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重生之军中才女

第五十九章 樱花节下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1958 2017-11-05 11:53:47

  两人齐齐回了幕后,辛玥换了衣服准备跟家人出去吃宵夜。

  前台两位主持人开始抖包袱,范蕴涵道:“刚才我走过主席台,听见台下许多来宾在夸两位同学男才女貌。那这里我先替他两谢谢你们,因为去年你们说的两位已经在一起一年了。”

  “是的,剩下的几对也都老死不相往来了。”苏庭云接道,台下人哈哈大笑。

  “这苏老师还挺幽默的。”台下秦素素道。

  “苏老师幽默了,”范蕴涵愣了一下,道:“说起这个,苏老师可是今年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今天我上台的时候还有许多学妹让我帮忙问一句,苏老师婚否?”

  “未曾。”苏庭云道。台下一片欢呼声、起哄声。

  “那苏老师钟意哪种女生?”

  苏庭云想辛玥是哪种女生还真不好说,似乎一切美好的词语都可以用在她身上。忽的想起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笑道:“软萌可欺的。”

  “看这样子苏老师是有了意中人?”范蕴涵不愧是主持人,抓住空隙再接再厉。

  “是的,快认识一年了。”苏庭云道。

  司令夫人听后跟秦素素道:“可惜了,我还想给他介绍几个闺女呢。”殊不知人家不喜欢闺女,只喜欢孙女。

  范蕴涵不想苏庭云这么配合自己,刚才的几场主持她几乎在唱独角戏,也不敢递话给对方。气氛已经达到高潮,她见好就收开始介绍起下一场节目来。

  辛玥对外面的事儿一无所知,她换好了衣服,抱上大熊叫上豆豆出去寻家人。

  “这边!”辛沁眼尖,最先看见她。

  “哎哟,这熊都快有你高了。”秦素素笑。

  “跟我一样高。”辛玥说,富少辛依着她的身高做的。

  是跟她一样高,身子却比她胖,所以她整个人都缩在后面去了。

  “你这是演小阿玥和她的大熊呢。”陆林看不过去,接过来抱在怀里。

  “将才台下许多人都说你画的好。”秦素素道。

  “唔,”辛玥笑:“就是穿裙子有点冷。”

  众人见她身上的妆容未褪,又穿上了呢子大衣,加绒牛仔不由好笑,美不过三分钟。

  “走吧,看也看完了,找个地方吃顿宵夜。”陆司令道。

  “陆林打电话给两个表哥,”司令夫人挽着辛玥道:“这两孩子,不知道跑哪去了。”

  “问问苏老师去不去?”陆司令跟苏庭云聊过一次,趣味相投,相见恨晚。

  辛玥道:“他还有几场节目要主持。”可能来不了。

  陆司令道:“那我们先走,在饭店等他。”他在部队施令惯了,这会儿竟忘了问对方愿不愿意来。

  司令夫人笑道:“你当人家是你手下的将士呢,都不问问人家愿不愿意来。”

  辛玥给苏庭云打电话,才发现没有他的手机号。只能发邮件看他能不能看见了。

  苏庭云刚回到后台,因在国外的原因,他用邮件比其他工具多很多。又收到邮件了,他打开一看,发现是辛玥发来的。

  “苏老师,爷爷问您等会要不要一起去吃宵夜?”

  “好。”

  “那我们先去香满园等您,你待会儿直接过来。”

  “138XXXXXXXX我手机号。”

  辛玥一愣,随即了然,将手机号存进卡里。

  “他说一会儿就来。”辛玥对陆司令道。

  “那我们过去等他。”陆司令一挥手,众人便向香满园出发。

  苏庭云从未感觉时间过得这么漫长,还有五个节目,晚会有四个主持人,如果他走了还有其他人替上。但他这人原则性极强,答应做的事就一定要圆满完成。一场节目平均下来十分钟,做完已经是十点半了,他未参加闭幕会,换了衣服直接过去了。

  “淮哥。”这边秦淮和刘瑞泽也刚到,这两人一到学校就消失了,秦淮还过来看了辛玥节目,刘润泽直接就消失了。

  “小阿玥。”秦淮笑着道:“上次的事儿我听说了,已经帮你教训过他了。”他说的事儿指的是酒精过敏。辛玥上次给他打电话,没打通就被胖子掐了。

  “谢谢淮哥。”辛玥不圣母,大家都是有分寸的人。

  “苏老师也快到了吧,让服务员开始上菜吧。”陆司令道。

  “苏老师也来?”秦淮问,又跟刘润泽道:“就是上次我跟陆林在周庄遇见的。你一直说你大哥了不得,见了他就知道什么是风华人物了。”刘润泽的大哥叫刘润东,政界新秀。

  “那我倒要瞧瞧。”刘润泽不信。

  他话刚说完苏庭云就到了,见到他的那一刻,刘润泽脑海只闪现出四个字:“风华正茂”。

  “怎么样,我说的不错吧?”秦淮凑道他耳边低语。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苏庭云说,声音清俊隐带一分笑意,不卑不亢,气质优雅。在场所有人也只有他能与陆司令比高了。当然小阿玥除外,这孩子不走寻常路。

  “没事儿,我跟润泽也刚到。”秦淮笑道。

  苏庭云想起他就是周庄一起游玩的表哥。

  “赶紧吃菜,让服务员在拿瓶二锅头给苏老师。”陆司令道,他不爱喝洋酒,跟韩将军一样只喜欢二锅头。

  苏庭云在辛玥旁边坐下,辛玥小声道:“您若是不能喝二锅头就跟爷爷说。”

  苏庭云回头看她,额间一枚樱花记,脂粉未褪,乌黑的眼睛透露着关怀,心情舒畅:“乖,能喝。”还有什么酒不能喝?

  乖?辛玥一愣,她与苏庭云何时这般亲密了?

  苏庭云假装没看见她那呆样儿,刚一不小心说漏了话,果真酒不醉人人自醉。

  饭桌上大家已经开始动起来,陆司令与苏庭云款款而谈,尽兴得很。

  “想什么呢?这孩子。”司令夫人给辛玥夹了一颗糯米丸子,她这才从恍神中醒。再看苏庭云,人家依旧是那副疏离优雅的样子,刚才或许是自己听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