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黑逆鳞

第九十七章 大打出手

黑逆鳞 黑眼罗刹 2952 2018-02-15 05:09:38

  孔令苒的拳头结结实实、铿锵有力打的打在了花若麟的脸上,花若麟整个人后退了好几步,差点被打飞了起来。

  花若麟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敢直接这样大打出手,被击中了脸部以后,整个脑子都是一片混乱的,连视线都模糊不清。

  勉强站稳之后,摸了摸鼻子再擦去流出的鼻血,使劲摇了摇头,努力想让自己看清眼前。他看到了孔令苒面目狰狞且愤怒的看着自己,那无边框的眼镜后面,仿佛是一双看到一个和自己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的眼神……

  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这一幕,却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句话,他们有的人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像孔令珊和极个别想和学生会以及孔家扯上关系的人。有的是诧异,好像还没明白是为什么,这小子就被打了。还有的是很心疼这小子,却无可奈何只能看着的,比如罗诚、卢辉、张炎彭。连花若曦都差点失去以往的冷静,眉头紧皱着,双手也紧紧攥紧了。只有李嫣然低头不语,然后默默的站了起来。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震惊到了,只注意到了教室门口的情况,并没有注意李嫣然站了起来,也因为他是坐在最后一排的缘故。“住手”,她说的很小声,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

  “孔令苒!你……”,钟璃茉想说什么,却只能卡在喉咙里,无法言喻。她也不敢相信,这家伙竟然敢真的动手,即便是学生会也太过于猖狂了吧?光天化日之下,当着老师的面直接不分青红皂白的打自己的学生,这就是有钱有势的优越感吗?

  钟璃茉只能牙齿一紧,无可奈何的看着花若麟挨了这一下。

  花若麟站稳以后,擦完鼻血又吐了一口血痰,同样愤怒的看着眼前这个看似俊美,此时却暴戾无比的家伙……

  “哼!怎么样,花若麟?你似乎有点得意忘形了,还跟我说什么身为男人如果屈服于力量就毫无意义?那你也别忘了我说过的话,在这个学校里没有人可以反抗我,就算是被我看好的人也一样!”,孔令苒仿佛是给花若麟敲警钟,又好像是在显示自己的威严。

  花若麟从愤怒变成了不屑,那些想巴结讨好孔令苒的家伙看见花若麟没有吭声,还以为是花若麟真的被打傻打怕了,差点就要声援孔令苒,可顾忌到了钟璃茉的存在,只能心里暗喜而就此作罢。

  “说实话,刚才那一下确实不错,很痛!”,花若麟叹气之后道,孔令苒挑眉看着他,扶了一下眼镜冷笑一声道:“哼!哈哈,哈哈哈!不错不错,你这个家伙是至今为止,吃下我如此愤怒一击之后还能站得住的第一个,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哈哈哈!”。

  事到如今花若麟也不再顾忌什么校规和后果,掏出一根烟放在嘴里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喂!我说,好像两次都是你先动手的吧?我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人,但是,你……欺人太甚!”,花若麟再次怒火中烧的看着他,也露出了“杀父之仇”和“夺妻之恨”的眼神来。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家伙竟然敢当众抽烟,而且公开的顶撞学生会长,他是嫌自己活的时间太长了吧?

  孔令苒再次冷笑道:“欺人太甚?然后呢?你是下定决心要准备退学了吗?”,“是又怎么样?”花若麟不屑道。“哼!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当这是你家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花若麟无奈的叹气道:“唉!要是我家就好了,我妈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打我吧?”,然后又很装B的吸了一口烟。

  此话一出差点把所有人雷翻,几乎是所有人都再哈哈大笑,只有李嫣然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花若曦和钟璃茉也跟着无奈的叹气。

  这家伙也太不知措施了吧?完全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吗?孔令苒再次不悦的看着他,“小子,你好像只会耍嘴皮子嘛?你不光是冷师傅的儿子,还是我看上的男人,你以为你想滚蛋就能滚蛋吗?没有我的批准,谁也放不走你!”。

  此时此刻连钟璃茉都想劝他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有时候服软也是一种生存技巧,可是看到花若麟,就让她想起了刚才他说的那些让自己痛彻心扉的话来,她突然又不想开口了……

  花若麟叹气道:“唉!说实话你身边除了一些崇拜者之外,应该没有什么可以交心的朋友了吧?”,孔令苒听完冷笑,“朋友?可以交心的?这种你都不需要的东西,我又有何用?你刚刚不是说你向来不交朋友吗?我也不需要那种东西,权势就能代表一切”,然后右手又成爪状,高傲的看着花若麟。

  面对孔令苒的一番打脸,几乎又是所有人都等着看花若麟的笑话,虽然也有觉得孔令苒很高傲的,但是心里却很赞同“权势就能代表一切!”。

  花若麟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谁跟你说的我不需要?你不需要不代表别人也不需要,我刚刚确实是说了我不交朋友,我本来以为你应该能明白什么意思,可惜你却愚昧无知到如此地步,简直让人觉得可笑!”。

  孔令苒又一次感觉自己被耍了,眉头一皱不悦的看着他,“你到底什么意思?”,花若麟苦笑道:“什么意思?两个男人说话非要说的那么明白吗?等下伤到了你的自尊,说不定又要恼羞成怒了。”,“哼!这次可以先放过你,你最好把话说清楚!我倒要看看我有什么可笑的?”。

  “你确实很可笑,我的意思就是说我不和力量交朋友,而且我也说过了我不加入你的原因,因为我不喜欢惹事,我只想安稳的念完这三年而已,可惜总是事与愿违,这下明白了吗?”,“如果还不明白的话,我就再直接一点,力量这东西确实让人难以抗拒,但在我看来力量是用来保护别人的,而不是用来伤害别人的,我对于力量只是渴望,但从来不会奢望,更不会屈服,这下还有什么问题吗?”,花若麟说完以后还无所谓的耸肩摆了一下手,表示一下对孔令苒无知的讥讽。

  孔令苒又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看着这小子,这一次二话没说直接上去就是一脚踹在花若麟腹部,花若麟难受的把胃液都喷了出来,意志力支撑着他没有马上人仰马翻的坐在地上。

  令他没想到的是孔令苒紧接着又是一个勾拳朝着花若麟的下巴过来,这一次整个人都被击飞了,整个人趴在了教室门外的草坪上一动不动……

  这一下所有人都笑不出来了,他们终于意识到了学生会的可怕之处,都是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一幕,钟璃茉也是眼角和嘴角在不停的“抽搐”着,神情极端不自然的看着花若麟。

  “够了,孔令苒,你不要太过分”,最终钟璃茉还是没有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大声呵斥道。孔令苒却只是扶了一下眼镜不紧不慢的道:“钟老师,你有什么意见吗?”,“你……!”,钟璃茉也只能语塞,上下牙齿在打颤,闭上眼睛转过了头,不再去看花若麟。

  “你这混蛋……竟然敢伤害小麟子?”,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望向了站在最后排的李嫣然,只见她双眼仿佛被一层白色的气息包裹了起来,浑身也散发出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气质,胸前的白色勾玉也闪烁着淡淡微弱的光芒。

  所有人都被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给镇住了,除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花若麟……

  当白色的气息从李嫣然的眼睛蔓延至全身的时候,整个教室里的人皆是冷汗直流,瑟瑟发抖的看着她的异变。

  李嫣然正打算操控着白色气息向孔令苒袭去时,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住手嫣然!”,这个声音是在脑海里浮现的,“阿芙洛狄忒?”,李嫣然诧异道。“没错,是我,你现在不可以用罪玉的力量攻击人类,不然一定会铸成大错的。”,这一下李嫣然算是冷静了下来,“可……可是,他伤害了小麟子,我……我不能袖手旁观吧?”,阿芙罗狄忒嫣然一笑道:“他不会有事的,你别忘了我和你说过的话,如果情绪失控说不定就会被反噬掉的,而且你也别忘了,他可是黑玉的拥有者,一般人类伤害不了他,你放心好了”,“那……那好吧,我听你的”。阿芙罗狄忒在李嫣然的脑海中满意的笑了笑之后又消失不见了。

  正当所有人看着李嫣然身上的白色气息消失殆尽时,却没有人注意到花若麟已经悄悄的爬了起来,而且面部表情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变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