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痴爱一生情——霸道总裁爱上我

第225章 他不该来

  顾长风从我的世界消失了一样!没有再出现在我面前!

  进入七月份,期末复习来了,我紧张而又忙碌,顾不得难过与思考!

  与上一次失恋不同,我这次没有暴瘦,反而在最炎热的七月份还吃胖了四斤!!

  每天上完课,从教室里出来就冲进食堂,我感觉我一个人能吃两个人的饭,真是化悲痛为饭量了!

  也难怪,我每天扑腾着学习也算体力大消耗,不及时补充怎么可能对付得了?

  期末考试结束后,我整个人都轻松下来,但是还是控制不住的饿,顾秋歌打电话约我出去,我选的地点也是饭店!

  “你饿死鬼投胎呀!!”顾秋歌见我从一开始吃到最后,简直不敢相信我的饭量如此惊人!

  “最近食欲很好,不知道为什么!”我边吃边说,“你跟乔岭的订婚仪式,具体啥时候啊?我放假先不回家,等你这边结束我再订票也来得及!”

  “这个月24号,快了,你提前订了吧!”顾秋歌看我的吃相,忍不住吞吞口水,“大夏天的,这么热你也能吃的下去,服你了!”

  我翻了白眼瞪她,“这顿我请,看你心疼钱了吧!”

  “哎,你这人,吃相哪里像失恋了呀?没心没肺的样!”顾秋歌忽然来了一句。

  我放下手里的大鸡腿,正色道,“上次是我被甩了,这次是我甩了你哥,你懂吗?”

  “好好好,你又厉害起来了!”顾秋歌笑着说。

  “对了,顾长风收购了四季药业你知道吗!”顾秋歌忽然想起来说了一句,

  “并且撤回了跟方奇地产的合作股份,现在顾长山很被动,方奇地产其实就是顾家和方家的合作公司!顾长山以前一直是公司的执行经理,现在他回到风盛,只能谋得一个虚职!顾氏撤股,对方家影响也很大!”

  我吃不下去了,抬头看看顾秋歌,轻声道,“他开始报复了?”

  “他最近变了很多!阴晴不定!除了顾言,谁也受不了他的脾气了!”顾秋歌感叹道。

  “槿儿,你真的放弃他了?你们到底怎么了?”

  “秋歌,我不想再提他了!我们不可能了!”

  “你不挽留,他年底可能就要跟任燕卿结婚了……”顾秋歌看看我,还是没忍住说出来,她还在看我的脸色。

  我头也没抬,故作轻松的说道,“那不是挺好?这不是早就有的结果吗?”说着我继续往嘴里塞食物。

  顾秋歌皱皱眉头,刚要说话,我忽然捂着嘴站起来,冲到洗手池,一张嘴,刚刚吃下去的东西毫无保留的全吐了出来……

  吐完我虚弱的靠在墙边,顾秋歌排着我的后背,“天啊,告诉你别吃那么多,吃坏肚子了吧?”

  我摆摆手,剧烈的咳嗽起来,眼泪把我的脸都弄花了,好不容易才停下来,顾秋歌一句话让我差点又咳背过气去,“你不会怀孕了吧?看你那吃相加上吐的劲儿!”

  我愣愣的看着顾秋歌,把她也吓了一跳,“槿儿,你不会真……”

  “我是好久没来大姨妈了……”我带着哭腔说道!

  尼玛!不会像小说里写的那样,这边一分手这边又弄出个什么孩子来死灰复燃去!!

  “孩子是文清扬的?还是顾长风的?”顾秋歌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呆住了!必须是顾长风的呀!我都没跟文清扬有过……

  可是话到嘴边我不能说出来!我看着顾秋歌的眼睛,她刚刚告诉我,顾长风要结婚了,要结婚了,结婚了!我这个时候说我怀了他的孩子算什么?

  可是孩子是谁的?我总不能是自体受孕就是了!

  忽然我意识到不对劲,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先别自己吓自己!我得确认一下!”我冷静下来想想,我是学生物的,一切以科学为依准,我几乎次次都避孕呢!这怎么可能?

  忽然我脑海中想起射击馆的那一发,还有我穿着红色蕾丝伏在顾长风身上的画面,他都没采取任何措施……

  顾秋歌把我扶到车上,她说带我去乔岭那里!

  我一路上恻恻不安,如果真的怀孕了,我心里清楚,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这个孩子我不能要!我不能让他生下来跟顾长风一样,做个私生子……

  抽血,b超!贵族医院就是好,忙活了不到半小时,一份份单子摆在我面前,我头发直立着看着单子上的“阳性”二字发呆。

  顾秋歌有悲有喜,“槿儿?孩子是不是顾长风的?如果是,我告诉他……”

  “秋歌……”我颤抖着握住她的手,“别……”

  顾秋歌疑惑的看着我,“如果是顾家的骨肉,顾长风不会不负责任的,你们本来也就没有矛盾是不是……”

  “不是他的!”我艰难的说道,顾秋歌“啊”的一声,我继续说道,“孩子是文清扬的!我们只不过逢场作戏玩玩,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求你跟乔大哥说,马上帮我安排手术可以吗?”

  顾秋歌简直不能相信我是这样的人,“我不相信你说的,你不是这样的人!就算是文清扬的,你也要让他来承担责任,你怎么可以自己做主?”

  “你还没有结婚?你自己学生物的,你不知道这有多伤害身体?”顾秋歌继续说道。

  “秋歌,求你一定帮我隐瞒!趁现在刚放假,我做了手术以后再回家!我不可以留着这个孩子,他不该来你懂吗?”我央求道,顾秋歌抱着我哭起来。

  “傻丫头,你这是何苦?”

  乔岭找了医院最好的妇产科医生开亲自为我检查,40多岁的医生看看检查结果,推了推眼镜打量着我,平淡的口气对我们说,“乔院长,这个是你朋友吗?”

  乔岭点点头,“是很好的朋友,您直说!”

  “好好的怀孕了又流掉,怕是以后都不敢说好怀呀!年纪轻轻,确定要走这条路吗?”医生继续打量着我,我想在他眼里,我应该是个失足少女……

  乔岭看看我又看看顾秋歌,对医生说,“刘医生,我们再商量下吧!”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我失魂落魄的样子让顾秋歌心疼极了,乔岭劝她冷静点,顾秋歌大手一挥,气愤的说道,“他妈文清扬拆散他们,现在槿儿怀孕了,凭什么他不负责任?”

  说着顾秋歌又狠狠瞪我一眼,显然她对我也很不满意,好像我真的是个滥交少女!

  “这位小姐,你说谁怀了文清扬的孩子?”忽然一个老者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回头一看,白发苍苍但是炯炯有神的眼睛透着精明与干练,老者应该有八十多岁了,仍然看起来那么精神!

  他打量着我,又打量一下顾秋歌,在猜测到底谁怀孕了!

  “文爷爷,您来检查身体?”乔岭赶快凑过去,亲切的握住了老者的手!

  天!!

  文清扬的爷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