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不期而以遇

第五章 我只是个陌生人(3)

不期而以遇 小果的柚子 2652 2017-10-13 00:54:31

  昏黄的路灯透过树叶间隙投射下斑驳的阴影。就像是刻意给此时面对面互相注视着的两个人划下的鸿沟,寸步难行。

  气氛一度压抑寂静。

  “你什么眼神,没看见挡路了吗?”略显尖酸嫌弃的话语袭来,文落轻才从震惊中回神,我直觉移动想要让路,却没意识到此时我和他们本就是各占一边,谁也没有挡着谁。

  我抱歉的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人,快速让开,却不经意瞥到他眉头一蹙,眼眸里闪过一抹不悦。

  见我让开道路之后,搀扶着他的美丽女人藕臂亲昵的揽住他的腰,有些吃力的带着他往我身边走。擦身而过时,我听见那个美丽女人还在关切地询问他是否还难受。

  我只是低着头,想快点离开。

  “文落轻。”

  冷漠有力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在此时寂静的夜里那么清晰,我心头一紧,脚步一顿。此情此景之下,我不可能装作听不见,但我还是选择默不作声地朝前走。

  “上大学的时候,你可比现在有礼貌多了。”他的声音里除了冷漠,还多了一份不悦,就像是在控诉我的不回头。

  我默默地转过身,在夜色下,我看不见他的神情,却能猜到也不会太好。我其实有很多话想对他说,但不知道为何,话到了嘴边还是收了回去。

  晚风吹过,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我只觉得好冷。我知道他还在等我的答案,他一贯知道我最受不得这种场面,到最后,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该从哪里说起。

  “好久不见……”是啊,只剩好久不见了。

  “简总您认识她?”美丽女人适时地打破了我和他之间的僵局,好看的眼眸细细地打量着我,带着一股审视的味道。

  他并没有回她,依旧用那冷漠的眼光看着我。

  我笑着问道:“这位是?”

  “我女朋友!”他快速反搂住美丽女人的纤腰,在美丽女人一脸的震惊中,吻了一下她精致的脸颊。随即嘴角上扬,带着一抹玩味,“我们刚约会回来”,语气慵懒,还带着炫耀。

  还是这么高傲不可一世——

  他搂着的美丽女人穿着超短紧身的小黑裙,小脸虽然精致,但太过的浓妆反倒显得突兀,一身风尘气息。他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富二代,又特别在乎面子,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对这种女人一般都是避之不及的,又怎么会真心当做女朋友对待。此时,我心里只剩下“装腔作势”这四个字,但我不能说出口。

  我会心一笑,由衷说道:“很漂亮。”

  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表情有一瞬间地吃惊,转而恢复冷漠。

  “老同学见面,去喝一杯?”

  “简总,你才喝了那么多酒……”美丽女人已经陷阱了女朋友的谎言里,倒真是开始担心起他的身体,染着艳丽指甲的玉手抚上他英挺的胸膛,不过,她略显敌意的眼神暴露了她此时的占有欲。

  他在等我的回答。

  “不用了,我在等人。”

  “男朋友?”他的语气轻佻,有些不满。

  他这分明是在挑衅,我不想说话。

  “你男朋友能忍受你那坏脾气吗?”见我不搭理,他的语气带着讽刺。

  “合作伙伴。”我其实不想回答这些与他无关的问题,但此时乔安沣还没有来,我要是离开,估计他也会追上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缠,我只能跟他说清楚。

  “你居然让一个合作伙伴送你回家?!”,他放开美丽女人,脚步一阵虚浮,险些站的不稳,但还是向我走近,“还说不是男朋友。”

  我不想去理会他的无理取闹。因为距离靠近,我闻到了他身上很重的酒气,微微别过头,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却不想他酒气上头,身形开始晃动,我自然地伸手想要稳住他就快站不稳的身躯,但我支撑不起他的体重,要不是美丽女人及时抓着他的胳膊,我和他此时已经倒在小区马路上了。

  他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美丽女人见此,眼神立即不悦,立马使劲想把他从我怀里拉回去,奈何他实在是太沉了,我怎么推也推不动,他就像是昏睡过去了一样。

  “简夏?简夏?……”

  “简总?……”

  我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有些欲哭无泪,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那里有个座椅,先把简总弄过去吧。”她看了我一眼,眼神开始和悦。

  “嗯。”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刚把简夏放到公共座椅上坐下,还来不及休息就接到了乔安沣询问我在哪里的电话,我简单地跟他描述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心里不得不感叹,他来得可真及时!

  我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坐着的两人,此时简夏正靠着美丽女人昏睡着,我看着他们,恍然大悟自己只是个局外人。

  我有些发愣,过了一会儿才说:“醒酒别给他喝蜂蜜水,他过敏。”

  美丽女人怪异地看了我一眼,停了几秒,“其实,你知道我不是简总的女朋友”,她疑惑地问,“你为什么不拆穿我们?”

  我笑笑,没说什么。拆不拆穿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他就跟齐淼一样,只是回忆里本以为散不去的纪念。

  最后,乔安沣接到我的时候,本想帮着美丽女人把简夏送回家,却不想她拒绝了我们,我和乔安沣也不想多插一脚,径自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我将车窗摇了下来,风吹了进来,能感知到的寒冷才能让我不陷进有关简夏的回忆里。

  简夏和齐淼不一样,至少文落轻是这样认为的。如果说对齐淼是抗拒又眷念,那么对简夏就是愧疚。

  “刚才的两个人你认识?”

  “嗯?”我转头望了一眼乔安沣,“你说什么?刚才没听清……”

  他轻笑一声,将车窗升起来,“没什么。”

  我不相信地望着他,乔安沣见此却笑出了声,“头发都被吹散了。”

  我朝着车窗看了一下,确实乱的不成样子了。我伸手将被风吹散的头发别到耳后,“就在小区门口停吧,我想走走,今晚吃多了。”

  “好。”

  他爽快地答应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乔安沣嘴角的笑意愈发深刻。

  “没什么,就觉得我们乔律师果然是和别人说的一样,长得好帅~”

  送走了乔安沣,我一个人独自走在来回了三年的小路上,哑然发觉乔安沣其实知道些什么,不然他也不会听了我的话就直接离开,什么也不问。

  我在想,如果说遇到齐淼,我觉得是上帝跟我开了一个玩笑,那么现在又遇到简夏是什么?惩罚吗?!

  大三那年,闺蜜秦雨然的脱单让文落轻开始感受到了孤单,有人说,孤单久了,就是一种病,因为习惯了,所以不觉得苦。但身边的人也不再时常陪着文落轻的时候,破天荒的,她想要谈一场恋爱。

  这个时候,简夏出现了,他很英俊,也很干净,文落轻只喜欢干净的男生,因为他们身上有股淡淡的肥皂的味道,闻起来很舒服。

  照理说以简夏条件这么好的男生足够有资本选择一个更好的女生,但简夏却选择了文落轻,大学时候的文落轻虽说不像小时候那么不好看,但也只能算得上是清秀,放在人群中,若不仔细看,根本就找不出来。她也问过简夏为什么,而后者也只说原因很简单,说她低头喂猫的样子很可爱。而文落轻很早就知道齐淼在大学已经有了新的女朋友,虽然刻意回避,但午夜梦回之时,她还是难受的想要流泪。选择简夏,文落轻也有私心,像简夏这种家世好,模样好的男生,不比齐淼差。她只是想将自己从齐淼的回忆里解脱出来,所以在与简夏短暂的三个月恋爱里,她其实并没有上心,也固执地觉得简夏选择自己也只是图个新鲜,所以两人因为一点小矛盾就分开的时候,文落轻反而觉得轻松了。秦雨然曾经问过她到底对简夏是什么感情?她说不上来,只说是愧疚,时间久了,文落轻真的觉得自己很亏欠简夏,所以当再次遇见简夏的时候,她的心里是想要补偿他的。

  只是,她觉得这种补偿未免显得太刻意,也许简夏根本就不需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