庭云对二十岁女生的吸引力,她们去的时候教室已经没有位置了。袁婧夕是不愁位置的,唐胜男以自己的人际换到了两个位置,辛玥抿了抿嘴,跟着坐了下去。

  周围的女生大多画了妆,就连男生也穿着整齐,辛玥跟唐胜男提起,后者道:“醉翁之意不在酒,住持只有一个,和尚和……却有一大堆。”“尼姑”二字被她刻意隐去了。

  苏庭云进来时教室一如既往地的安静,像是没留意到教室的异样,他仍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没有开场白,自我介绍也一向简短精悍,引起了女生吐槽。

  “同一个问题我不会讲第二遍。”他将双手撑在课桌上认真而严肃:“没有邮箱,哲学问题,我不认为一个邮箱就能解决。”

  “另外,我的课堂不点到,不留作业,不划重点,平时成绩以你们给我的印象打分。”

  座下一片哗然,有欢呼声,有遗憾声。苏庭云敲了敲黑板,等教室安静下来继续道:“课代表暂定陆辛玥,你们有其他问题可以让她帮忙转达。”

  突如其来的吩咐让辛玥感到莫名奇妙,她抬头看苏庭云,对方已转过头去,在黑板上写下今天的课题。

  “你现在算是引起众怒了,”唐胜男凑过来说:“她们觊觎这个位置很久了。”辛玥向四周望去,果然看见许多女生都盯着自己,羡慕嫉妒恨都有。

  她假装什么也不懂对每人回以微笑,反正她未满十四。果然,她们收回了目光。

  哲学是一门奥妙的学科,种类繁多,深刻难懂。苏庭云花了许多时间讲解,他讲的认真,底下看的认真。

  “果然秀色可餐啊,”袁婧夕撑着脸颊感叹。

  “你看上了?”唐胜男问。

  “我才没那么肤浅,”她换了个姿势,行动间透露出妩媚:“苏老师这样的人可远观不可亵玩。”袁婧夕现在三天两头换男友,有在校大学生,有社会成功人士,时间最长的也没超过七天的。

  “那我就放心了。”唐胜男松了一口气,见她一脸看穿的样子连忙解释:“别误会,我是来找八卦的。”说着还摇了摇手里的本子,上面写着苏庭云的名字,下面除了几个简单的词语,一片空白。

  哲学太过抽象,解释起来不容易,所以许多老师要么会讲些笑话活跃气氛,要么照本宣科勾划重点。苏老师上课爱用物理知识和逻辑学,辛玥想可能是培养学生的哲学思维。他还喜欢留话题让学生课堂讨论,无论对方说什么都会认真倾听。不知不觉间大家就跟着他的思路走,心也沉静下来。

  “希望你们能有所收获,”离下课还有一分钟的时候,他拾起课本:“课代表下课后来我办公室一下。”

  辛玥临走时被唐胜男一把抱住。

  “小阿玥,”唐胜男喋喋道:“八卦社的前途就靠你了。”作为全校离苏老师最近的女生,不用可不是浪费资源吗?

  办公室只有一人,辛玥进去的时候苏庭云正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下次上课带一份点名册来。”

  “好的。”不是不点名吗?

  像是感到她的疑惑,他抬起头:“不是用来点名。”

  “这个是我的邮箱,平时有事我会发到邮箱里面,一般来讲是不会有事儿的。”他将那张纸递给他。学生的联系方式老师都有,所以他并没有问辛玥要联系方式。

  “刚才讲的课都能理解吗?”问完了正事儿,他开始闲谈。

  “都能。”辛玥回答。

  “玉佩带了吗?”

  “带了,辛玥将玉佩从脖子里拿给他看。”没找到合适的链子,她用一根普通的红线系着。

  苏庭云满意的点点头。辛玥见他心情正好,将手上的蓝色袋子给他:“这是您的手套,一直放在寝室现在才拿来还。”

  苏庭云看着她不语,这双手套当初给她的时候就没想着拿回来。别人戴过的东西他一般会扔掉,何况还是借出去几个月的手套?

  但他到底还是收下了,他想也许是辛玥给了他干净、乖巧的印象,让他内心没有反感。

  辛玥走后,他盯着这个袋子发呆,打开袋子里面是两双手套,一双是他曾经借出去的,崭新依旧;另一双是黑皮手套,大小和他原来的一样,手腕歇绣着两朵梅花,孤高、精致,里面围了一层应该是上等狐毛。他笑了笑,却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