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又见秋枫飘落

第五十章 宁静淡泊(结局)

又见秋枫飘落 微微凉之秋 3074 2017-10-13 00:39:31

  沉闷的尴尬气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看着陈畔僵在那里通红通红的脸,我也手足无措,廉嫂还要进一步解释,我回过神来拉着陈畔就往外走:“这里闷得慌我们出去透透气……”

  我拉着她出了屋子直奔林子走去,她默不作声跟在后边,末了停下看着我,喃喃象是呓语:“看来她说的是真的……”

  我点点头,抚摸着她的头发,轻声道:“是很让人意外,你也别想那么多,父辈人有他们自己的情感,感谢你母亲把她的温柔善良遗传给了你。”

  她扑在我肩头:“怎么会是这样?象是做梦,我心里乱的很,他们的事我爸也不知道,可怜的老头儿,我们都不要告诉他了吧,为妈妈保守这个秘密!我的天哪,这真是情何以勘!你说呀,我这才叫情何以勘,我妈妈感情隐藏的那么那么深,真是委曲她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爸妈的结合是上天注定,要不然我上哪儿找你这样漂亮的女朋友?”我戏谑道,边说边想郑小萱的事,考虑是不是要告诉她。

  “去你的!人家正难受呢你严肃点!”她嘴一噘,竟扑哧笑出来。

  正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一看正是郑小萱!我侧过脸背着陈畔接通了电话,那头异常安静,几秒无声音,我连“喂”几声听见她开口说话了,语气平静而轻缓与之前的她判若两人:“杨凡,我想好了,不要这个孩子,现在我就在手术室里……”

  “什么?那、那他知道吗?就你一个人?”我对小萱的决定感到突然,一丝悲凉掠过心头,程明威如今处在风雨飘摇的人生关口,如若有知该是怎样的一种悲切。

  郑小萱吸了一下鼻子,应该是在抽泣:“是的,就我一个人,我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你是对的,谁都要先爱自己。有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他了,我不想我的孩子一出生就和别人不一样……谢谢你的关心,我挂了。”

  “你要好好保重,我回去看你……”我默默挂了电话,心情异常复杂。陈畔问我是谁,我说是小萱,她生病了在医院。我不知道该怎样给她说小萱的事,内心无比纠结。

  所幸陈畔并不多问,只说下山我们一起去看望她,然后就是沉默,她静静地伏在我肩上极目远眺。人生有太多的意想不到,我们在无数变故中学会了要先爱自己,我想起小说中一句话:“青春是一场无知的奔忙,总会留下颠沛流离的伤,我多么希望明天灿烂的太阳,把我腐败的梦想灼伤……”

  ……

  “救人了!八号坑塌方啦!”远处传来呼救声。

  “快快!塌方了!”

  “快救人!”四面八方传来呼号声,几顶帐蓬里同时冲出三三两两的人,朝山坡上跑去。廉嫂腆着肥胖的肚子一步一个个踉跄,边跑边喊:“富团!富团!谁见我家富团了?我的老天爷呀……”

  我见状顾不得多想,拉住陈畔跟着人们也向坑口跑去。八号坑道距离有五六百米,位于一块梯形斜坡的上端,四周大树参天,碎石遍地,被炸开的几块大石头旁边横七竖八停放几辆工程车。我们赶到时人群已将出口围个水泄不通。

  “快快,快让开!”

  “让路、快让路!”

  随着里层喊叫人群纷纷闪开,洞里跑出十几个满身血污的矿工,有的被搀扶着拖着出来,有的被背着,显然受了伤。人们忙接应过来七手八脚把伤者平放到平坦的位置,有个人已经奄奄一息,头顶汩汩流血不止,呼叫哭喊乱作一团

  ……

  “虎头呢?虎头呢?”我朝人群大叫。

  “在洞里头呢!还有二十六七个人,都被埋住啦!我的妈呀……”

  “快、快!进去救人!”

  “不能进!不能进!正在塌着!进去就出不来啦!”

  “那快报警!打120,快!”

  四面坑道的人群陆续赶来,黑压压一片嚎叫的哭喊的吆喝的叫嚷的混乱不勘。

  有几位跑出洞的矿工被围在一起诉说当时情形:

  “这洞里有东西!不干净的东西!”

  “金光闪闪的透过墙壁,就是找不到亮从哪儿来!”

  “好象是什么动物!眼看裂缝就打开了,头顶一片片石头往下落,我说有危险,虎头红了眼,就是不让停!”

  “我在最外头只听虎头叫声不好快跑!轰隆一下就不见人啦!”……

  “团富回来了!”不知谁在喊,顺声音望去,只见一位彪形大汉气喘吁吁从下方飞奔过来,还未到近前,廉嫂已迎跑过去抱住他放声大哭:“你怎么才来呀!我还以为你埋在底下,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啦!你要是走了我们娘仨可怎么过呀……”团富一把推开她,伸袖子抹抹额头的汗叫道:“哭个屁我这不是好好的?还不快救人!”

  “下不去了!口被堵死啦,还在塌方!”有人应声道。

  “那几个病号呢?二毛他们呢?”富团问。

  “送下山了,小孬臭蛋领着下的!”

  “快给小孬打电话别绕东山了,直接上市里大医院!送去的那几个全身都烂了,现在病因都没查出来,恐怕没得救啦!”

  摩羯洞!我突然意识到什么,“这应该就是摩羯洞!这是摩羯洞!”我朝陈畔大喊:“我奶奶就是误入进去,全身糜烂去世的!”

  “啊?原来是这儿!果真有鬼怪吗?”陈畔惊慌问。

  “是不是有蝎子,是不是他们中蝎毒了?”人群中有人知道这个神秘传说。

  “肯定是挖山触动神灵了!”

  “老方丈就是说这里万万动不得的!虎头偏不听……”人们七嘴八舌议论着,恐怖诡异气氛迅速弥漫开来。

  ……

  “警察来了!大批武警正上这儿来!”山下传来消息。

  这时我感到手机震动,打开一看是老寻!他给我发一条短信,写着:“我约郭栋去林厂小木屋交易毒品去了,这事是他干的,我必须给小兰一个交待,不能再等了!我一定会抓住他的罪证,一旦我发生不幸,这条短信至少也是一项证据,不要放过他!既然法律不能制裁他,我就用我的方式了结吧!”

  我看罢鄂然!失声叫道:“不好!”迅速拔电话给老寻却已关机!我忙打给苗杰无人接听。

  “快!往小木屋去!老寻要闯祸!”我拉着陈畔就往山下跑。沿途到处是警察和附近村民,羊角谷从来没有今天这样热闹过,救护人员正一批批赶往山上,停车坪附近警笛声响作一片。

  到了山脚下也是遍地人群,几辆消防车呼啸而过,我看见前来处理事故的县委领导们,也看见了郑副县长,可怜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此刻正在医院饱受噬血之苦。我想。

  一队队的消防官兵向西方向开赴过去,陈畔不禁疑问:“怎么不从这条路走?往羊角谷这儿最近!”她向路旁边一位警察指着提醒道。

  “林厂着火了!观测站附近有火灾!”警察告诉我们。

  “啊?!那不是小木屋吗?”我大惊!“快走!老寻在山上!”

  我和陈畔飞奔着到车边,跟着消防车方向就往西山急驰,不到五分钟就望见山头滚滚浓烟,整片山林被火海吞没……到了岔口处军警和消防官兵把我们堵在哨卡外禁止前行,我拔打苗杰电话仍无人接听。整座阿秋山末日来临般沸腾了!

  ……

  一个星期后……

  我和陈畔来医院看望郑小萱,苗杰和韩彤也来了,病房里静静的,轻轻的,我们小声说笑着。铅华洗尽温馨如故,每个人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容,一切尘埃落定,历历往事仿佛大梦一场恍若隔世。

  陈畔已然从母亲那里得到被证实了的消息,昔日尘缘故事如今已随风飘逝。程明威指使他人纵火,妄图借助大火籍以掩盖销毁被私欲侵吞的林木,他已经因放火罪和贪污、挪用公款被检察院刑事拘留。一同被刑拘的还有刘金贵,重大责任事故,二十七条人命;滥用职权,十二条人命。

  摩羯洞里开采出的是放射性矿物质,我奶奶当年也是遭受福射而亡故的,如此,我想爷爷在天之灵如若有知,也该暝目了吧。

  杨虎头利令智昏,最终人为财亡,小雷虽幸免遇难也因非法拘禁和非法采矿再次被逮捕……回想起虎头的生前种种,可叹之际我也曾伤心落泪,逝者逝已,生者长忆,两相心安,可非容易!……

  大家都不愿提及刚刚过去的故事,彼此心照不宣,一切真相大白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唯有林厂火灾案件中死亡一人,案情扑朔迷离、令人费解。死者叫郭栋。苗杰呈上去的公安调查结论称,谁也不知道那天他为何会到小木屋那里去,继而恰巧赶上突如其来的火灾,葬身火海死于非命。最后定性为意外事件,所有线索随着大火付之一炬灰飞烟灭……

  而我的好友老寻先生从此却杳无音信下落不明……

  人有说,他跟一位老方丈下山云游去了,剃度皈依四海为家……

  陈畔问我是不是真的,我说不知道。

  我想是真的。

  (完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