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孽账

第三十章 又摊牌(还有完没完?)

孽账 雷小杨 1562 2017-10-13 09:55:41

  30、又摊牌(还有完没完)

  康慨,你这屋子挺舒适啊。有一小客厅,一卧室,厕所,还带着一个小厨房,小阳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

  程池,学长回家去了,让我住一个寒假。

  康慨,学长谁啊,哪个学长?我认识不?康慨心里其实是在想程池和学长之间有什么关系?密不密切。

  程池,就老妖,咱们学生会的。

  康慨,他呀。啥时候和他联系上的?

  程池,他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刚好我有需要,就住进来了。

  康慨,还真巧。啥时候能让我捡着这么大个便宜。

  程池,你那寝室就挺好的,不用搬出来。

  康慨,再好,也是我一个人住啊。

  程池喝着烫过的甜米酒,吃着鸡块,没有说话。

  康慨,你慢点喝,这酒入口好,但有后劲,这样喝你得醉。

  程池,你管我。

  康慨,我不管你,谁管你?

  程池,康慨,你就行行好,放过我成不成。我程池有什么好的,能让你康慨这样缠着不放?我何德何能?

  康慨,是,你程池身上没有一个优点。脾气大,脸又臭,人又土,房间还乱,不爱干净,没有上进心,还挑食,睡觉乱动,乱踢被子,烟瘾又大,浑身上下没有一个优点。可我康慨就是喜欢,我康慨就是喜欢上你了。不管你十年,二十年,一辈子,我都要缠着你,烧成灰我都要和你混在一起。

  程池,你这是病,得治。

  康慨,你就是我的那药啊。我只要和你在一起,人就特别的舒坦。我根本离不开你。

  程池,我们不会有结果的。你吃了就滚吧,我要睡觉了。

  程池再也吃不下任何东西,康慨走了,屋子里只剩下程池一个人。

  “哗哗”的淋浴声很久之后才消失。

  ……

  程池失眠了,他在想自己和康慨的未来。

  程池,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程池翻了身,找到舒适的位置,进入梦乡。

  凌晨十二点,程池的房间门开了。

  程池以为是家里进小偷了,摸着藏在枕头底下的瑞士军刀,躲到房间门后面。

  康慨,池子,你睡了没?呃,池子,我康慨,我进来啦。

  程池站在门后,手里揣着刀。

  康慨,呃,池子,你在这,吓我一大跳,这么冷的天,不在被窝里待着,杵这干嘛?呃,来,我康慨,有没有着凉?

  康慨不知道喝了多少的酒,走路一晃一晃的,身上散发着酒气。

  程池,你是怎么进来的?

  康慨,我,走进来的呗。池子,你醉了,呃,嘿嘿。

  程池,我说是怎么进的门?

  康慨,哦,容易,我十岁就会开锁了,你这破锁我用头发丝都能开。呃。

  康慨揪了几撮头发下来,想展示他的开锁给程池看。

  程池,你醉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康慨,我没醉,我还能喝十来瓶。池子,呃,你坐下来,陪我一起喝。说着便拉着程池坐在地上。

  XX市的冬天晚上的温度都是零下的,地面特别的冷,程池就穿着薄薄的一条裤子,屁股冷的要命。

  程池,我们坐床上,坐床上喝。

  康慨,你不许骗我,呃,坐床上,你要陪我再喝,呃。

  康慨一身结实的肌肉,一米八高的个,体重都快一百七十斤了。康慨又是喝醉了,体重全压下来,程池这两天的腰还酸痛这。硬是折腾许久才把康慨从地上弄到床上。

  康慨,池子,你为什么哭啊?

  程池刚才一动,头上有了些汗,流到脸颊上。

  程池,我没哭,是汗。

  康慨,池子,你骗人,你哭了。都怪我不好,是我的错,把你惹生气了,我该打,该打。池子,你别哭了,我都打我自己了。

  程池拉住康慨的手,不让他打自己。

  康慨钻进程池的怀里,池子,我知道我康慨不是人,你打我,骂我,我都不会有怨言,但是你千万不要不理我。我真的害怕,那天你不理我,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我真的很喜欢你,之前说你的缺点那些都是我瞎说的,其实我就喜欢这样的你。我真的好害怕,要是哪天我们两个再也见不着面。我,我真的很想你,我都快失心疯了,我的心要是能掏出来。我早就给你看了,池子,我的池子……

  康慨说了一堆的话,就哭了,哭的很伤心。

  康慨,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喜欢成这个样子。我白天想,夜里思念,看到任何与你有关的事情,要是好的,就会比任何人都开心,甚至超过自己的。只要与你有关的就控制不住,池子,我一点都不想你受到任何伤害,我想保护你,哪怕自己再苦,在累,也不能看到你受一点委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