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韩先生情谋已久

002-004 这不是韩卓厉吗!

韩先生情谋已久 恍若晨曦 1053 2017-10-16 08:43:12

  几乎是路漫刚刚跳出去,就有人推门进来了。

  但这些,路漫都顾不上了。

  好在窗外还有突出的阳台,她跳出来也有地方站。

  透过窗户看到里面的人似乎也打算来搜阳台,路漫慌忙往两边看,惊喜的发现右边的客房窗户竟然是打开的。

  她忍着对脚下高度的恐惧,忙爬到旁边的阳台,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窗户钻了进去。

  “噗通”一声,人便直接滚落在地毯上。

  滚了两下才停止,结果视线正对上一双趿着拖鞋的脚。

  那双脚比她大好多,一看就是男人的,脚趾甲修剪的整齐圆润,目光往上,便看到他光溜溜的小腿,笔直修长,单单是小腿,似乎都比一般人的长一些。

  再抬头,发现他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浴巾之上,一块块腹肌,肌理分明,窄腰宽肩,身材好的想让人扑倒。

  可当路漫看到他那张脸,整个人如遭雷击定住了。

  这……这不是韩卓厉吗!

  上一世她没机会这样近距离的看,只因是路琪的助理,在一些场合中,远远地看过一眼。

  但因为韩卓厉身为韩邦传媒总裁的缘故,时常会在媒体中出现。

  顶着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又掌控大半娱乐圈,却从不跟任何女明星传绯闻。

  因此,一直都是男神级的人物,不知多少怀揣着浪漫美梦的少女,将他作为了幻想对象。

  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说,上一世他就在隔壁?

  那么那时候,他是不是看到了她被警察带走的狼狈?

  韩卓厉嘲讽的看她,“见过主动倒贴的,倒是没见过为了倒贴都能翻窗的。”

  韩卓厉微微弯腰,路漫的注意力竟然落在了他围在腰间的浴巾上,感觉随着他的动作,随时都要掉。

  下一秒,下巴就被他骨骼分明的长指捏住,“26层楼的高度,你也是蛮拼的。”

  路漫刚要说话,门口外面阳台便传来喧哗声。

  “怎么可能没有人?是不是从阳台逃走了?”

  这一声,就让路漫僵住了。

  这声音,她就是两辈子都忘不了。

  这是她男朋友,贺正柏,可后来却成为路琪未婚夫的那个渣男的声音!

  上一世,那导演没有死,只是被伤的很重。

  她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入狱,因对方受伤极重,她被判了八年。

  而那个男人,在她出事后,立即对媒体公开说,早已跟她分手,已经与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若只是这样,她不至于恨他,只当自己瞎了眼。

  可她出狱后,才发现他竟成了路琪的未婚夫,两人金童玉女被世人艳羡。

  而两人早在她出事之前,就已经勾.搭在了一起。

  路琪伤了人逃走,找的就是贺正柏。

  也是贺正柏出的主意,陪她回来将路琪的痕迹都抹去,嫁祸给自己。

  怪不得当初她出事,找他求救却找不到人,因为自己被陷害,根本就是他出的主意!

  甚至在见到出狱后的她,贺正柏也是一脸鄙夷,“你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就算当初你都配不上我,更何况现在。”

  而后,就像是对乞丐一样,从钱包里找出10块钱,丢到她的脚下。

  呵,10块钱,还当真是把她当乞丐那样打发。

  堂堂隆庆集团的二公子,能自导自演的影帝级演员贺正柏贺公子,竟能从钱包里找出10块的散碎小钱,也真是难为他了。

  而后,这边的门铃就被按响了。

  韩卓厉回头时,手指不经意放松了捏着她下巴的力道。

  路漫突然挥开他的手指,趁机便冲进了不远处的洗手间。

  韩卓厉听到门内“咔哒”一声,上了锁。

  他眯起眼,偏偏门铃还在响,联想到她刚刚从窗外翻进来,隔壁又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韩卓厉冷笑一声,便先去开门。

  门外,站着两名警察,酒店总经理,一名服务生,还有陌生的一男一女。

  贺正柏惊了一下,他身旁的路琪眼中也迸出惊喜的光,他们竟然能在这里遇见韩卓厉!

  万万没想到,韩卓厉竟然就在隔壁!

  路琪的呼吸都激动地急促起来。

  “韩少,抱歉打扰您。”总经理说道,“隔壁的客人受了重伤,嫌犯应该是刚跑,不知道您这边有没有遇到什么可疑的人?”

  韩卓厉嘴角嘲讽的勾着,所以刚才那个女人,就是伤人的嫌犯?

  “厉,你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人家都等你好久了。”突然一个娇媚入骨的女声自韩卓厉的身后响起。

  这声音媚的人骨头都酥了,在场除了路琪,大概都受到了影响。

  众人纷纷看过去,贺正柏和路琪不敢置信的看着来人。

  竟然是路漫!

  刚才那声音,竟然是那个不解风情的路漫发出来的?

  贺正柏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

  可是眼前正朝他们走来的那个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的女人,不是路漫,又是谁?

  他从来不知道她的皮肤这么好,不知道她的身材这么好。

  是啊,他都不知道。

  那是因为路漫平时在他面前正经又古板,从来没让他碰过。

  可是现在,她竟然只围了一条浴巾,在韩卓厉的房里。

  韩卓厉背对着门外众人,朝路漫深深挑眉。

  路漫强压着心中的紧张,硬着头皮维持着妖女的形象,扭摆着纤腰,款款朝他走来。

  多亏了给路琪当助理的经验,路琪拍戏的时候她在一旁看着,多少也学到了些演技。

  走到韩卓厉面前停下,路漫踮起脚,双手环住了韩卓厉的颈子。

  韩卓厉垂眼,双眸微眯,好整以暇的看她的打算。

  他就像只慵懒的大豹子,百无聊赖的看着自己的猎物在眼前蹦跶,明明只要一掌就能将猎物拍死,却非要先戏耍一番。

  他一动不动,路漫见他显然是不想要配合,只能硬着头皮凑上去,眼睛一闭,视死如归的印上了他的唇。

  路漫真觉得自己上辈子真是白活了一场。

  老实巴交的有什么用?

  只会被人欺负,被男友背叛,被妹妹陷害,被父亲抛弃,最终惨死。

  这辈子,她再也不要那样过!

  她要复仇,要照顾好母亲,想要的都要牢牢地抓在手里,再不要做那个老实人,受尽欺负!

  渣男贱女,她都要他们付出代价。

  至于男神,该撩就撩,绝不放过!

  睫毛轻掩着目光,看见韩卓厉眸子深了一些。

  韩卓厉双眸紧紧地一眯,从里面透着深刻又危险的光。

  原本两只手还好整以暇的垂在两侧,此时却突然扣上了她的后腰。

  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韩卓厉还没来得及探究清楚,门外突然响起一声怒喝:“路漫!”

  路漫回头,本想松开韩卓厉,谁知反倒是韩卓厉不放开她了。

  手掌仍旧牢牢地压着她的后腰,刚才不觉得,这会儿觉得后腰烫的厉害,像是被烙上了一块铁。

  路漫抬头,正对上贺正柏怒红的双眼,“路漫,你什么意思,你怎么会在这里?”

  路漫嗤了一声,抬了抬下巴,“我在这里是什么意思,你看不明白?”

  贺正柏简直太明白了!

  “你背叛我!”贺正柏怒指着路漫,“多久了!”

  路漫轻笑,“久不过你跟路琪。”

  酒店总经理和服务生都不禁看向了路琪。

  路琪现在已经是当红小花,也一举一动都是新闻,感情更不必说。

  所以路漫的意思是,路琪竟然跟贺正柏在一起了!

  “你胡说什么!”贺正柏脸色一变。

  路琪也紧张的绷紧了脸,她不介意跟贺正柏的恋情曝光,但不能是这时候。

  不然,她就得被冠上小三的罪名。

  “我胡说?”路漫见韩卓厉不肯松手,索性直接倚在了韩卓厉的怀里,两手攀着他的肩膀,一副祸国殃民,性.感的妖女模样。

  反正占了男神的便宜,不亏。

  路漫努了努下巴,“我这好妹妹的脖子上可还挂着你送他的定情项链,坠子的背面刻着你们俩的名字和定情日期,要拿下来看看吗?”

  现在想想,她上辈子可真够蠢得。

  这两人手上有数不清的把柄,偏她跟个瞎子似的看不见。

  现在她看得明白,什么都知道,才发觉贺正柏竟然这么蠢,留下这样现成的证据给她用。

  她上辈子竟然会被这种蠢货给算计,当真是死的不冤。

  见贺正柏眼中闪过心虚慌乱,路漫胸中那股子怒气喷薄而发。

  她跟贺正柏是青梅竹马,不然以她现在在家中的地位,亲生父亲眼中只有继女的情况,她还真不可能跟贺正柏在一起。

  她母亲与贺夫人是闺蜜,感情极好,因此才会在她小时候,就常常带贺正柏来路家玩。

  两人渐渐地,也处出了感情。

  哪怕后来路启元外遇跟路琪的母亲夏清扬搞在一起,而后跟她母亲离婚,贺正柏也没有离开,反倒因怜惜,对她更好。

  也正是因为她总是记得他当初的好,才一直把自己蒙在回忆里,从没想过贺正柏会背叛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