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烙印般,深深浅浅

第二章 钱包

如烙印般,深深浅浅 星光一样 2160 2017-10-13 00:55:58

  他知道,苏慕浅不想让他看到她如此狼狈如此矫情的样子。傅冬寒笑了,笑得特别无奈,这些年她生日的当天都会重复着这样的场景,某人总是被他感动得不能自己。还好什么都没边变,傅冬寒心里这么想着。没有强求,任由苏慕浅抱着她,任由她把眼泪和鼻涕都蹭在他新买的大衣上,头微微地向后看,像是能安慰她一般。这一刻的一刻,伦敦的外面天寒地冻,屋内确是无比温暖。

  苏慕浅心中难以自制,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国外的这些年过得如何心酸。曾经是弱女子的她变成了一个女汉子,与其说是女汉子不如说是她在经历了感情的求而不得、生活的压力之后变得坚强和成熟。很多时候在快要熬不下去,快要崩溃了,不知道在哪里来的动力,只能哭完了再爬起来,老老实实地走着,虽然不知道前进的方向在哪里,偶尔迷茫到想要放弃自己,总是在那个时候,想起某一个人。想起高中毕业的那个盛夏,他们都考上B大,陈暮深理想中的大学,后来开学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去云南旅游。丽江束河古镇,云南游玩的最后一站,当天下午他们要坐车赶往丽江三义机场的时候,苏慕浅才发现钱包丢了,连同两人的身份证。对于丢失钱包的人来说,在乎的不是钱包里有多少钱,而是身份证之类的东西,更何况他们早就定好晚上下午五点的飞机飞回A市,距离飞机起飞估计只有2个小时的时间。最难过的人莫过于苏慕浅她自己,钱包是她弄丢的,心情当然也是最忐忑和最不安的那一个。他们在试图往回走看看能不能找回钱包。那一路上,陈暮深一句话也没有搭理她,她刚开始一直说抱歉,到后面只是跟在陈暮深的后面。当你自己犯错,对方还是你最在意的人的时候,这种委屈感会被放大,会被不理智牵着走。苏慕浅就这样赌气一般站在原地,想让陈暮深发觉她没有跟上他的步伐。奈何陈暮深一心只想着找回钱包,没有发觉她任何的不对劲。后来她红着眼眶往回走.....貌似只有这样,心中的委屈才会慢慢的散去。后来,他们失去了联系。在她觉得不该这样子赌气走掉而想要打电话给他的时候,才发现手机没有电了,了,身上又没有充电宝。那天当陈暮深找到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在见到她的第一面就不停地在骂她“苏慕浅,你是不是傻,走路都能把自己弄丢,你的聪明都到哪里去了”“我给你打了几十个电话你为什么关机,在那种情况下你能不能不要赌气”当时的她在陌生的城市,身上没有钱,手机没有电联系不上他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不应该因为一时的冲动而再次给这次的旅途添麻烦。不善言辞,没有安全感的她不敢寻求别人的帮助。陈暮深气呼呼地没有看她,好像只有这般不看她才能让自己消气一般。她低下头,心情低落到谷底。她试探地伸出小手拉了拉陈暮深的衣角,带着哽咽说道“啊深,我不是不接你电话,是手机没电了”陈暮深听到立马回过头对她又是一顿劈头盖脸“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说了让你带个充电宝在身上你就是不带,你不知道我联系不上你我有多担心么“第一次,她第一次看见陈暮深这么生气,这么大声地吼她说。她哇一声哭了,带着两条泪痕看着陈暮深说“啊深,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好怕你这样子”那个时候她是的确害怕他不再理她,所以才会一直哭着对他说她错了。因为是他,所以才在意,所以才会在这个没有他的国度养伤,每次过得不顺心的时候,想起那个盛夏的夜晚,他帮她拭去脸上的泪水,捧着她的脸颊,看着她的眼睛很严肃地对她说“啊浅,对不起,我不该不理你,不该骂你。别哭了”他叹了一口气,继续说“我生气的不是你丢了钱包,而是你这丢三落四的德性,如果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要该怎么办,答应我,如果以后你不得已自己一个人生活,也要吃好睡好,把自己照顾好,好不好?”后来的她,在某个深夜,才会发觉,是不是上帝知道她以后要经历这样的生活才会给她设了丢钱包的那个坎,只是她后知后觉。

  压抑太久的委屈随着她的发泄慢慢散去。苏慕浅把头侧靠傅冬寒的背部,眼光盯着落地窗外的黑夜,吸吸鼻子,带着哭过后的鼻音说“小寒,谢谢你,谢谢你的惊喜,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好”。傅冬寒松开苏慕浅抱着他的双手,对着她开心一笑戏弄她“把眼泪和鼻涕蹭到我这昂贵的大衣上就是你对我的感谢,苏大美女我可没有这样的嗜好,我比较喜欢你你对我投欢送抱”。苏慕浅不好意思地笑了“你的脸皮可是越来越厚”傅冬寒宠溺地看着她,用手摸了摸她的发。傅冬寒很高,背着光而站,挡住了洒落在苏慕浅身上的光线,眼前的视线迷离了她的心智,她温柔地用她的小手握住傅冬寒摸着她头发的那只手,撒娇般“小寒,我肚子饿了”。然后两人相视而笑。傅冬寒为她拉开椅子,牵着她坐下。餐桌上他们有说有笑,傅冬寒偶尔给苏慕浅夹菜,偶尔喂她,苏慕浅也不抗拒很开心的接受他的好心。饭后晚上11点半,苏慕浅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夜晚的弥红灯慢慢暗下去,这一刻她感觉很幸福,很安心。这些年,因为有傅冬寒的陪伴,她的生活才不会这么单调,她才不会这么孤单。可是心里还有期盼,她知道这些都是徒劳,她所想的只会损耗她自己多余的脑细胞,现实不会从来不会给她一丝的甜头。她绝望般闭上眼睛,心里对自己说“就这样过下去把,苏慕浅,七年了,他也许早已忘记你,或许,他早已结婚,有了她深爱的妻子,有可爱的孩子,有幸福的家庭。你还在期待什么?如果他心里有你的位置,这么多年为何不曾给你打过一次电话,甚至一条短信。死心吧,死心吧!”这么想着,眼角松动,她又在忍着,不让自己看起来那么脆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