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又见秋枫飘落

第四十八章 秋储冬存

又见秋枫飘落 微微凉之秋 2720 2017-10-13 00:11:45

  近段时日苗杰和韩彤两人打得火热,我由衷地为他们高兴,失之东隅得之桑榆,苗杰在爱情滋润下很快走出了错案带来的困境和烦燥,拿韩彤的话说她是“通过挫折看清了他人格中的善良和勇敢。”

  有错就改善莫大焉,岂止是他,我这多年的朋友也对苗杰的担当和骨气刮目相看。

  我和陈畔也情投义合愈走愈近,我第二次去她家是在晚上,恰逢她爸喝醉酒,慷慨激昂挥斥方遒大诉革命传统。陈畔给他沏杯茶我俩坐着相视一笑,聆听老人家教诲。

  陈连军大手一挥:“想当年我在连队,哪个当兵的不是先敬礼再说话,我布置任务全场雅雀无声,军令如山倒那真是不折不扣,完不成任务一点情面都不讲,哪象现在地方,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经全让这些和尚给念歪了,真是没有一点规距啦……”

  “可别再吹你们部队啦爸,我听耳朵都起茧了,就你们部队好,不还是有贪污腐败吗?国家的军费都被首长们买高级轿车了,提个干升个职都明码标价,我看你也就喜欢连队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感觉吧!”陈畔有意拿他取笑。

  “我看就应该这样!你不见镇政府那个杨大军,不学无术,就知道混吃混喝,正经事什么都不干每天变着法儿请书记镇长喝酒挥霍,环保上的事本该他管,这下可好正点儿就找不到他人,我这个当副职的成大拿了!”陈连军牢骚满腹借酒消愁呢。

  我忙笑着说那个杨大军是我堂哥。陈连军“哦”地一怔,问这么说杨敬仁是你叔叔了?我说他是我大伯父,还以为田田都给你提到过呢。陈畔笑说我哪有知道啊,瞧你爸!当人家亲戚面说坏话多不好呀,嘻嘻!

  这老爷子微微一笑道,据说杨敬仁在村里也很霸道呢,说一不二,要不是早些年创办企业立了功,兴许就被选下台了。

  换作谁都一样,我说,村干部驾驭局势靠的是威信,老百姓其实眼睛雪亮着,大家都一穷二白便相安无事,乱就乱在这先富后富共同富裕上,不患贫富就患不均,有时候家长作风倒真比法律制度管用,我大伯也是当兵在部队养成这霸道作风的。

  “你个死老头子,又喝多了在那里瞎吹牛!”这时章招娣从厨房出来,冲陈连军嚷嚷道:“还不敢快去睡,别又在那里闹笑话!”陈连军闻听站起身笑道:“我这一喝酒就被你妈限制人身自由了,夫人命令不敢不听,你们玩儿吧我休息去啦。”

  我和陈畔见他摇摇晃晃忙上前搀扶送到卧室,陈连军躺下便鼾声四起睡着了。我俩为他盖好被子,相视一笑,准备离开,陈畔想起了什么,作了个“嘘”的手势,示意我跟她到另一个房间,我只小声笑道你跟做贼似的搞什么把戏啊。她诡秘一笑道:“跟我来!让你看件宝贝。”

  只见她从衣柜中抽出一只上了锁的盒子,装饰考究却不华丽,淡紫色木纹包装显得典雅厚重。陈畔在衣柜里又摸索一阵,变魔法似的找到了钥匙,她小心翼翼打开锁掀开盒盖,一幅精美的石刻艺术映入我的眼帘。

  “哦!这就是你说的传家宝吧!是够贵重的哈。”我边轻轻爱抚边赞叹。

  “怎么样不骗你吧,我家的镇宅之宝让你开开眼界,够可以的吧!”她得意的笑道。

  我小心把石头取出捧在手上仔细观察,杨柳拂堤春风醉人,湖水荡漾如烟如梦,刀工细腻线条柔美,是一件上乘的石刻佳作。落款的篆书夸张有趣,显示作者不拘一格的气度和手笔,我仔细揣摩半天方辩得似乎是个“程”字,于是说这会不会是出自程明威之手呢?

  陈畔笑我不懂装懂,说你认不得就算了别硬充文人雅士,程明威的东西怎么会到我家来。说着把石头放回收好,叹口气道什么时候我的石刻水平能达到这程度就好了。

  我鼓励道你天资聪颖又有兴趣只要刻苦努力更胜一筹也未可知哟。

  你就会说好听的,看来这辈子没指望喽,她摇头笑道。

  我们来到客厅,章招娣在电脑前玩游戏正起劲,我说看不出来阿姨对游戏挺着迷。那是!陈畔道我妈是酷玩一族,新新人类,跟我爸简直就不是一辈人。

  去!胡说什么呐?她妈扭头笑道。

  说你年轻呢。

  再年轻也是你妈!

  这时我手机响了,苗杰告诉我发现叶玲玲的踪迹了,让我第二天去警局见他!

  第二天一大早我驱车赶往刑警队,苗杰告诉我昨天刚出差回来,这个小丽果然曾前往探视过王启。

  “刚开始这个王启还不承认,我们调取了会见记录和监控录相,他无话可说了,就问他为什么不讲实话,王启说这是小丽的意思,她说如果还想见到她就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苗杰继续说道:“我们意识到其中定有隐情,可王启就是不愿透露她的消息。于是我故意拿话激他说,我们是为一个叫郭栋的人而来,你可能知道这个郭栋和她关系不一般,而且我可以肯定告诉你小丽沾染上毒品也是因为他,如果你再犹豫小丽就可能有性命危险!”

  这下王启沉不住气了,咬牙切齿大骂郭栋不是人,发誓出狱后要找他算帐。我说我可以帮你这个忙,只要你跟我们说实话,配合我们整出点东西来。

  王启就回忆说:“小丽告诉我,郭栋喜欢搞处女,这下搞死了人,而且是她介绍的。别的她不愿多说,我猜测是小丽把别的女孩用白粉作引诱介绍给郭栋玩,郭栋把女孩害了。”我说你分析得有道理,这下你立功了,等案子破获我们会报请监狱给你减刑。

  这件线索非同小可,苗杰说他一回来就跟李队长通报情况并迅速汇报领导,局里认为毕竟王启的话是传来证据,不能依此抓捕郭栋,但对叶玲玲进行通揖没有问题。不过担心郭栋已然警觉,明令通揖很有可能导致他通风报信甚直灭口毁证,为了不打草惊蛇局里决定兵分多路秘密抓捕叶玲玲,下一个监狱会见日是个机会,如果到时候还抓不到叶玲玲只好网上通揖明令协查了。末了苗杰告诉我,叫你过来说这些其实是违反办案保密原则的,但我相信你!

  苗杰的话令我振奋和感动,但我知道他让我来不仅仅为了这些,于是说谢谢你的信任,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只管讲。

  他深思片刻道,你那寻哥杨雄也在四下打探小丽的消息,我们的线人提供情报说他甚直去了小丽老家,我们担心他茂然行动会打乱我们的侦捕计划,但又不能跟他讲太多,只有你去说最合适,既要保密又要管好他。我们对不起老寻,他的心情谁都理解……

  你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打断苗杰说老寻的脾气我了解,我是他保证人这是我份内之事,我这就去找他!

  ……

  我在一家咖啡店约见了老寻,苦口婆心讲了半天,他才勉强答应不再自己去调查取证,嘟囔说道,当初抓我时不也没什么证据?我就不信这郭栋比我还耐扛!

  我呵呵笑道,福尔摩斯也不是好当的,侦破案件如若不按法定程序和规律办,谁都可能成为被冤枉的对象,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应该有切身体会。

  老寻不再坚持,我便说有空上山玩吧,虎头在羊角谷大显身手,说简直挖出个金山出来了,我到现在一次也没去过呢,瞅个日子咱俩上去一趟,你也好散散心,别整天想个案件给搞抑郁了。

  老寻淡然一笑道我不想不行啊,案子不破我一辈子良心不安呐!虎头请个方丈大师在宾馆住着,准备过几天去矿上看风水,这几天我一直都陪着他,领悟了不少东西,我还没有达到六根清静的境界,自己业报终需自己去归还,是我这辈子欠小兰的……

  我沉默不再言语,因苗杰有言在先我不便向老寻透露有关案情,惟有暗自钦佩他的情深义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