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如果世界忘了你

第三篇:火锅,烧烤

如果世界忘了你 笛独婳 2100 2017-10-13 09:32:51

  禄监苍早上三四点钟才回家,到书房里眯了一会儿,七点多钟的时候又见他换了一身运动服跑出去。

  这时,街上的小贩也不亦乐乎地在自家摊位上忙活着,瞬时,大街小巷都传遍了他们朴素而又平实的声音,“苹果,苹果,卖苹果喽,十块钱三斤,十块钱三斤。”“包子馒头,豆浆油条,包你吃饱。”

  渐渐地,一些主妇们赶到这来挑菜。

  禄监苍也踩着点,大口喘着粗气儿回来了。

  依旧是昨天那张桌子,可吃饭的情景却变了,父子俩隔得老远,一人一碗粥,一根油条,一杯温牛奶。。禄监苍向来只吃猪肉粥,禄陌镡最喜欢吃瘦肉粥。

  “我吃完了,”禄陌镡推开凳子,拿起书包准备走。“今天,”禄陌镡眼中银光波动,但因为他的下一句话又熄灭了,“钱还够吗。”禄监苍停顿了一会,说。

  淡淡地“嗯”了一声,他径直向门口走去,本该是温馨的早饭,却因为两个人的互不相视而不欢而散。

  有这么两类人,第一类人,和兄弟的关系比和爹妈的关系好;第二类人,和爹妈的关系比和任何人的关系好。

  禄陌镡则属于第三类,他和他爸妈的关系比和一个陌生人的关系都要不好。

  人和人,是不是越亲就越不亲近。

  “谁有刀?我要杀了他!”

  扑哧扑哧,一群鸟一个个都像逃命似的飞向天空,“快飞快飞,地球上的人类不正常,我们去火星,去找都敏俊。”

  “嘎,嘎,嘎——”

  翁照韩看着禄陌镡的样子,边拍大腿边狂笑,嘴巴咧得超宽超宽。

  打扫卫生后,翁照韩硬是要禄陌镡陪他一起去倒垃圾。

  禄陌镡很不耐烦地走在前面,翁照韩一只手包着纸提着垃圾桶,看到过往的女生都在看着他,他就作死地要甩垃圾桶,装酷,自恋病又犯了,他甩垃圾桶的力度更大了,俗话说,喜极生悲,垃圾桶里的垃圾被甩了出去,刚刚好,不偏不倚的,华丽的现身在了禄陌镡的衣服上。

  随之,臭味如预兆般卷席而来,蔓延至禄陌镡的每一个嗅觉细胞。

  禄陌镡立即反弹过来,在原地跳来跳去,把身上的垃圾抖掉。

  翁照韩的反应先是僵住没动,然后再是哈哈大笑。

  接下来就是刚开始的那个场面了。

  此时的禄陌镡就像一个死亡之神,脸色黑到连站在大太阳底下都看不到。

  柔曦和言毓灵从老远就看到翁照韩在笑,笑得还很夸张。

  “毓灵,这让我想起了一道有关生物的题目。”

  言毓灵看着翁照韩,努力地回想,却怎么也想不起了,她好奇地问:“什么?”

  柔曦不紧不慢的说:“有人因狂笑过猛导致下颚骨突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完,她们很有默契地一起捧腹大笑。

  看翁照韩笑得那么肆无忌惮,禄陌镡一下子火拱,他气哄哄地指着翁照韩说:“下次我要是还信你的话,陪你来倒这个什么东西,我就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放心吧,不会有下次了。”翁照韩努力憋住笑说。

  “呀西!”

  “哈哈哈哈!”

  “诶诶诶,别走呀!陪我把垃圾扫了!”

  “把书上今天交的部分的所有习题做在课堂作业本上,下完第三节课交。”

  “下课!”

  “起立!”

  “老师再见!”

  ……老师不要再见了。

  “听说鹿晗公布和关晓彤在一起的消息之后就有人割腕,跳楼,自杀。”

  “嗯那。”

  刘老师刚一走,班上就有人围在一团讨论娱乐圈里的那些事儿。

  在她们讨论之际,罗乐出了教室门,向着小卖部走去,边走边掏出钱包,神情有些忧伤。

  柔曦坐在位置上已经很久了,还是没有想出来最后一道题,看见言毓灵在背语文,就拿着课本朝着她走去。

  “毓灵,这道题我不会,你教我呗。”

  言毓灵瞅了眼柔曦的作业本,看着上面凌乱的计算过程,重重的“诶”了声后,说:“这道题是这样的……”

  解题解到一半的时候,罗乐就抱着好大一袋薯片坐在了言毓灵旁边。

  “乐乐,你今天怎么卖这么多薯片?”言毓灵扭头问罗乐。

  罗乐拿出了两袋,“啪”砸在言毓灵的桌上,又给自己打开了一袋,说:“我要割腕。”

  “割吧。”柔曦把薯片喂进了嘴里。

  罗乐沉默了片刻,又说:“为了鹿晗,我忍了。”然后,大口大口地吃着零食。

  随着嘴里的东西越来越多,罗乐的双下巴越来越明显。肚子上的肉拖着整个身体往下坠,她每动一下,就感觉身上的肉都在跟着上下摇摆,肥胖,是伴随了罗乐十多年的困扰。

  “就你?还割腕?”来了一位女生。

  “你看看我。薯片没用,要用刀!”女生撸起袖子,露出手来。

  罗乐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呆呆地看着欧阳因鸣的手,一旁的言毓灵和柔曦也没发出任何声音。

  袖子捥在手肘的位置,前半部分手是没有的,剩下的只是胳膊肘以上的部分,一长一短的两双手自然地放在身体两侧,看起来很不协调,尤其是欧阳因鸣脸上如春日般灿烈的笑容,这样一个女孩,看了让人心痛。

  虽然知道她的身体是不完整的,但没有人看到过,今天看到,不免思绪万千。

  对她,是敬佩;对生命,是敬畏。

  三个人不约而同地上前抱住欧阳因鸣,眼睛渐渐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了。

  “罗乐,你太胖了。”

  “哈哈!”

  有时,一个拥抱能化解一层误会;一个拥抱能传递一种感情;一个拥抱能安慰一个心灵。

  “诶呀,终于放学了!”柔曦在整理着书包。

  “走吧!”

  “柔曦!”

  正走在路上,柔曦就听见了后面有人叫她名字,声音是陌生的。

  她向后看,一张脱俗的脸就呈现在面前。

  颚,爆米花。

  诶,不对,旁边……是?翁照韩。

  而且,刚刚貌似好像是翁照韩喊她。

  “你说过你要请我吃饭的!”某人很不要脸地走到柔曦面前,说。

  柔曦看了一眼禄陌镡,很困难地开口说:“你想吃什么?”

  翁照韩不假思索地从嘴里蹦出了这几个字,火锅,烧烤。

  柔曦感觉头上有一串黑线往下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