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专宠之一笙一世

第三十九章 凤栖修园

帝王专宠之一笙一世 流浪的面具师 2013 2017-10-12 23:59:24

  凤栖宫总布局分为中区,北区,西区三部分。中区是建筑区,也是木枳汐主宫的修筑位置。北区以山景为主,宫人所居住的墨兰轩便坐落在山脚下,山中多种植杜鹃,山茶,春桃。中区的游廊与北区的爬山廊成为贯穿东北部的外围廊道,曲折,迂回而富于变化。

  西区山水兼长。西北地带开凿水池,池呈现半月的形状,因此也叫“半月池”,池中多种植睡莲、百里香叶和水仙。

  西南地带堆筑假山,假山以北是一方小亭,亭外种植各类兰草,故取名为“兰溪亭”,亭中人看水,则成了名副其实的“隔山望水。”

  两人手挽着手出了大殿,望着通往不同方向的小路,不约而同的止住了脚步。

  “姐姐,你说我这凤栖宫这么大,该怎么个修理法?”

  “嗯……“柳凝霜轻轻咬了咬唇,环顾四周,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一会儿说道:”先从最近的芳华小院开始吧。”

  “嗯嗯,那就听姐姐的。”木枳汐对着柳凝霜咧嘴一笑,一排整齐的珍珠贝齿露出来,果真明眸皓齿。

  凤栖宫,芳华小院。

  今日天气极好,蓝天白云,阳光明媚,微风徐徐。

  芳华小院绕墙筑了一排方形花坛,坛中种植了各种花卉植物,一方小型人工水池静静的环绕着整座院落,圆荷青翠,几朵娇俏的睡莲羞答答的藏在叶后面,几滴朝露如晶莹破碎的水晶,零零散散汇聚成珠,悬挂在花瓣尖上,垂落在圆润的荷叶上,再次破碎又再次汇聚。

  两棵高大挺拔的梧桐树立在墙边,枝干上悬挂着一架花藤编制的秋千,树根之下厚积了一层金黄。

  深秋宛如手执彩色的画笔的裁缝,把它们原本的青涩的浅绿换成了成熟优雅的明黄。风儿吹过,几片梧桐叶儿落下来,在空中翻飞旋转,如翩翩飞舞的金色蝴蝶。

  如果说华熙宫前院的美食春天的张扬灵动,那么芳华小院的美便是秋天的内敛雅静。

  “妹妹的院落很美。”柳凝霜淡淡的说。

  “那是不是不用修了?”木枳汐是不懂这些园林打理方面的知识,自己大学主修的专业可是物理,这些充满审美感与艺术品位的东西她可是半点没接触过。

  “美是美,但还需要一些细节的强化。”柳凝霜回答的很委婉,意思就是“不可能不作任何修改就给你毕业的。”

  木枳汐小嘴一撅,无奈的说道:“那就听姐姐的建议吧。”

  这时候宫人已经拿来了修剪养护植物的工具,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排。

  柳凝霜挽起水袖,露出一小截莹白的肌肤,十指纤纤,指如葱根。她走至宫人跟前,十分自然地拿起红布绸上的一把剪刀,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最后选择了一个小型的方状花坛做示范对象。

  只见她左手轻轻捻起一棵月丹花茶的枝干,指尖掐住它的叶尖,又仔细的摸索了一番,利索的抬起右手在方才找到的位置上剪了下去,其他几个芽尖也如法炮制,一会儿,这棵花茶就只剩下光秃秃的头顶啦,她会心一笑,扭头看着呆懵的木枳汐。

  “这个法子叫去心,可以减少植物的营养消耗,延缓植物体内水分的流失。”

  木枳汐嘴角抽搐的点了点头,心想,难道现在的古代人都懂得这么多吗?还解释的这么专业,虽然她懂,也只是懂懂而已,做起来乱七八糟,一塌糊涂。

  柳凝霜继续开展修剪工作,她首先观察了一下花茶整体的树形,剪刀上下移动,量了量尺寸,先剪掉大枝,再修剪小枝,从各主枝的上部或侧部起,向下依次进行,一番修剪后,花茶树便成了一种类似于“巢中鸟”的形状,好生可爱。

  “这个过程叫疏枝,只有合理调节了枝干的疏密程度,才能更好的利用阳光,才能茁壮成长。”

  木枳汐顿时感觉自己的心灵受到了小打击,这是个什么地方,明明历史上都没有提及到,为什么这里的人对植物养护知识这么的……擅长?

  “接下来讲灌溉,植物生长的程度与水分的多少息息相关,水分的多少又与季节和植物本身的品种有关……”

  柳凝霜很有耐心的讲解了一系列植物养护美化的知识,如早期培育,中期护理啊和后期修剪等。

  “妹妹可听明白了?”柳凝霜从袖中掏出手绢轻轻擦拭了指尖的少许泥垢,又吩咐一个小太监将方才剪断的枝叶全部扫好堆在两棵梧桐树下,好用做养料。

  木枳汐听的云里雾里,高中生物课的植物学没认真听过,她哪里会懂的这些?

  于是她老老实实的回答:“似懂非懂。”

  柳凝霜温婉一笑,梨涡浅浅,笑若春风,“无碍,妹妹跟着姐姐做一遍就会了。”

  木枳汐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人家一心一意的教她,她还在一旁偷懒看戏,总不能让人家帮她修整个院子吧,这可不行,自己的事还得自己来,虽然她可能不行,但有句话说得对,“那些难如登天,其实近在咫尺。”

  “嗯,谢谢姐姐了。”

  两人各执一把剪刀,各自挑选了一棵花茶树,柳凝霜边指导她边做示范,木枳汐全神贯注的学着,偶尔出些小错,柳凝霜都会委婉的指出来,态度既耐心又一丝不苟。

  花茶树终于都修剪完了,柳凝霜修剪的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高贵典雅。再看看一旁红着脸的木枳汐,她整个身子都挡在了花茶前面,神色尴尬。

  她支支吾吾的说:“姐姐,别看了好吗……真的是太丑了。”

  “无碍,姐姐就看一下,还可以给你些建议。”

  一番好说歹说,木枳汐终于让开一个小空,柳凝霜淡淡的扫了一眼,便忍不住笑出了声。

  “妹妹这是剪了个什么?看着好生奇怪?”

  “这是燕子。”

  “哦,燕子可不生这副模样呢,倒像个没毛的小雏鸡了。”柳凝霜低声笑道。

  木枳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