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她家夫君好可怕!

第三章 玉烙灼灼掩其华

她家夫君好可怕! 椒葱饼 1655 2017-10-17 10:36:36

  凌峰之顶,除了有现今闻名天下的普渡寺,还有的便是这一片香气四溢的梅林。故作小红桃杏色,尚馀孤瘦雪霜姿——遥遥一望还以为这是一片桃林呢。

  九州四国之中,丠蓝无冬,崋烨无夏,紫澜无春,昊天无秋,所以,凌峰的这一片梅林着实少见。

  “玉烙千里而来,难不成是知道这凌峰梅林昨夜开了,特意来赏。”空桐墨染一袭白衣铺地,姿态翩然,手中还捏着一支梅花赏玩,目光却一瞬不瞬的望向那个一袭青衣仰躺在梅枝上的男子?。

  “墨染莫是忘了,紫澜国的梅花一入冬便开遍了整个紫澜。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相比梅花,我倒是更想赏赏丠蓝国这一季的桃花,想来再过不久其余三国也会慕名而来了。”

  青衣男子闻声,脚尖一点,飞身而下,一头未束的白发在身后荡起了一层层涟漪。待人走近时,才看清原来他的眉心还点缀着一枚朱砂,原本清冷的眉眼因着这一枚朱砂教人看来更是高不可仰。

  “呵……三国来朝,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红梅铺了满地,空桐墨染席地而坐,神色淡然,如画的眉目,倒是不见其身着红衣时的妖冶,反而多了几分仙气。

  “红尘俗事,与墨染又有何干系,怎的如今在这寺中呆了几年,反倒还放不下了。”玉烙在空桐墨染对面寻了棵梅花树靠背而坐,眸中尽是戏谑之色,倒是把这份清冷减去了三分。

  “玉烙难道不知,过几日我便要启程出发去接这空桐家主一位了。”

  “可是凤祁夜下的令?!”玉烙掌中的梅花瓣突然一碎,“看来他是下定决心不想留着这空桐一脉了,墨染,你这回一去,定是……”

  “玉烙觉得他为何会下令让我去,前段时间空桐府频频有刺客闯入……想来他并没有找到那东西的下落,才会将主意打到我的身上。”空桐墨染不以为意的出声打断,水眸危险地一眯,“树欲静而风不止……”

  “嗯,这倒也是,不过此一去还须得掩去一身风华,方可保全。”玉烙刚刚皱起的眉舒展开来,又随手捻起一片花瓣放在鼻尖轻臭:嗯这凌峰的一方红梅比之紫澜还是逊色了一些,不过还算好闻。

  “玉烙说笑了,一个自小身处在寺庙中的俗家和尚,有何风华可言,若是再加上一身病态,就更无什么威胁了。”

  “所以,墨染此去是想……”

  “嗯,只是此事还需要玉烙师兄的帮忙。”

  “这有何难。”

  话落,掌心的梅花碎成了粉末,浓烈的香气飘散开来。

  …………

  “主上,明卫长卿歌求见。”一小厮打扮的男子突然进来朝着赏梅的两人拱手说道,神态甚是恭敬。

  “嗯,让他进来吧。”空桐墨染一抬手,那人便下去了,他早就知道卿歌是要来这一趟的,在这之前寂魂曾来过,他倒是不知道这卿歌几时竟会为了一女子动用了星流魄,要知道这可是他的绝技,他最后的底牌……轻易不可用的。

  “主上,玉面公子,属下特来请罪。”卿歌拱手,抬眼一看,没想到紫澜第一美男子“玉面鬼颜”産玉烙也会在这里,看来主上是打算马上启程了。

  “卿歌啊,你的星流魄用的可还顺手。”空桐墨染负手而立,只盯着眼前的一束梅花,并未看向一旁站着眉目低垂的卿歌,声音华魅,亦是辨不出喜怒。

  “属下有罪,私自阻拦了暗卫队要杀之人。”

  “哦,到底是何人,可得我们的明卫队队长开口留命。”一旁默默站着的玉烙颇有些诧异地开口。

  “是,是丞相府的第三个女儿,顾瞒瞒。”卿歌踌躇片刻遂又开口,若是……能得到玉面公子的相帮,那她的性命应是无忧了。

  “哦……前两个月墨白刚娶的新夫人?嗯,倒是个久居深闺的女子,顾子卿生性风流不羁,流连花丛,对他的那些子女丝毫不上心,这个顾瞒瞒……”玉烙突然一顿,向卿歌走近,那双清冷狭长的眸子望向面无表情的卿歌,这卿歌是什么脾性,相识十年他自然清楚,那就是个跟他主子一样冷情冷性的家伙,这十年杀人无数,何曾对刀下之人眨过眼,除非……呵,那倒是也有点意思,看来这个顾瞒瞒也不是寻常闺秀,眸中流露出几丝难能可察的兴趣,突然凑近卿歌,耳语道,“要留着……也并非不可,只是,”玉烙转头望向那个背靠着梅树,神色慵懒的人,“你的主上,可从来不留无用之人,可懂?”

  卿歌黯淡的眸色一亮,感激的拱手一礼。

  “主上,主上不是还在苦恼此一去掩盖身份之人,她……或许合适。”急中生智,他也是刚刚才想到这一点。

  靠在梅树上的人徒然睁眼,琉璃眸亮的耀眼,美如花瓣般的薄唇微启。

  “留着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