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为你历的劫

第七节

为你历的劫 梅向晚 6249 2018-12-06 23:55:00

  “谁的信啊。”贾似铃走进房间就看见石枫在看信。“让我也看看。”贾似铃拿过信,看着上面的内容,简直是欺负人,这种字谁认识。“这都写的是什么啊。”

  “是凌阳写的信,他说皇上已经让他去封地了。”石枫将信收好。“要是你想见她,我们也可以明天就出发去见她。”

  “算了吧。”贾似铃坐在一边说:“你还是赶紧把你的事情解决好吧。”

  “我有什么事情。”石枫看着她觉得奇怪。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让陈领航在慕容山庄做事,不就是想让仙儿多一个人护卫嘛。那你自己有是怎么想的。”贾似铃看着石枫,这人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能感觉到他其实是很关心仙儿还有慕容老爷的。

  “我现在还不知道。”石枫摸着自己的额头,现在还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对仙儿对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去做。

  “只要你同意,什么事情都能解决。”贾似铃知道他的顾虑,但是慕容老爷已经老了,仙儿还有自己的人生,何韬也不能一直待在慕容山庄,虽然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但是何老夫人肯是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一直待在女方家的,关键是现在枫哥哥现在也不在朝堂上了,也是该考虑一下接手家业了。

  “给我时间考虑一下。”石枫知道铃铃的想法,但是自己就是过不了心里的这一关。

  “好的。”贾似铃知道他愿意考虑这就已经很好了。“对了,今天上街的时候,听说皇上已经下旨将云绒公主许配给蛮夷三王子,你说这有没有什么问题。”

  “就算有问题也跟我们没有关系。”石枫抱着铃铃说:“倒是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隐瞒我的”

  “隐瞒。”贾似铃双手抱着石枫的脖子笑着说:“我们都一直在一起,哪还有什么隐瞒的。”

  石枫将她轻轻的放到床上去,双手摸上她的肚子说:“你今天不是去看大夫,大夫怎么说的。”

  “真讨厌。”贾似铃笑着说:“本来是想得到下个月你的生辰时候再跟你说的,你干嘛这么精明。”

  “精明不好吗?”石枫宠溺的看着铃铃说:“难道你希望我是个傻子吗?”

  “那怎么行,你要是傻子,我才不嫁你呢?”贾似铃娇憨的靠在石枫的身上。“我只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平平安安的。”

  “嗯。”石枫拉过被子给她盖上。“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就这里看着。”看着铃铃睡熟的样子,看来自己是该给她个安稳的生活了。

  第二天的时候石枫就在慕容祠堂正式认祖归宗,族谱上慕容益下面写上长子慕容枫妻贾似铃,长女慕容仙儿。接着慕容枫就开始接受慕容山庄的生意。在这之后,贾岩便带着自己的两位夫人在杨雄心和柳凤儿的护卫下开始游山玩水。慕容枫认祖归宗之后慕容老爷也不再要求让仙儿的孩子过继给慕容家,不过还是因为是自己的孙子的问题,时常和何老夫人抢着逗弄孙子。

  “枫哥哥,你怎么突然同意了,我还以为你会多考虑几天。”贾似铃看着在看账本的慕容枫。

  “我总要有点家底,才能养你和孩子啊。”慕容枫走过去搂着她。“要不要我陪你逛逛,这些日子太忙了,都没有时间陪你。”

  “好啊,我……”贾似铃还没有说完,就有人来打扰。

  “大少爷,这是姑爷让我搬过来的。”红鱼带着几个丫鬟抱着很多账本进来。“姑爷说这些年来小姐太累了,他要陪小姐好好休息一下,所以这些就交给大少爷了。”

  “哈哈……”慕容枫尴尬的笑着说:“红鱼,你会帮我的吧。”

  “不会。”红鱼毫不客气的说:“我还要照顾两个小少爷,没有时间,大少爷还是靠自己吧。东西放下就行了。”红鱼说完就带着丫鬟离开了。

  “哈哈……”贾似铃笑着说:“没想到还有人能让枫哥哥吃瘪。”

  “你还笑,若是我一直这么忙,谁带你出去玩。”慕容枫看着偷了的铃铃。

  “放心,有我帮你,肯定一会就忙完了。”贾似铃笑着在旁边坐下,然后翻看着账本。

  “这样也好。”慕容枫也安静的看着账本。

  “你是谁,怎么在这。”红鱼看着前面的女人,这慕容山庄没有自己不知道的人,就连跟大少爷一起来的陈领航和赵玉儿自己也见过了,但是这女人是谁,自己也没有见过。

  “我……”那女人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子,自己也没有见过她。但是自己也没有任何的记忆,只知道自己是饿醒的。咕咕……“有吃的吗?”

  “吃的……”红鱼看着她,看她软弱的样子应该是没有武功,难道是大少爷带来的,一直在昏睡的女的?“你在这等着,我让人去准备。”

  那女的走到一边的石椅上坐下了,静静的等着。

  “大少爷,你带回来的那个女的已经醒了。”红鱼打开门进去,看见大少爷和少夫人在看账本。

  “醒了。”慕容枫和贾似铃都觉得奇怪,一直都没醒,现在却醒了。

  “嗯,你们要不要去看看。”红鱼看着两人惊讶的样子,反正不关自己的事情,没有什么好值得高兴的。

  “去看看。”慕容枫拉着铃铃就往外走。

  看着桌子上的饭菜,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然后夹了菜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了。

  “小梅你……”慕容枫看着在大口大口吃饭的小梅,她真的好了。

  “枫哥哥,你别激动。”贾似铃看着有点呆滞的人,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你们认识我。”放下筷子看着前面的一男一女,看他们亲密的样子,关系应该很好。

  “你认识我们吗?”贾似铃试探性的问她。

  只见她摇摇头。“不认识。”

  “是这样的,他是我相公,你是他的义妹叫海棠,你不记得了没关系,我们记得就行了。”贾似铃看着她,纯真的眸子,应该不是在骗人,既然忘了就让她重新来过。

  “铃铃你……”慕容枫本来是想说,你干嘛骗她,但是转念一想,总不能将她过去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再让她困惑。“是啊,有义兄的地方,你就可以安心的住下来。”

  “哦,谢谢了。”被叫海棠的女子一直盯着眼前的饭菜。

  “那你继续吃吧,我们有事先走了。”贾似铃拉着慕容枫回到书房。

  “义妹。”红鱼看了一眼已经离开的人,又看了一眼,还在吃饭的海棠,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主子,已经打探到,公主下月初五就会到。”左卫看着自己的主子。

  “是吗,将西厢打扫出来。”须志喝着酒,这个女人,她的果然胆子很大。

  “主子,西厢是……”左卫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费劲心思娶回来却安置在西厢。

  “那样才能时时刻刻见到我不是吗?”须志笑着放下酒杯,转身离开。“有事明天再说。”这么久都没见他了,还真有点想念。

  “二哥哥,最近好吗?”须志走进南苑,看着在一边修剪花草的须横。

  “你怎么来了。”须横没好气的看着他。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竟然让父王同意派人去大唐要求与云绒公主和亲。

  “生气了。”须志好笑的看着他,只要一生气就不理人。“我这不是想你了吗?”

  须横不理他直接走进房间,放下剪刀,然后继续自己没有完成的画。

  “这么有闲情逸致。”须志看着他画荷花图,果然栩栩如生。“屋子怎么不开窗子透透气。”须志走过去将窗门打开,从这个视野看去可以看到西厢的主室的房子,只要那边同样将窗子打开,也就可以看到这边房子里的一切。

  “咳咳……把窗子关上。”须横捂着自己的鼻口,连接西厢的一段路上种了一些自己不喜欢的花,只要打开窗子,这些香味就飘进来,实在难以忍受。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须志快速的将窗子关上,然后拿了一件衣服给他披上。“我找大夫给你看看。”

  “不用了。”须横打拨开他的手。“既然这里是我的居所,请你以后不要随便乱动。”

  “你……”须志知道他的情况,但是他宁愿自己忍着,也不愿意告诉自己,这一点才是自己最生气的。须志生气的掰过他的脸对着紧闭的双唇吻了下去。

  “主子,属下……”左卫进来的不是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

  “什么事。”须志放开他,走到左卫的身边。

  “王上有事找您。”左卫看着自己的主子,这二王子太厉害了竟然将主子的嘴都咬破了。

  “收起你看好戏的眼睛。”须志知道自己的嘴被咬了,但是自己却不在意。“我过些日子再来看你。”

  “你……”须横看着他离开,自己连发脾气的机会都没有。摸着自己嘴角上还沾有他的血,难道是自己放不下。扯开一张宣纸将手上的血映在纸上……

  “父王,你找我有什么事。”须志看着前面的人,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是还能看得出来他年轻的时候是个让人心动的男子,不过自己对他的恨意可不止是一点点。

  “平儿喜欢上呼烈将军的女儿,所以孤准备让他们成亲,你觉得如何。”须浩看着前面的儿子。

  “既然是五弟喜欢的,我这个做哥哥当然得给他好好筹备一下。肯定给五弟一个盛大场面。”须志笑着说。

  “不用了,孤只希望你们能幸福,平儿也说了不需要太隆重。”须浩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在谋划什么,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自己也不能随便说出来。

  “父王,这可不行,对方是呼烈何大将军的女儿,怎么能随便就嫁了,说出去,我们也没有面子。”

  “孤知道你什么意思,等到平儿成亲之后,孤就宣布退位,由你来继承王位。”

  “什么……”须志没想到他竟然来这招,为了老五,心甘情愿将王位让出。“父王,我从来没想过要王位,你可以把它交给更适合他的人,至于五弟的婚事就交给我来办吧。若是没事我就先离开了。”

  “你……”须浩看着已经离开的人,难道这么做还不能让你放下心房吗?你到底要什么,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已经命丧你手了,你还要怎么样。须浩生气,心里也窝着火,却不知道该怎么发泄。

  “果然,是圈套。”须志踏出房门之后,没有立即离开。听到屋子里阵阵的嘈杂声,就知道须浩没有那么简单,说什么叫宣布退位让我来继承王位,全都是假的。

  “王上有旨,呼烈何将军之女蓝盈,性情温和,才德兼备今下旨赐婚于五王子,三日后完婚。”老高将王的旨意递给呼烈何。“老奴先恭喜将军了,王上还在等老奴的的回复,老奴先回去了。”

  “爹,怎么会这样。”蓝明很奇怪的看着王上的旨意,须平明明说过是自己,现在怎么变成姐姐了。“姐姐,你去哪……”看着蓝盈跑出去了,也不知道是做什么。

  “文星。”蓝盈跑进文星的府上,但是里面只有几个下人在打扫。“你家大人呢?”

  “大人好像是去先生的府上了,还没回来。小姐要不,在书房等着吧。”管家笑着看着蓝盈,这段时间大人和小姐经常见面,今天来恐怕也是有急事。

  “你先下去,我自己去书房就可以了。”蓝盈顺门顺路的走进书房。看着书桌上写的字做的画,这些日子来两人都是吟诗作画,从来没有越雷池半步,虽然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但是自己可以确定自己的心意。更何况五王子喜欢的是妹妹,不管怎么说都要促成他们两人。虽然不知道王上为什么会将旨意上的人写成了自己的名字,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肯定不是五王子的想法。

  “什么……”须浩拍着桌子大怒:“孤明明是答应平儿与呼烈将军的二女儿的婚事,怎么变成蓝盈了。”

  “父王……”就在这时须平推门进来。“为什么变成了蓝盈。”

  “平儿,是父王的错。”这时候须浩也只能自己认下来。

  “父王,若是蓝盈出嫁,孩儿是不会娶的。”须平说着自己的决心。“孩儿的心很小,只能容下一人,也只能要一人。”

  “平儿,是孤对不起你,但是旨意以下,没有返还的余地了。”须浩看着自己的儿子,现在只能听从旨意了。“你先娶了,等过一段时间,再将蓝明娶回来就行了。”

  “父王,孩儿做不到。孩儿没有你那么伟大,可以同时拥有那么多的女人。”须平不想这么卑鄙的对待自己喜欢的女人,也不愿意强迫自己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更何况那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的姐姐。

  “放肆,来人,把五王子关起来直到成亲当日,不允许任何人探望。”须浩非常生气,自己是为他好,为什么他就不知道呢,这个时候也不能和老三直接说破,要不然,当年的事情……

  “王上,这样是不是太……”老高试图说服须浩。

  “老高,你跟孤的时间最长,你应该知道,只要孤说出来的事情是绝对没有收回来的情况。”须浩看来一眼老高,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错,自己的权威是不允许任何人挑战。

  文星推开书房的门,看见蓝盈趴在书桌上睡着了。“蓝盈,醒醒,不要在这里睡,会得伤寒的。”

  “你回来了。”蓝盈揉着自己的眼。“我有事跟你说。”

  “好你说。”文星看着朦胧的样子。你回来了,就像是妻子等着丈夫回来的问候。

  “我嫁给你可好。”蓝盈看着文星,自己这样直接,会不会让他看不起自己。

  “什么……”文星没想到她这么大胆直接。“可是……”

  “若是你认为我是个行为放浪的女人,那你也可以直接拒绝,不用为难。”蓝盈从椅子上下来走到一边,距离文星远远的,自己现在不确定他是怎么想的,虽然这些天两人一直相处的比较好,但是,对他来说,两人还没有到相互喜欢的地步吧,看来是自己要求过了。

  “我……”文星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是很期待她能成为自己的妻子,但是这么突然,实在是让自己没有任何的准备。

  “若是你觉得为难,就当我的话没有说过。打扰了,告辞。”蓝盈说着便准备离开。

  “等一下。”文星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抱住。“我只是没想到,你等到现在就是为了说这就话,毕竟这应该是由男人先说的。”

  “我……”蓝盈从他的语气中可以感觉到,他也是在意自己的。

  “我娶你,但是可以容我准备准备吗?”文星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但是自己却很高兴。

  “你要准备多长时间。”蓝盈转过身子看着他。

  “找媒人,下聘彩礼……”文星想着,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要多长时间。

  “后天好不好,我想后天就嫁给你。”蓝盈紧张的抓着文星的衣服。

  文星看着她的样子,难道是出什么事情了。“后天?你跟我说清楚,到底怎么了。”

  “我……”蓝盈看着他生气的样子,平时他都是好好先生,要不是真的生气了,脸色也不至于这么难看。“是这样的……”

  “爹,姐姐还没回来怎么办啊。”蓝明看着做在椅子上的二老,自己很是着急,圣旨的事情,须平自己也联系不上了,麻烦一件一件的赶来,自己也不够聪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也别着急,蓝盈肯定是去找人帮忙了。”呼烈夫人安慰着自己的女儿。

  “找人,能找谁帮忙。”蓝明急的团团转。“铃铃姐姐和王妃都不在,还能找谁帮忙。”

  “这……”呼烈夫人觉得蓝明说的对,她们两个是奇女子,又聪明,若是有她们什么事情都能办好。

  蓝盈看见爹娘的房门亮着灯,然后推门进来。“爹娘,女儿有事和你们商量。”

  “女儿你可回来了,为娘好担心。”呼烈夫人抱着自己的女儿。

  “姐姐,你不知道我多担心你,就怕……”蓝明看着自己的姐姐。

  “爹。”蓝盈跪在地上。“你应该知道五王子喜欢的是妹妹不是我,而且女儿也已经有了要相守一辈子的人了,所以王上的旨意恕女儿不能遵从。”

  呼烈何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儿,自己好不容易才得来两个女儿,怎么舍得葬送她们的幸福。“好,爹答应你,明天爹就去王宫和王上说清楚。”

  “若是王上不同意怎么办。”蓝盈在回来的路上就听文星说了,王上已经将五王子关起来了。对一个王子都如此,更何况一个将军。

  呼烈何将蓝盈扶起来说:“大不了就赔上这条老命。爹可不要让你们姐妹痛苦一辈子。”

  “谢谢爹,不过我们已经想出一个办法了。”蓝盈笑着看着自己的爹,只要得到他的同意事情就好办多了。

  “我们……”呼烈何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你把他带回来了。”看着蓝盈点点头,呼烈何有点生气的说:“人都带来了,怎么不让爹娘见见,难道他见不得人吗?”

  “好,我这就带他过来。”蓝盈走出去将在门外的文星带进来。

  “文上书。”呼烈何看着前面的人,难自己的女儿竟然喜欢的是他。

  “见过呼烈将军。”文星朝呼烈何行礼。

  “还真是。”呼烈何笑着说:“在殿上,老夫就吃了你老师的亏,现在回到家还得要吃你的亏。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就这样给了你。”

  “爹,你怎么这么说。”蓝盈有点不好意思。

  “说吧,你们是怎么商量的。”呼烈何看着前面的两人,蓝盈今天恐怕一直是在他身边吧。

  “后天的婚事正常筹备,嫁去王宫的是蓝明,等到花轿走远了,蓝盈再坐另一顶花轿嫁到文府。就算等到有人发现的时候,时间上也是不够的。”文星说出自己的想法。

  “主意是好主意,但是我将军府的女儿岂能不声不响的嫁出去。”呼烈何就怕委屈了自己的女儿。

  “没事的爹。”蓝盈笑着说:“我不在意。”

  “姐姐,谢谢你。”蓝明看着自己的姐姐,为了自己,姐姐真的是牺牲了很多。

  “你要是真想谢我,就好好的幸福下去。”蓝盈替蓝明擦着眼泪,这妮子从来都没有哭过,现在竟然哭了。“姐姐是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也会很幸福的。”

  “嗯,我一定会幸福的。”蓝明笑着抱住姐姐,希望一切都能顺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