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他来爱过

025 钥匙扣

他来爱过 君子潺潺 2309 2017-10-12 23:58:41

  之后的几天苏养和江北路之间的感觉就有些微妙了。

  尤其后来来了一家公司洽谈业务,本来协商了一上午都还在考虑中,负责人却在公司无意间碰见苏养之后,点名让苏养负责。

  苏养也是一头雾水,一般这样的项目她最多就是幕后整理整理资料,连对方谁是谁都不可能知道,而且也不是她擅长的。

  最后一查,那小公司虽然不是华岭旗下的,却也和华岭脱不了干系,瞬间事态就有些明了了。

  江北路当时的脸色说不出来的难堪,苏养本来已经拒绝了,他却答应了下来。

  其实苏养对孟驭的性格还说不上有多了解,她潜意识也在想这会不会是孟驭私下要给江北路难堪。

  可说到抱歉,也该是他对别人抱歉,有什么理由他先出手报复江北路?

  不过她也没有去质问他,几个人的关系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也只能明着相安无事了。

  她最多尽力做好已经接手下来的工作。

  那家公司是孟家在传媒行业的一个小公司,主动来江尚是想就江尚的宣传推广做活动。

  起先谈了许多条件,后来却改成只要苏养是江尚负责人,其他都可以。

  苏养想起之前孟驭和江北路在她家碰见的那天,孟驭搁在茶几上的小盒子,那里面是一把钥匙,哪里的钥匙不言而喻,苏养记得他电话里说过钥匙放她那儿,搬不搬随她。

  这转眼没几天公司就有这一出,看在江北路眼里,好像在宣誓主权一样。

  苏养只能默默无闻的应付着,她和江北路住的这么近,又是顶头上司,除非她换个公司换个居所,否则怎么也免不了有牵扯了。

  如果她毅然决然离职,不知道一手提拔她的江北路,会怎么想?

  不过自从那天以后,她就没见江北路再回隔壁住。

  下班时间到了以后,其他人都走了,苏养留下来加班,她需要对这次负责的这个业务多下功夫熟悉,孟驭九点打来电话她还在公司,说是让她立刻回去,他在房间里候着。

  这种招宠的姿态孟驭像是很娴熟。

  她把一切弄好,回到房间的时候十点。

  孟驭已经洗了澡在客厅里看书,是她随意放在茶几下面的几本帝王自传。

  她看着穿着很随意的孟驭,想到手头上的这个工作,心底里突然滋生出一股腐败的味道来,自古帝王多风流,周幽王可以为了博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唐玄宗为杨贵妃千里单骑送荔枝……

  孟驭呢?

  他在变相讨好自己?

  她看着他眼睛深邃,淡然的脸颊上眉头微微一皱。

  “怎么?还没看够?”孟驭头也没抬的说了一句。

  苏养这才发觉从进来她就一直盯着孟驭看了很久。

  忙整理整理思绪掩饰面上的无措。

  孟驭除了那眉头的一皱,别的倒像是没什么,“吃过晚饭了?”

  “嗯!加班的时候吃了些面包牛奶!你还没吃?”

  “吃了!吃过以后过来的,怎么突然加班这么晚?”孟驭随手翻着书页问。

  苏养抿了抿嘴唇,“公司新接了个项目在做,我还不熟悉,加班是想勤能补拙的。”倪了倪孟驭,见他还是低垂着眼眸,试探的问了下,“嘉良传媒公司你知道吗?”

  “知道,孟家的!怎么你对传媒感兴趣?”

  孟驭随意的口吻却让苏养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这……也不像是故意的!

  “没有,随便问问,我先去洗了!你今晚……?”苏养尾音带着疑问。

  自从两人言明在一起以后,孟驭其实来这里的次数并不多,有时候会过夜,有时候做完就走了。

  他们的关系好像越过暧昧期,就为了直奔主题。

  那个说等她的孟驭,到底等的是她的灵魂还是肉体,她不知道。

  总之先开口说喜欢的人是她,她注定输他一筹了。

  孟驭这才放下手上的书,靠在沙发靠背上,眼神意味不明的看着她说:“你想我今晚如何?”

  到底是谁在问谁?

  苏养干脆不理他了,直接拿了换洗的衣服去了浴室。

  孟驭舌尖扫了下牙齿,淡然一笑。

  他带来的那把钥匙被苏养原封不动的放在茶几下面,好似随意的不能再随意。

  认识苏养这么些年,除了最初他给苏养的学费和她奶奶的治疗费以外,她从不多借口要他一分钱,连他许诺给她家里的爸妈开店也被她拒绝了。

  她说她只付出了一张结婚证,要不了太多。

  住在他公寓的那两年,他每个月会回去住一两次,有一次回去的晚了,发现她还没睡,在客厅给自己煮了面在吃,看见他回来问他要不要吃,他本来想说吃过了,不过看她碗里清汤挂面的,就好奇想尝尝是什么味道,说实话,吃到嘴里果然和看在眼里的感觉一样,不怎么好吃。

  他记得李理调查来,她也算是从小被父母富养长大的,因为他父亲的干预,后来父母那样,她自己如今变得吃穿都很能将就,后来他就给公寓里请了阿姨。

  那时候她好像还有个专门放书的背包,包上面挂着一串铃铃作响的钥匙扣,他觉得他和苏养果然是有九岁的代沟,小姑娘再怎么变内心还是幼稚的。

  不过他也没多想为什么后来在鱼水湾的房子可以装密码锁的时候,他却还是选择用钥匙开,张沥池说他有病,不嫌麻烦,他只回他说如果这算有病,那他张沥池可能有家族病史。

  现在看着他给她的公寓钥匙被她这么随意放在茶几下,再想到他拿走的备用钥匙的钥匙扣样子,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

  他的钥匙现在竟然还不及她的备用钥匙地位高!配不起她好好放在身上就罢了,也配不起她给准备个好看的钥匙扣?

  孟驭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怎么就突然跟钥匙过不去了。

  苏养洗完澡穿的中规中矩的出来了,湿嗒嗒的头发随意的垂在肩膀两侧,瞅着孟驭一只手撑着头眯着眼睛,如果不是他另一只手的食指套着钥匙圈幽幽地转着,她真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苏养把头发吹干以后,已经是十一点以后了,她在卧室给脸做了简单的护肤,孟驭从客厅就进来了。

  他在她身后抱着她,脸埋在她的颈窝厮磨着,她发现他好像很喜欢这样,经常没有多少话,就这么磨着她,让她一点一点无法抗拒。

  怎么到的床上她又是模模糊糊的了,两人衣服尽褪,在他刚要挺身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慌忙推拒,“别,还没带那个!”

  孟驭双眼微红,手艰难的从身下出来,拉开床头柜发现盒子已经空了,之前买来放在这儿的都用完了,他的声音哑哑的,好似带着点委屈说:“用完了……”

  然后关了抽屉,思衬两秒,就接着纠缠了,“忍不住了,我不弄在里面就是了……”

  夜很长,长不过夏季的一室春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