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青悬司探案

第十章

青悬司探案 金金小碗 3005 2017-10-12 21:46:43

  小雅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我就知道姑娘死后肯定有人得添油加醋的嚼舌根,姑娘在醉花楼的人缘不好,但要说算得上仇人的只有三个,一个是兰娘,另外两个已经出了醉花楼,一个叫苏红,另一个叫梅菊。姑娘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很有主见,自小就被人牙子卖来卖去,听她说过,以前在一个富贵人家做丫鬟,因为长得美,就被主母卖到兰娘这里,好在兰娘对姑娘还不错。姑娘得了花魁后,兰娘奇货可居,每天都收大量的财物,让姑娘不间断的陪客,虽然只是卖艺不卖身。让我贴身侍奉其实就是看着姑娘,不让她私自和客人有来往,也看着客人行为不要太过分,但是每天连轴转不光姑娘受不了,连我这个只站在身后什么都不做的人都累的不行。没人的时候姑娘总说,不知道什么时间能有个人把她赎身出去,我们都清楚,姑娘的年龄小,名声大,兰娘不会轻易放人。兰娘来看姑娘的时候也经常说,不可能让人轻易的赎她出去,至少这几年不会,除非有官位非常高的花大价钱才可能。”说到此处小雅很是难过,拿手绢抹了抹眼泪说道:“慕名来看姑娘的人有不少是当官的,都是为了来图个乐呵,少有人能和姑娘正经聊天,说到赎身就更是没戏了,都怕带一个烟花场所的女子回去坏了自己的名声,更何况还要花一大笔钱。姑娘整日唉声叹气的,还不得不打起精神对着那些男人赔笑卖艺。但是从前段时间开始,姑娘突然改了性子,每日都变得开心起来。”说到此处小雅露出略有些疑惑的神情来。

  “突然变得开心起来?”我有些惊奇的说,“难道是有人要赎她出去吗?”

  小雅想了一下摇摇头否认道:“我刚开始也是这样以为,一方面替姑娘高兴,另一方面也担忧姑娘走了之后我的处境。我问姑娘她只是笑而不语,问多了就满脸兴奋的摇头说不是,我就偷偷的和兰娘打听,兰娘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后来我留心起来发现了端倪。”

  “什么端倪?”菲扬奇怪的问说,我也一脸八卦的表情。

  小雅抿了口茶:“一次我早上起早了,到姑娘的房间里,床上虽然有床纱遮着的,但是我看着好像是两个人,开门的声音惊醒了姑娘,她很慌张的让我出去,我就出去了,等过了一会她喊我进去时就只有她一个人在。她解释说是因为天太热没穿衣服睡得,所以让我先出去的,这显然站不住脚,因为姑娘沐浴都是我在旁边伺候,没穿衣服的样子都看了几百遍了。后来我早上伺候就不直接进去了,在门口等着,等姑娘喊我了才进去。之后又有几次我在门口听到过有男人的声音,但是过了不久姑娘喊我进去的时候里面就只有她一个人,我看到窗户是开着的,应该是跳窗跑走的。我猜她肯定是有自己相好的。”

  不等我们接话小雅露出迷惑的表情继续说:“这件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但是不知道兰娘是怎么知道姑娘已经不是完壁了,有天醉花楼关门了兰娘到姑娘的房间是好一场大闹,基本除了她拿不动的家具其余的全砸了,把姑娘骂的狗血淋头,还动手了,让姑娘把那个男的供出来,姑娘是一直哭,任凭打骂也不说是谁,后来兰娘可能是累了,姑娘跪在地上跟兰娘说没有人知道她已经不是完壁了,让兰娘也不要说出去,还和以前一样,那每日拿着钱财来找姑娘的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多,可能兰姨也考虑了一下觉得可行,才放过姑娘。自那夜之后,兰娘开始安排姑娘接客了。那些官位大的很多年龄都可以做姑娘的祖父了,只要权大银子到位,兰娘就会安排姑娘接客。姑娘心高气傲,这样的生活简直比杀了她还痛苦,每次第二天那些客人走了,姑娘都会坐在床上偷偷掉泪,有时候还会喃喃自语说自己对不起他,要不就说过两天就好了。时间长了姑娘也有些破罐子破摔,对兰娘不像之前那么尊敬,前段时间我偷听到兰娘说想把姑娘卖了,准备办个公开的拍卖,谁出价高就把姑娘卖掉。”

  “不是说还有两个吗?那两个是怎么回事?”菲扬看到小雅的茶杯空了,赶紧又倒了一杯。

  小雅冷笑着说:“那两个简直是自找的。姑娘刚得花魁那会兰娘对姑娘是好的不得了,那些男人又肯捧,简直是风头无二。苏红是原来的花魁,但是年龄大了,长得又不如姑娘好,自然风头被抢了,就开始下各种绊子,使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姑娘都忍了,有一次是太过分了。兰娘办了个赏花会,请了位高权重和家道富贵的贵客们到醉花楼,让年龄大的和红牌的几个姑娘做才艺表演,一方面是想看一下有没有人愿意赎那些年龄长的姑娘出去,另一方面是用当红的几个头牌来吸引更多的人到醉花楼。对客人们来说,来的是要么有权有么有钱的,所以也是结识的好机会,那日醉花楼坐的满满的。苏红偷偷在姑娘的衣服里撒了痒粉,那痒粉虽然不要命,但是沾了身子奇痒无比,能让人直接把身子都挠破。好在苏红不知道姑娘那天穿的是哪件,所以胡乱撒了几件。也是运气好,姑娘那天穿的舞衣没有撒到,所以没有出丑,但是换下舞衣穿上另一件衣服的时候,穿到了有痒粉的,姑娘挠的全身都破了,连最后一起谢幕都上不去台。等到找了郎中来才算解脱,兰娘查到是苏红做的,姑娘气的不得了的去质问她,苏红不仅不见歉意,还出言不逊,所以姑娘说想要教训她。那会有个姓周的公子想要赎苏红出去,姑娘稍微使了个手段就把那周公子勾引来了,死活不要苏红了,也算是出了口恶气。”

  “原来如此,不听你说还不知道呢,看来不能只听一家之言啊。”我感慨说:“那个梅菊是怎么回事?”

  “唉”小雅叹口气,摇摇头笑着说:“那个梅菊啊是个爱管闲事的,也是死脑筋,她和苏红的关系不错,苏红跑到她跟前哭诉,她呢就来当女中豪杰了,处处针对姑娘,哪怕是吃一口菜啊,也要抢姑娘筷子夹到的,平常更是,晾个衣服也要泼点水上去,被抓到了也不承认,姑娘实在是受不了她,就用了一样的方法抢了她的客人,算是个警告。后来她俩人是四处在醉花楼说姑娘的坏话,绝口不提自己做的那些好事,本来作为头牌就容易招人记恨,这下更是在醉花楼里一点人缘都没有了,所有的人都唯恐避之不及,也就是红梅算是比较憨厚,还能说上两句话。”

  今日和小雅聊天收获不小,我和菲扬到娇月的房间看一下有没有别的线索,鱼肉已经在里面了,旁边站了两个官差。

  见我来了,鱼肉微微笑着,暖暖的如冬日里阳光照在身上一样,径直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说:“怎么样,聊完了吗?有没有有用的?”

  “不要总是摸我的头,不知道头摸多了会傻吗?”我不耐烦的拨开他的手说,“应该是有一些有用的。你找到什么了吗?”

  地上还留着血迹,已经风干,床上也是一滩的血,时隔多日,屋子里还是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我用丝绢捂着口鼻,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

  鱼肉看出我的窘迫,拉着我到门口说:“那两个官差大哥是当日第一批到现场的,该问的差不多问完了,改看的也快看完了,你先回去吧,我马上就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把今天查到的都一起说一下。”

  我点点头,想起还有事情要问兰娘,又到前厅找兰娘。

  兰娘一见是我来了,竟想假装看不到偷偷溜走,我和菲扬急忙跑过去拦了下来,我嬉皮笑脸的说:“兰姨,跑什么啊,跟让狼撵了一样。”

  兰娘无奈的找了个凳子坐下来,拍了下大腿,哭丧着脸说:“小祖宗啊,还有什么事情找我啊,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看到她那个表情,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兰姨,找你是想问问你娇月每日客人的记录,再问一下苏红和梅菊的事情。”

  兰娘看我不像五花他们那般凶狠,也缓和了不少:“原来只是这个事情啊,记录我稍后就给你,苏红和梅菊也没什么事情,就是之前得罪了娇月,娇月抢了她们二人的客人而已,后来没多久俩人都被赎走了,苏红是到了原来那个知州大人的府上做了个姨娘,就是冤枉你们的那个。梅菊是被下面那个叫什么来着,哦对,南县里的一个姓张的员外赎走了。”

  我点点头,又打趣了一会,拿了记录和菲扬回了衙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