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等我,红枫树下秋千架

大打出手

等我,红枫树下秋千架 幻颜花 2545 2019-01-11 18:00:00

  “谁敢!”沈夫人将几个女儿护在身后,走上前看着领头的那几个禁军道,“俗话说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今日我李家蒙冤,怎知他日不会昭雪,我沈碧云出身江湖,向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绝不手软,几位最好是想清楚了再动手,否则他日落在我手里,可别说我残忍无情。”

  沈夫人边说边左右走着,眸光笑中带着点狠劲,语速不快不慢却有绝对威慑力。

  禁军们心中自有杆秤,听了这番话秤砣快速的滑落到了一边,在不确定李家会败落之前哪还敢造次,连着刚刚那几个气势汹汹的禁军都如斗败了的公鸡,灰溜溜的退到了门口。

  圣旨才下,这边赵圭便耀武扬威的带人去拿李姜和李醋,李醋正在长春宫外和巴栝说笑,赵圭带人直接就冲了过去道,“拿下他!”

  李醋知道他素来不喜欢自己,还以为今日和往常一样又是要为难自己,便不在意,没想到这次竟是来真的,拿着刀子就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参见大统领!”巴栝吓了一跳,忙领着众人行礼

  李醋看着自己脖颈上白森的刀刃,看向赵圭道,“大统领何意?”

  赵圭微微仰头,带着胜利者的姿态笑道,“李姜贪赃枉法,污蔑丞相大人,皇上已下圣旨,停职查办李府。”

  “不可能!”李醋说着向前,赵圭笑了笑指着他脖颈处的刀刃道,“别太激动,否则抹了脖子可不能怪本统领。”

  李醋看着赵圭,想皇上绝不可能下这样的圣旨,可若没有赵圭也不敢如此跋扈行事,道,“圣旨,我要看圣旨。”

  赵圭道,“将你押送回府后你自然能看的到。”

  李醋道,“没有圣旨,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我要见皇上。”

  “皇上不愿见你!”赵圭将鄙夷的目光从李醋身上移开,转头吩咐禁军道,“带走!”

  对于皇上,李醋是绝对的相信。思来想去,想若不是他们造反,那必然是皇上已经受他们控制。若真是如此,那他绝不能就这样连皇上的面都没见着就不明不白的被他们押送出宫。

  押解着走了几步,李醋趁他们不注意推开左右的人,跨步转身往后退开,夺过禁军手中的刀指着赵圭道,“我李家对皇上忠心耿耿,皇上如此对我们必有缘由,我要见皇上。”

  赵圭正在前面走着,回头见他逃出了禁军的禁锢,不悦道,“既然他敢违抗圣谕,那就生死不论,拿下他!”

  “是!”禁军领命上前,巴栝见李醋被人围攻想上去帮他,可见赵圭在这又有皇上的意思,拿着刀子左右为难。

  赵圭目光扫过巴栝,见他拿着长刀似乎想要动手,道,“谁敢帮李醋这个逆犯同罪论处,生死不论。”

  下了警告,想他们也没胆子动手,回头见这些这些禁军一时拿李醋不下,便也冲身过去和他打了起来。

  刀剑碰撞“噼里啪啦”,莺儿闻声跑来,见李醋被人围攻忙问巴栝详情,巴栝说了大概莺儿便着急的跑了回去。

  “小姐,奴婢刚刚听说太保大人犯了事,诬陷丞相大人,被皇上停职查办了,大统领带人要抓副统领,副统领抵抗,在咱们宫门口打起来了。”

  “李姜大人诬陷文烨?”景诺儿问

  莺儿点头道,“奴婢也是听巴栝说的。”

  “走!”景诺儿拿了后面架子上的剑就往外去,走出门对守在门口的宫女道,“看好善儿。”

  “是。”宫女说着走了进去

  走到殿外,李醋被人围着已是措手不及之势,巴栝和守在殿外的侍卫不敢动手,愣愣看着。景诺儿看这形势,二话不说便持剑冲身过去,众人不觉,一下子两个禁军倒地,莺儿随后也冲了上去。

  余光扫过那抹橙色身影,李醋不可置信的看向后面挥剑的景诺儿,心中又惊又喜。

  赵圭看着突然冲出来的景诺儿,皱眉道,“敢违抗皇上旨意,你不要命了!”

  “也不是第一次了,违抗又如何!”景诺儿说着,眸光紧盯着赵圭,带着杀意,挥剑往他刺去,赵圭大惊,不想她敢对自己出手,慌乱挡开她的剑,而后毫不手软的回攻向她。

  巴栝见状忙让人去紫宸殿禀告皇上,而自己则带人冲了过去,护在景诺儿左右。

  帮手越来越多,赵圭怒对巴栝道,“你也敢违抗圣旨!”

  巴栝挥刀,边砍向赵圭身边的禁军边无辜道,“大统领不要误会,属下绝不敢和大统领作对,只是皇上的命令,要我们保护景小姐,景小姐若出了事我们性命都难保。”

  “好啊,这么多不怕死的。”赵圭说着,吩咐道,“快调人来。”

  “是。”禁军领命往后跑去,李醋看着那个禁军,想上前去拦却被赵圭挡了下来,无可奈何,只能看人远去。

  这边侍卫火急火燎往紫宸殿跑去,殿外禁军站了长长一排,还未跑近便被人拦了下来

  “大胆!哪个宫里的侍卫,莽莽撞撞的,冲撞了皇上你有几个脑袋够砍!”守在紫宸殿外的禁军见来人慌慌张张,立刻呵斥着拦了下来

  那侍卫喘了口气,道,“属下是长春宫的侍卫,求见皇上有急事,烦大人让个道。”

  禁军道,“皇上岂是你能见的,有什么事说吧,本官代你通报。”

  那侍卫看了眼前面的禁军,顺着往后看去,左右两排站得整整齐齐的少说也有上百人,而自己离紫宸殿宫门还有一段距离,也闯不过去,想了想便道,“大统领和副统领在长春宫外打了起来,景小姐也冲了过去,现在只怕打成一团了。”

  禁军道,“此事不必禀报皇上,大统领奉命捉拿副统领,你只需叫些人去帮忙即可。”

  “可景小姐也在那……”

  “快走,快走……”禁军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见他不依不饶又要上前便将他推推搡搡,那侍卫被推了两下直往后踉跄,一个不慎摔到了地上,惹得推他的那两个禁军哈哈大笑。

  那侍卫见他们把自己推倒还这么高兴,不悦起身,见前面有个空隙便半爬着冲了过去,那两个禁军还在仰头大笑,见眼底掠过一抹身影,忙停了笑声去追。

  “快,拦住他!”两人说着转身

  那侍卫见这么多人向自己冲过来,横竖是死便放声大叫道,“皇上,属下有事禀报,唔唔……”

  话未说完,口便被左右前后过来的无数只手给捂住了,数名禁军强制着将他拉开,正转身要送他离开,小木子从殿内出来道,“站住!”

  几个人微愣转头,小木子指着中间被他们拉拽着的侍卫道,“你跟着我进来。”

  “是。”那侍卫答应着,警惕的看了眼左右的禁军,小跑着跟上小木子。

  进了殿还惊魂未定,回头见冷东辰就坐在前面又是一惊,噗通跪下道,“参见皇上,属下是长春宫外的侍卫,大统领和副统领在长春宫外打了起来,景小姐也冲了进去,现在只怕乱成一团了,还请皇上示下。”

  “景诺儿怎么也在?”冷东辰问

  侍卫道,“景小姐见副统领被大统领带人围了起来,她便冲了过去。”

  “原来是为了他啊。”冷东辰眼神微眯,有一瞬的出神,缓缓起身道,“一起去看看。”

  “是!”

  “参见皇上,皇上要去哪?”冷东辰才出门,便有禁军赶了过来,跪在脚下

  冷东辰不语,撇了眼跪在脚下的禁军,负手立在原地,王公公抬腿便一脚踢过去道,“皇上去哪还要向你只会?”

  “小人不敢……”禁军吓得三魂少了七魄,忙爬起来磕头

  冷东辰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和王公公一路往长春宫的方向去,跪在地上的禁军忙爬起来领着其他禁军跟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