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陆少谋妻之婚不由你

第二十七章:若无爱情,那就利益至上

陆少谋妻之婚不由你 李不言 1605 2018-01-24 08:30:45

    秋季雨水颇多,前一秒晴天,下一秒天空阴雨密布,大雨倾盆倒下来,洗刷着这座城市,毫不留情洗去某些印记,自她搬去沁园,清水湾的房子长期处于密封期,纵使大雨倾盆,她并无任何担忧。

  七点,手机响起,显示的是座机号码,她疑问,不知晓是谁,于是便伸手接了起来,而后,南茜轻柔的嗓音从那侧缓缓传过来。

  “太太,下雨了,需要司机去接吗?”新婚太太每晚归家时间较晚,此时又下雨,先生临走时交代要好生照顾,她不能出岔子,惹的先生不悦。

  听闻声响,沈清才知晓,她此刻竟然是在清水湾,而南茜的话语,似是让她霎时清醒似的,思忖了片刻道,“我今晚加班,睡公司了。”

  闻言,南茜面露为难之色,而后有些颤颤巍巍道,“若睡公司,太太还是跟先生说声较好。”

  跟陆景行说,她似是听了多大笑话似的,现在的她,如同被养在金丝笼中的困兽,言行举止都需要同自己丈夫报备,稍有不慎,还需面临首都陆家的苛责。

  “不用了,自己回来,”她语气不善,收电话时的速度快到让南茜紧抿唇,站在电话旁许久之后伸手拨通了陆景行的电话,将今晚太太所说之事告知他,此时陆景行正在训斥新兵,诺大的训练场都是他阴沉训斥的温怒声,兜里手机响起,并未在意,直接忽略。

  直至第二个电话响起时,冷喝一声“二队负重三公里。”

  而后掏出手机见是沁园电话,伸手接起。

  听闻南茜将话语说完之后,原本冷冽的面色更是阴沉了,夜不归宿?住办公室?

  而后似是一声无奈,轻声道,“不碍事,我来解决。”

  沈清此时窝在清水湾,矮几上放着酒瓶,撂了南茜电话之后,她面色更是不悦,而后放在一侧的手机响起,看都不想看,伸手脱了脚上的鞋子,更是窝进去了些,直至第三个电话响起,不堪其扰,伸手拿起,见是陌生号码,更是冷冽了些,接起,还未待她怒骂出声,那侧低沉的嗓音响起,“在加班?”闻言,她一震,而后愣了两秒之后才缓过神来,“恩。”

  她撒谎。“市区下雨了?”陆景行部队隔市区有些距离,不在一个区域,有时候天气也不大相同。

  “下了,”她冷答。

  “工作干不完,身体重要,”他出言提醒,似是有另一层意思。“陆少想说什么?”他话语中的关心,她自动忽略,甚至是用尖酸刻薄的语言来质问他。

  陆景行此时站于训练场外围,一边拿着手机跟自家太太斗智斗勇,一边盯着那群小兵训练,而后一声轻叹,尽量让自己嗓音听起来委婉些,“沁园有书房跟会议室还有客房,如果你愿意,工作可以带回家。”原以为陆景行会跟往日那样教育自己一番,可此时他的话语,明显让她感到了震愣。

  握着手机的手有一丝丝汗水沁出来,而后抬眸看了眼四周的环境,抿了抿唇道,“不用。”她没加班,只是不想回沁园,她没有同事在,只有酒,而这些酒,是因为有人招惹了她,才会想起要买醉的。

  沈清这人,若是陆景行漠不关心她,或许会过的更好,但若陆景行给她打起温情牌……。

  她遇暖会暖,遇冷则更冷。

  “我快结束了,”她继而道。“让司机过来接你,下雨天路况不好,”见沈清不在用尖酸刻薄的语气来对自己,陆景行面色明显好很多,甚至觉得刚刚这群训练不过关的小兵们也没那么碍眼了。

  “不用,有秘书,”她答。“好,”他应允,而后不经意间道,“南茜跟你说了,周五晚回首都?”“我明天出差,m市,”她答非所问,并未回答他的话语。

  她很清楚,打铁要趁热,要钱要趁爱,此时不说更待何时?她天生谈判官的料子,哪怕对方是陆景行她也能将谈判桌上的技巧,运用的得心应手。

  我可以随你回首都,但不会平白无故回,你有要求,我也有。

  若无爱情,那就利益至上。

  陆景行原本准备渡步回办公楼的步伐狠狠一顿,在夜幕中轻佻嘴角,小丫头片子,挺有能耐,知道讨价还价还。

  “何时回?”明知沈清在跟他谈条件,但他嗓音听起来异常愉悦。好像沈清告知了他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似的。

  “周四上午,”她告知时间。

  陆景行似是听到满意答案,而后轻言道,“出差这种事情,交代南茜就好,”他给了赦免,意思是、以后这种事情跟南茜交代一声就好,没必要特意征求他的意见,但很快,陆少就后悔了,这且是后话。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