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为你历的劫

第八节

为你历的劫 梅向晚 7270 2018-12-07 23:55:00

  “二哥哥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须志一走进来就看见须横在藏什么东西。“干什么呢,这么神秘。”

  “跟你没关系。”须横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

  “哈哈……”须志没有看着书桌上空白的宣纸,虽然自己很想知道他到底在藏什么,但是自己不想强迫,若是他愿意心甘情愿的拿出来是最好的。然后大跨一步的走到他身边坐下。“五弟要成亲了。”

  “你说五弟。”须横没想到那么顽皮的五弟竟然要成亲了。“对方是哪家女子,五弟喜欢她吗?”

  “你这么积极的样子,难道是你也感兴趣。”须志看着他的眼睛都放出光彩了,很久没见他这么高兴了。

  “你要是想说就说,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的。”须横立马恢复成不在意的眼神。

  “就这么不愿意看见我。”须志没有因为他的态度不高兴。“父王下旨赐婚呼烈何将军的女儿蓝盈。”

  蓝盈。须横微微皱眉头,五弟那个顽皮的性子怎么会找上呼烈何将军的女儿。

  “其实你也不用多想。”须志摸着须横的眉心说:“五弟喜欢的是呼烈将军的二小姐,然后请父王下旨赐婚,可是父王下旨赐婚的是大小姐,你说好不好笑,难道要两姐妹共侍一夫。”

  啪,须横狠狠拍开他的手说:“父王从来不会强迫我们,是你做的对不对。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旨意是父王下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啊。”须志一副人畜无害的笑着。

  “别露出这表情,当初你不就是用这样的手段陷害大哥,还把我抓起来。”须横生气的看着须志,一个人怎么能变成这样,当初那个可爱的弟弟,怎么变了,自己现在完全都不认识了。

  “我说了,在我面前不要提他。”须志发怒的看着须横,他知道什么,要不是自己,他早就被他所谓的大哥杀了,现在还一副手足情深的样子,真是可笑。

  须横大笑:“你怕了,哈哈……原来这世上还有你怕的。”

  “你……”须志生气的吻着须横大笑的嘴,既然敢嘲笑自己,看来得要好好惩罚他。

  “你放开……呜……”须横没想到最后自己既然还是被他算计了。

  “公主,大夫已经来了。”宫女推开房门让大夫进来给公主诊脉。

  大夫走到床边熟练的给公主把脉。“脉象圆润有力,这是喜脉恭喜了。”

  “公主……”宫女没想到公主竟然有孕了。

  “待会下去领赏。”云绒高兴的摸着自己的肚子这是她和三王子的血脉,自己现在就想到他身边,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桃子,你给本公主好好注意本公主的膳食,要是孩儿有什么事,本公主要了你的命。传令下去明天一早启程,本公主要快速赶往蛮夷。”

  “是公主。”桃子快速的离开了,身为奴婢没有什么要求,只要能好好活着就行。

  须志搂着须横,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须横光滑的后背。“明天的婚宴,我带你去观看可好。”

  须横浑身不舒服,不想说话。

  “很累吗?我给你揉揉。”须志说完,双手就摸上须横的腰给他捏起来。“怎么样,现在好多了吧。”

  “你到底想干什么。”须横打掉他的双手,光着身子坐起来。

  “虽说现在气候宜人,但是不穿衣服还是会冷的。来披上。”须志边说边将一边的衣服拿过来给他披上。

  须横看着自己身上披着他的衣服,这个人就知道说别人,他自己不也是光着身子。“你自己也要注意。”

  须志没想到他还会关心自己。“放心,我的身体很好。”

  “咳咳……你可以离开了。”须横感觉气氛不对。

  “你难道不想看五弟成亲的场面,也不想看五弟娶了个什么样的媳妇。”须志看着他别扭的样子就想笑。

  “你真的要带我去。”须横觉得或许是自己想得太多了,他可能还是自己之前疼爱的弟弟。

  “只要你想去,我就带你去。”须志看着他,虽然不能直接见人,但是稍微打扮一下就能带出去。

  “好吧。”须横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披到须志身上,自己则是拉过被子躺下睡觉。

  “你好好休息,我会让人送衣服过来给你。”须志麻利的穿好衣服离开了。

  父王,五弟,静儿……你们都好吗?不知道明天能不能见到你们,我离开了这么久,你们是不是都忘了我。须横有点伤心,眼泪在眼睛里打转。

  “左卫还没有消息传来吗?”须志看着桌子上的衣服,若是二哥哥穿起来肯定好看。

  “主子,还没有,若是主子着急,属下去看看。”右卫看着乐呵的主子,不知道是有什高兴的事。

  “不用了。你把这些送到南苑去。”须志笑着说:“一定要亲自交给他。”

  “是,属下这就。”右卫拿起桌上的衣服还有盒子往南苑走去。

  “这是主子送二王子的。”右卫将衣服和盒子放在桌上。

  “知道了,你下去吧。”须横没有多在意,只是继续画画。不经意的看到在桌子上的衣服。不知道是什么样式的,一时好奇走过去将衣服打开,这……明明是女装,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应该只是有点像。再打开木盒,里面的胭脂水粉,珠钗耳饰……须志,你太过分了。须横生气的将衣服和木盒抓起来就往东苑走去。

  “主子,属下回来了。”左卫推门进去。

  “怎么样,这次有什么消息。”须志慢悠悠的喝着茶。

  “回主子,昨天公主请了大夫诊治,说已经有了身孕。”

  “什么?”须志愣了一下,然后大笑:“接着呢。”

  “公主的车队已经快马加鞭的赶过来,按照这个速度,应该会在月底到。”

  “这么快。”须志没想到她这么迫不及待。

  “主子,怎么说她也是大唐的和亲公主,若是住在西厢肯定会有人说闲话,要不要换个地方,北厢也可以,那里环境好,适合养胎,也不会遇见二王子。”

  “什么时候轮到你多嘴了。”须志生气的看着前面的属下。“你只要听从我的安排就可以了。再说了放在西厢,刚好在我眼皮底下,不是可以更好照顾她吗?毕竟有了孩子啊。”看来那几个人还是有些能耐的。

  须横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听到这些话。看来他应该是喜欢的吧,要不然怎么一听到公主怀孕了那么开心。公主……看来只是自己想多了,他对自己完全是没有多余的想法,自己现在恐怕连个下人都不如。须横放下手中的衣服和木盒,悄悄的回到自己的南苑。只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直这样下去,直到他腻了自己的时候,自己就可以逃出去。

  “主子,您真的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生,有那个本事再说。”须志一想到那个女人就觉得恶心。

  “属下知道了。”

  “记住,等到入住西厢之后你跟右卫给我好好看着,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随便进出。”

  “就连公主本人也是一样吗?”

  “公主,到了我的府上,还敢叫公主。”

  “知道了。”

  “记住,这件事不要让二王子知道。”

  “是。”

  “主子。”右卫捧着衣服和盒子进来了。“这是属下在门口看到的。”

  “什么。”须志看着衣服跟盒子,难道二哥哥来过了。接着就像一阵风似的,须志跑到南苑。

  “大哥,这是什么。”右卫看着大哥手里抱着的东西。

  “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主子送给二王子的。”左卫摇摇头。“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给还回来了。”

  “哦。”右卫向来是除了正事,其他事情是不愿意多想。

  “须横。”须志砰的一声将门踢开。看着还在悠闲画画的人,难道他真的不在乎,真的没有脾气。

  “好好的又是在做什么。”须横没好气的看着挂在两边的门框。“你是不是仗着自己有武功就可以随便的逞威风。”

  “生气了。我还以为你没有脾气呢。”须志看着他生气了,自己也放心许多,最起码他不像木头似的没感觉。

  “难道我不该生气。你说要带我去参见五弟的成亲宴,却拿女子的衣服给我,你是什么意思。”须横跟着他的语气走,希望不会引起他的怀疑。

  “就这个,你是在生这个气。”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但是门外的衣服怎么说,要是真是因为这件事情,按照他的性子,应该是直接将衣服扔到自己的脸上,而不是就这样随便扔在地上。须志看着问:“衣服怎么扔在书房外面。”

  “那种衣服我可不稀罕,我让下人给你送回去了,要是你喜欢的话可以自己穿,现在给我出去,我不想见到你。”须横不理他,继续着手上的画。

  “就因为衣服的事。”

  “不然还有什么事。”须横看着他,难道他愿意告诉自己吗?

  “没有了。不过若是你真的不想穿,那明天的你可能就没有办法一起去了。”须志有点庆幸。

  “不去就不去。现在你可以滚了。”须横看着坏了的门说:“叫你的人过来把门修好。”

  “知道了。也不知道是在谁的地盘上。”须志嘟嘟囔囔的离开了。

  不一会就看见左卫带着四个下人过来开始修门。咣咣的声响让须横觉得烦,没办法就只能到后院去透透气,但是没想到,竟然看到须志在前面练武。一招一式很到位,出剑有力,速度又快,看着他湿透的衣服,应该是练了很长时间,挥洒在阳关下的汗水,可以证明他有多努力,浑身散发着一种让人想靠近的气息,难怪公主会喜欢。孩子……一想到这,须横心底就有股不顺畅的气息跑出来,还是离开好了,这里终究不是属于自己的。

  “主子,门已经修好了。”左卫看着须志的后面那个身影好像是二王子。

  “怎么了,后面有什么。”须志往后看去什么都没有。

  “没什么。”左卫见主子都没又注意到,也就没有必要再说了。

  “来陪我过几招。”须志让左卫拔出剑和自己过招。

  过了几招下来,左卫躺在地上。“主子你的武功又精进了不少。”

  “是吗?”须志觉得没有进步多少,一直都是最后一招使不出来,可是又知不道问题在哪。

  “我的女儿今天要出嫁了。”呼烈何夫人看着打扮好的两个女儿,一次就要嫁掉两个女儿,自己心底还是不舍啊。

  “娘,放心,就算我和妹妹嫁出去了,还是您和爹的女儿,一定会常回来看您的。”蓝盈抱住呼烈何夫人。

  “娘,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只能新娘子哭,您可不能哭。”蓝明从另一边抱住呼烈何夫人。

  “花轿来了,还请王子妃上轿。”外面有人喊起。

  “娘,女儿拜别娘亲。”蓝明跪在地上磕头。

  “快起来,别误了时辰。”呼烈何夫人拿起红盖头给蓝明盖上,然后扶着她出去,再由媒人送进花轿。就这样等着花轿离开的时候,将军府又有另一顶花轿往文府抬去。

  “主子,属下有事禀报……”左卫小声的在须志的耳边说着。

  “什么……”须志没想到小小的将军府竟然敢李代桃僵。“父王,孩儿有事禀报。”

  “你有什么事,也得等到平儿的婚事办好了再说。”须浩看着好不容易被自己强迫儿子,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在出什么事。

  “父王,此事关系到五弟,恕孩儿冒犯了。”须志快速走到新娘子旁边扯下她的红盖头。“父王下旨是赐婚呼烈将军的女儿蓝盈,而不是蓝明。”

  “什么”

  “怎么可能,呼烈将军怎么可能违抗旨意。”

  “若是三王子亲自揭发,肯定是真的。”

  “呼烈何,这是真的吗?”须浩看着跟平儿站在一起的女子,平儿看到她的容貌之后明显顺从多了,难道只真的。

  “王上,微臣……”呼烈何不知道该怎说,虽然王上不认识自己的两个女儿,但是违背旨意欺瞒之罪却是属实。

  “蓝盈姐姐,你终于要做我嫂子了。”须静笑着跑过去抱着她,顺便在她耳边小声说:“一定要死不承认,要不然肯定会有很多人遭殃的。”

  “静儿,你认识她。”须浩看着她们两的样子,好像是熟络很久的朋友。

  “父王,静儿当然认识了。”须静放开蓝明笑着说:“呼烈将军有两个女儿一个叫蓝盈,一个叫蓝明,五哥还带我去过将军府看过未来的嫂子呢。”

  “你确定是她。”须浩不确定饿指着蓝盈。

  “当然了,别人不认识,我可是认识的。”须静笑着说:“想必呼烈将军也是认识自己的女儿吧。”

  “是的公主,今天嫁过来的确实是我的女儿蓝盈。”呼烈何只能硬着头皮认下去,要不然王上一怒,将会有很多人遭受牵连。

  “须志,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须浩看着须志,他到底在谋划些什么,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让自己下不来台,痛失臣心。

  “父王,是孩儿的错。”须志跪在地上:“孩儿识人不清,自愿受罚,孩儿会去刑堂领三十军棍。”

  “算了,既然你已认错,军棍就免了。你起来吧。”须浩对他真的很宽容,自己做到这个份上,也是希望能给他宽容,希望他能记住,不要再做错事了。

  “婚礼继续。”老高叫喊着,让婚礼从新热闹起来。

  “我真的没想到是你。”须平将红盖头从新给她盖上,原以为被父王关押,也没有任何机会可和她在一起了,没想到,最终自己娶的还是她。

  “那你就要好好的对我。”蓝明紧紧的抓着须平的手,好不容易在一起的,就不希望被任何人分开。

  “送入洞房。”管家看着两个新人,自己高兴的流泪了。虽然没有多少人知道大人成亲了,只要他们高兴就好。

  “娘子,你介意吗?”文星拉着蓝盈坐下。

  “介意什么。”蓝盈笑着说:“难道是说没有宾客吗?”

  “这样偷偷摸摸的把你娶进来,你就不怕我让你受委屈吗?”

  “没有偷偷摸摸,爹娘都是知道的。”

  “明天,我带你去见我的老师,他是我的恩师,也可是说是我的父亲,我希望能让他知道。”

  “好,我们明天就去。”蓝盈靠在他的身上,不管他对自己的情意有多深,只要他在乎自己就够了。

  “三哥,你这是干什么。”须静看着须志在刑堂受军棍责罚。“父王已经免了你的军棍,你为什么……你做这样的事情到底是给谁看的。”

  “免了?”须志忍着疼。“不需要,计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从自己知道一切事情开始,就不需要他的任何宽恕了,自己的错自己可以背着,大不了一直背到死,但是他的错,何时会承认?

  “三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那时候我们在一起多么开心快乐,为什么长大就变了,大哥死了,二哥失踪了,四哥傻了,就连当初最疼我的三哥,我也不认识了。”须静哭着说:“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变,或许是吧。”须志不理会,什么小时候的事,全都是骗人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骗人。

  “我讨厌你,我不要你做我的哥哥了。”须静哭着说:“从现在开始,你须志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我……”

  “静儿,我们回去吧。”柳运城看着哭得不成样的须静,很是心疼。

  “要走就赶紧滚。”须志吼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自己求她过来的。

  “你……”须静生气的拉着柳运城就离开,真是好心没好报。

  柳运城看着一直忍着疼痛的须志,柳运城想的比较深,父子之间哪有什么仇恨,需要用这种方式记住,为什么做到这个分上,一连串的行为都让人琢磨不透。

  左卫在一边看着自己的主子硬生生的挨了三十军棍。“主子属下带您回去。”

  “不能回去。”须志不想这个样子被须横看到,虽然明知道他不会心疼自己,但是,万一呢,自己还是怕他会担心,哪怕只有一点点。

  “属下知道了。”左卫扶起须志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老师,文星有事求见。”文星带着蓝盈站在郑府的书房外。

  “怎么,有事找老夫啊。”郑限打开房门看着文星还有旁边的女子。“这位姑娘是谁,怎么好像有点熟悉。阿星,这姑娘是你喜欢的人吗?”

  “是的老师,她叫蓝盈,是呼烈将军的女儿。”文星为自己的老师解释着。

  “什么?”郑限突然大怒。“荒唐,王上明明下旨将她赐婚给五王子,为什么不在王宫却在这里。难道昨天三王子说的是真的。你们竟然李代桃僵,妹妹替嫁。如此大逆不道,还不快跟我进宫面见王上说明一切。”

  “老师,我和她已经是夫妻了。自是不会将她送到五王子身边。再说了您现在去找王上,就不怕王上治罪吗?”文星跪在地上:“还望老师三思。”

  “你……”郑限看着跪在地上的文星,自己这么多年来,费心费力的指导他,把他教成一个正直的人,但是,却因为一个女人做了竟然欺君之事。“你是想把我拖下水,让我不得不顺从你们是不是。”

  “老师,学生绝没有这种想法。”文星笔直的跪在地上。“从小就是老师收养我教导我,在我的心中你就是我亲爹,所以今日才带我喜欢的人过来,只是不希望,老师从别人的口中得知学生娶妻了。”

  “哈哈……”郑限大笑:“我教你忠孝义,可是你却回报什么,就是这个吗?”

  “老师……”文星不希望老师太过伤心,但是也没有办法说服他,因为,只要他倔起来谁也没办法。

  “是我的错。”蓝盈靠着文星跪下。“郑大人,请您听我解释。五王子本来要求请王上赐婚的是我妹妹蓝明,可谁知旨意下达之后才发现是我的名字。五王子喜爱的是妹妹,作为姐姐为自己的妹妹争取幸福没有什么不对。我做过的事我认,但也不后悔。至于相公,是我硬要求他娶我的,若是郑大人有什么不满可以对我说,蓝盈绝不逃避,但是不希望郑大人和相公关系破裂。毕竟相公把您当亲爹一样的尊敬。”

  “哈哈……”郑限笑着说:“你以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就会同意吗?小姑娘你的心思还太嫩了。”

  “郑大人,您要蓝盈怎么做。”蓝盈对着郑限的不理解也不在意,反正自己需要的也不多,只要自己身边的人能幸福就行了。

  “我要你离开阿星,他的前途不可限量,我不允许你成为他的污点。”郑限直接当着文星的面,说话毫不客气。

  “老师……”文星看着怒气冲冲的老师,难道就不能和平的解决吗?

  “不,我做不到。”蓝盈摇着头说:“除非是他不要我,要不然我不会离开他的。”

  “你们……”郑限摸着自己的胸口,喘着气说:“给我滚,不准踏进我府中半步。滚……”

  “老师,你怎么了。”文星跑过去扶着郑限,看着他气不顺难受的样子。“来人找大夫。”接着便要扶他进卧室。“你先回去吧,等到老师没事我再回去。”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蓝盈笑着离开了,不管怎么说,好像是对郑大人打击太大了。

  “静儿,怎么又把我的人拐过来了。”须平看着被拉过来的蓝明。“你也是的,她让你过来你就过来吗?怎么不知道让下人说一声,还得我着急。”

  “着急什么,静儿可是你的妹妹,还能对我怎么样吗?”蓝明笑着说:“倒是你一天到晚的忙,害得我都没有时间出来逛逛。”

  “父王那么多的事全都推给我做,我哪还有时间啊。”须平顺势的搂着蓝明。“你要是觉得闷,得空了我再带你出去玩。”

  “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当我不存在啊。”须静生气的说:“虽然你们是新婚,但是也不要这么腻啊。”

  “怎么妹婿不在了,你就无聊了。”须平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妹妹。

  “才不是,他在后花园练剑,不让我去看。”须静双手托着脸说:“老是这样神神秘秘的。晚上也是,有时我睡梦中醒来,看见他一个人坐在桌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柳运城,自己也见过,对静儿很好,应该不会有什么隐瞒的。须平看着静儿说:“你没有问他。”

  “怎么问啊。”须静无奈的说:“万一他说,他是想回大唐怎么办。万一他厌烦我了怎么办。万一他是有了其他女人又怎么。”

  “其他女人。”柳运城听着须静说的话,顿时飚火。“你就这么看我的。”

  “什么……”须静站起来转过身看着面前满脸怒气的柳运城讨好说:“我只是说万一,并不是真的,你想多了。”糟糕,他的脸色好像更难看了,须静挥舞着双手郑重的说:“我错了,我应该要绝对的相信你,怎么可能有万一呢,绝对没有,绝对没有。”须静特意加强了绝对的语气。

  “哼,是吗。错了就要认罚。”柳运城直接拉着须静就往自己的寝殿走去。

  “哈哈……”须平看着自己淘气调皮的妹妹,竟然能被他治的服服帖帖的,看来自己也不用再替她担心了。

  “你还笑。”蓝明没好气的看着他。“你难道不担心,驸马会怎么惩罚静儿吗?”

  “你想那么多干什么。”须平拉着蓝明四处闲逛。“人家闺房趣事,你想插一脚吗?”

  “闺房趣事。”蓝明有点不相信,那么冷漠的男人会懂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