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戏如人生叹浮世

一时错位,一世思红【谭羽皓】

戏如人生叹浮世 漪妲 3196 2018-01-13 07:16:01

  最初跟佩红产生交集,是因为芷涵请我帮她的忙,为佩红的图书馆拾遗事件“洗冤”。那天,我好不容易搞定了吴静,来到图书馆门口,见到佩红时,我原以为,这个因家世贫穷而遭受冤屈的姑娘应该像个委屈的“小媳妇”,惶惶不知所措,为我大义凛然的“拯救”心存感激。谁知道一切和我想的孑然相反,她竟然在短短时间内,通过自己一人之力锁定了“嫌疑人”,而且对于我们已经妥善处置的方式提出异议,和我据理力争。说实话,那天佩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貌不惊人,可是思维犀利、行动坚定,与我记忆里的那个影子似乎重叠得刚刚好。

  那时候,我原本以为,我已经忘却了那段往事,忘记了那个同样身世凄惨,同样脆弱与坚强并存,同样执拗的姑娘。我最初对她不屑一顾,和我那些肤浅的同学一样,把她当作一粒小小的不起眼的尘埃,直到那根白绫将她带到了天国,也将她的过去,她的情感,她的无奈与怨诉带到了我的面前,我才知道,原来她有着那么丰富的内心世界与情感。我沉浸在自责与愧疚感中无力自拔,在这种扭曲的情感中,似乎还衍生出了对一个已逝之人的由怜生爱,我经常都会想象,如果自己接受了她的感情,回应了她的感情,就可以保护她不受伤害,她现在还可以好好地活在世界上,还可以腼腆地对我笑。这件事困扰了我太久,一直到进入大学,来到陌生的环境,我强迫自己参与那些社交活动,强迫自己坚强,强迫自己走出回忆的困局,来到现实的阳光下与人接触、交往。我似乎在渐渐康复,似乎又恢复了强大的社交能力,似乎又可以过着正常人的生活。但是我无法接受任何女孩的示好,我忘不了她,似乎和任何别的女人在一起,都是对她的背叛,我能够想象她在天国,皱着眉头,将要落泪的委屈表情。因为这样的表情我曾经见过太多次。

  直到芷涵出现,有趣、有才、美丽、活泼的芷涵,像是乐弈的灵魂一般,让我从最初只是把社交当作一剂药,转成真正地愿意组织活动,和他们一起游戏玩闹。不过,芷涵拒绝了我,但我也毫无感觉,她本来就美好得像是女神,拒绝也是意料之中,不能亵玩,远观也好。

  佩红的出现,打破了一切平衡,和对待芷涵不一样,芷涵拒绝也便拒绝了,我根本不想挣扎,但佩红与廖玫的重叠,让我发自内心地渴望去了解她的一切,走进她的生活,保护她不受伤害,仿佛通过这样的方式,可以弥补我内心永远缺失的那一片拼图。

  运动场上,佩红为了奖学金跑步昏倒,这一幕,和高中的情节重叠得让我惊诧,廖玫也曾经为了奖学金干过这样的蠢事,当时还有很多同学嘲笑她要钱不要命,是个乡下来的土冒。我觉得这仿佛是上天给我的另一次机会,就像是廖玫的灵魂,转世到了这个名为夏佩红的女孩身上,让我可以去珍惜她,保护她。

  于是,我开始想尽一切办法追求佩红,可是她与当初廖玫对我的情根深种截然不同,她一次次地拒绝我,一次次地抗拒我的接近,直到舞会那天,她宁可花了一整天的时间解开那个数独,也不愿意出门来见我一面。那天我感觉到伤心欲绝,认为这是上天给我的惩罚,当初我对廖玫不屑一顾,如今自己也惨遭佩红的视若无睹。我喝醉了,在舞会上邀请芷涵跳舞,伤心得难以言喻,很害怕又一次与所爱的女孩失之交臂,再无交集。

  我想了很多,酝酿了很久,最终还是不愿放弃,于是又回到了佩红打工的咖啡馆,这次,我似乎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热情慢慢打开了她冰封的心,佩红渐渐向我敞开心扉。

  我和佩红的感情之路走得很艰苦,佩红是个防备心很重的女孩,她和廖玫一样,在心底有着非常顽固的自卑,认为自己低人一等,认为自己配不上好的生活,配不上我,也很好奇我为什么会想要和如此平凡的她在一起。我当然不能告诉她廖玫的往事,但是一直很有耐心地去尝试着一点点打开她紧锁的内心,一步步去温暖她的冰冷。

  皇天不负有心人,最终,佩红被我打动了,我为她营造了一个温暖的小家,我们住在一起,同进同出,我把她捧在手心,让这个吃了一辈子苦的女孩拥有了从未体验过的幸福,每每看到她幸福的微笑,我也觉得心中很温暖。

  随着跟佩红的了解深入,我才知道,她和廖玫虽然很相似,但也不一样,她俩都出身贫寒、独立自强、奋发向上,也都自卑、敏感,但是比起廖玫面对困境时的一蹶不振和逃避躲闪,佩红要显得坚强许多,她遭遇了那么多磨难和不幸,可是依然为了一个美好的未来一路跋涉,内心强大到我自叹不如。我发觉,我也许真的爱上了这样的佩红,而不仅仅把她当作廖玫的一个投影。

  毕业后我选择了创业,是因为我深知一旦我家人知道了佩红的存在,一定会反对我们在一起,他们会很容易看到佩红和廖玫的相似之处,认为我会陷入过去的阴影不可自拔。于是,我想在他们认识佩红之前,就做出一番事业,能够有养活我和佩红的资本,佩红已经吃了那么多年苦,我不能再让她跟我在一起没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我很努力去做,然而还是在现实面前被打得丢盔卸甲,我有些丧气,但没有放弃。不幸的是,羽彤撞见了佩红,了解了一切,跟父母说了这件事。于是我在面对经营失利的情况下,还与家人展开了旷日持久的对抗。

  后来,为了能够取得资金,我开始和家人谈判,却恰好遇到了佩红妈妈生病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需要钱才能解决这些问题,可如果触怒了父母,那我就失去了拿到资金的可能。于是,我展开了和家人的斡旋,母亲甚至请来了心理医生为我看病,觉得我对于佩红的迷恋是一种变态的移情。

  那段日子里,我痛苦不堪,一方面又不能跟佩红明说,另一方面又不能彻底跟家人撕破脸皮,还得配合他们玩这场荒谬的游戏。

  屋漏偏逢连夜雨,我和芷涵简单的吃饭喝酒,竟然被学校论坛诬陷为“出轨”,羽彤还故意套我的话录音去挑唆我和佩红的关系。终于,在种种误会下,佩红坚决和我分了手,我尝试多次和她解释,都没有结果。事实上,那段录音的最后,我和羽彤的交流中,我已经对她明说,虽然一开始我是把佩红当作廖玫的替身,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早已真正爱上了这个坚韧自强、在生活的欺凌面前傲然战斗的夏佩红,我愿意和这样的她共度一生。但是她把那段话剪掉了,佩红听到的,只是部分真相。

  我想了各种办法挽回佩红,但她根本不听我的解释,对我不屑一顾,我想,她应该把母亲的自杀,也归罪到我不断的骚扰让她失去了判断力和警惕心,因为在后面几次,她从寝室出来看到我的眼神中,我能够明确分辨出恨意。我渐渐失去了勇气,不敢再去找佩红。丑闻的泛滥也让我接到无数的电话和信息骚扰。家里人很担心这件事会造成和高中时期“廖玫事件”一样的后果,害怕我又躲进自己的小世界里一蹶不振,徘徊在抑郁的边缘,因此父母建议我出国留学。

  我犹豫了很久,最后终于答应了,也认清了以佩红的性格,已经不可能再回到我身边的事实,哪怕我和芷涵没有出轨,哪怕我现在已经爱上了她,但是她不会原谅我动机的不纯,也不会原谅她母亲坠楼的事件中我那部分应该承担的责任。

  可能我的确是个很容易在陌生环境中走出伤痛的人吧,在异国他乡,我又恢复了自己爱社交喜欢结交朋友的性格,在国外的华人圈里混得顺风顺水,并且毕业后顺利拿到了绿卡在国外定居。唯一欺骗不了自己的,是夜阑人静时,泛起的阵阵相思之意,和面对其他女孩的热情追求时,自己的逢场作戏。

  再后来,我在定居之地开了一家饭店,专门做中国菜,它的中文名,叫做“思红”。

  毕业五年后,我从芷涵那里,得知了佩红即将结婚的消息,很难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哪怕已经时隔多年,仍如百爪挠心。我知道自己早已没有资格干涉佩红的任何行为,也理应祝福她拥有新的生活,可是我依然控制不了自己,在一个无眠之夜,在“思红”的座位上,写了一封信,请求芷涵转交佩红,言辞恳切地把自己这许多年对于佩红真正的感情与从未随时间淡去的相思表达给她,我在信的后面,附了很多“思红”的图片,它开业,它运营,它的各式菜色,它的蒸蒸日上。我对佩红说,我现在已经有了时间自由与经济自由,只要她愿意,她一句话,我会放弃这里的一切,随她去天涯海角,陪她做她想做的任何事。

  然而,这封信最后的回应,是芷涵给我传来的,佩红婚礼的照片。她穿着白纱走过红地毯,站在高台上,与她的新郎携手而立,俯瞰众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