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黑逆鳞

第三十八章 白色勾玉

黑逆鳞 黑眼罗刹 2916 2017-11-15 03:29:07

  看到眼前这一幕,李嫣然已经开始捂着嘴流出了眼泪,都怪自己没用,不听老妈的话不说,还无缘无故的就这样波及到路人,完全不顾形象的开始失声痛哭。

  男子没想到眼前这个小鬼,看上去瘦弱无力,面对自己的攻势时居然丝毫不感到畏惧,但是眼看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了,怎么能甘心离去,马上又是一刀刺了过去。

  花若麟手上的肉已经开始翻起,流血不止,也顾不得疼痛,敏捷的闪避过去,不像刚才,这一次明显清醒很多,抬起脚就往男子的重要部位一脚过去,加上刚才被石头砸的脑袋,男子这下是再也没忍住,眼泪都留着来。

  看着男子难受的表情,花若麟知道奏效了,紧接着又往腹部又是一脚,男子已经丢掉了手里的跳刀,后退了两步,一只手捂住裆,一只手捂住肚子。

  花若麟乘胜追击,一拳打在男子鼻梁上,男子瞬间感觉眼前一黑,被击倒在地,自己做梦也想不到即然被一个小鬼坏了自己的好事,瞬间晕了过去。

  花若麟急忙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和陌生的女孩正在快步的往自己这边赶,手上的疼痛也难以掩饰,小心翼翼的把手提包交给了李嫣然,仔细的看了看被划到的手的伤势,看来只是伤到点皮肉,没什么大碍。

  母亲担忧看着儿子受伤的手,然后只见花若麟的额头冷汗直流,简直比自己受伤还要疼上千倍万倍。

  李嫣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大哭起来,“对不起,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把你害成这样,哇!”,花若麟被搞得一脸懵逼,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有女人在自己面前哭,拿着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唉,唉,你哭啥啊?大小姐,受伤的可是我,我都没哭,你怎么就先哭起来了,嘶,我去,好痛”。

  李嫣然被说的不好意思,从大声痛哭,变成了小声抽泣,嘴里支支吾吾的也听不清在说什么,花渊源也开始抽泣起来,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儿子,多希望受伤的是自己。

  “我说你们这是怎么了,不就是受了点皮外伤,搞得那么沉重干什么,赶紧先报警把这家伙抓起来,不能再放跑了,毕竟我也不能白挨这一刀吧?!”。

  两人赶紧收敛了悲伤的情绪,在一旁看热闹的路人,帮助他们报了警,因为看见歹徒已经被制服,所以才敢凑上前来观看,有几个好心的路人劝花渊源赶紧送自己的儿子去包扎伤口,晚了可能就要发炎了。

  折腾了半天,商场前一场意外算是结束了,三人匆忙来到附近的一处卫生院,简单的消毒处理完伤口,事情总算告一段落。

  从卫生院出来,这次花渊源先开口说话了,“小姑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个男人怎么会抢你的包啊,而且你怎么一个人就跑出来了,你的爸爸妈妈呢?”

  李嫣然渐渐平复了自己情绪,一五一十的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自己因为整天待在家里,都快闷死了,就决定偷偷从家里跑出来逛街,不料刚来到离商场不远处时,因为自己在低头看手机,突然后面有人拍了自己肩膀一下,正要回头看,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那名陌生男子就把自己手里的包给抢走,因为包里有很多重要的东西,只好不顾一切拼命的追赶那么男子,不然回到家可能后果不堪设想。

  “原来是这样,以后可要小心点,这社会上什么人都有,一个人出来多不安全啊!”,“知道了阿姨,谢谢您,还有……”,说道这里,李嫣然脸红的看着眼前这个为自己奋不顾身的男孩,简直是春心荡漾,难以掩盖。

  花渊源看了一眼李嫣然的表情,会心的一笑,花若麟则是不知所措的也看一眼动作极不自然的陌生女孩,满脸疑惑,也不知道母亲在笑什么,和这个女孩在脸红个什么劲。

  李嫣然努力回避花若麟的眼神,望向了他旁边的花若麟的母亲,惊叹的发现,原来眼前这个阿姨好美,刚才没有注意看,现在仔细一看,简直就是男人眼里的完美女性,不自然就来了一句,“阿姨,你好漂亮啊”,还一脸迷妹的表情,也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其他什么。

  花若麟错愕,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很自然的回了一句,“那当然了,我母亲是这这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也是最伟大的母亲”。

  花渊源看着眼前这两个小孩,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许胡说八道,在小姑娘面前,不要那没礼貌”,“哦,对不起”,花若麟也不知母亲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自己夸她怎么还夸错了不成?真搞不懂女人的想法。

  “那个,阿姨,为了感谢和报答你们,我请你们俩吃饭吧,今天要不是你们,估计我回家要被骂死”,李嫣然吞吞吐吐的说完了刚才的一番话,表现的很羞涩。

  母子二人对望了一眼,好像在眼神交流,李嫣然见他们都不说话,生怕他们拒绝自己的好意,马上又想开口说话,不料花渊源先开了口,“那好吧,就麻烦你了,小姑娘,现在回去做饭的话也来不及了,正好吃完饭,让我儿子送你回家吧,马上天黑了,再遇上坏人的话那可不得了”,这次花若麟没有再说话,也就是表示同样了。

  李嫣然见母子二人没有拒绝自己,顿时喜出望外,三人搭了一张出租车就往市区的一家有名的海鲜酒楼驶去,酒楼的老板娘看见李嫣然到来,马上热情招待,丝毫没有怠慢的意思。

  其实酒楼的老板和老板娘就是李嫣然的姑父姑母,受到李嫣然父亲李克桐的照顾,生意是异常的火爆,基本一到晚饭这个点,都是爆满的状态,今天难得自己的侄女有雅兴来到店里光顾,本来事先留给别人的包间都让给了李嫣然。

  再一看后面的两人,好像是母子,虽然都不认识,同样不敢怠慢,李嫣然带来的人,必定不是一般人,以最好的礼仪来接待三人。

  母子二人没想到会来这么高档的酒楼,本以为小女孩只是为了表达谢意,随便吃点也就糊弄了,但是即然搞得那么隆重,这一顿饭下来,至少也是1000多,抵得上他们一家人快半个月的伙食费了,简直不要太奢侈,早知道还是回家吃算了。

  “然然啊,你看你要过来怎么不事先通知姑妈一声呢!我好帮你提前配好菜”,“没事姑妈,我手机刚好出了点问题,拿去修了,你把菜单给他们看吧,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今天主要让他们点,我来付钱”,“嗨,什么钱不钱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既然是你的朋友,那就随便点,今天姑妈请客,要吃什么随意”。

  老板娘热情的和小女孩交谈着,搞得母子二人只能在一旁尴尬的陪笑,“阿姨,你们看吧,今天多亏了你们,要吃什么都行,不用拘束”,花渊源同样热情的回道:“嗯哈,还是你来吧,我们也不知道什么好吃,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今天还得多亏了这个傻小子”,边说边摸着花若麟的头让他也配合自己,不要只会傻呼呼的什么也不说,这样磨了半天,最后还是老板娘帮他们配了几个菜,就到厨房准备去了。

  李嫣然看到花若麟就不自觉的脸红起来,三人也没有更多的交流,只是花渊源时不时说上那么两句,花若麟只是拿着筷子自顾自的在自娱自乐,丝毫没有察觉李嫣然的表情,即使对方是个美人胚子,好像自己只是被强迫来的一样,话都懒得说一句。

  花渊源不经意间注意到了李嫣然脖子上佩戴的白色勾玉,面色突然凝重了几秒钟。

  为了不然两个小孩发现自己的不自然,她赶紧收敛了自己脸上的表情,然后眉开眼笑的说道:“唉,你这块玉好漂亮,是哪里买的啊,能借我看看吗?”。

  李嫣然看了看自己的脖间,发现花渊源说的正是自己佩戴的白色勾玉,才反应过来,“是吗阿姨,这好像是我出生以来就一直戴着的了,是父亲给我的”,话虽如此,还是从脖子里拿出来,借花渊源仔细端详,花渊源欣赏了片刻,露出来一个不经意的笑。

  果然就是,还有这种事,白色即然在这个小女孩身上,这难道是注定的,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呐,拿去吧,好漂亮的玉,你可要好好保管,不能弄丢了”,李嫣然接过勾玉,不明白花渊源这话的意思,只能礼貌的笑了笑,又戴回来自己脖子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