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她家夫君好可怕!

第八章 暗潮汹涌水流深

她家夫君好可怕! 椒葱饼 1877 2017-10-20 12:06:14

  “你,你不会就是那个二老爷吧?!”顾瞒瞒的大眼睛瞪的老大,空桐墨染有那么一瞬间想用手去接住,万一瞪出来掉在地上弄脏了就不好了,他向来喜欢收集漂亮的东西。

  顾瞒瞒可没空管他的内心活动,她现在只是惊讶:怎么回事儿,这从小就在普渡寺出家的二老爷不应该是一个秃头的怪老头吗?

  “小香香,你跟我过来一下。”顾瞒瞒拉着一旁花痴的小香香就往一处的角里落走。

  “小姐,有什么事儿啊?”话说那个二老爷长的好……漂亮啊!她还想再看看呢。

  “小香香,你们这里的和尚都是不剃头发的吗?”顾瞒瞒望了望站在远处的某人,紧接着又转过头小心警惕地问道。

  “小姐,什么叫我们这里的和尚啊?您不是这里的人吗?”

  “哎呀,这不是重点啦,重点是和尚不都是光头吗?”

  “小姐,还有一种和尚叫俗家弟子,是不用剃头发的。”怎么办?好想翻个白眼啊,小姐,您所谓的重点就是重点了吗?您都没发现今天的重点是——那个二老爷真的长得好好看哦!

  顾瞒瞒有一瞬间的尴尬,话说也是,空桐府就那么两根独苗苗,好吧,现在只剩下一根了……怎么舍得他真的跟了佛祖呐。

  “咳,好了,我们过去吧。”

  “好的。”

  “……”顾瞒瞒只觉得身旁有一阵风刮过,差点把她的脑子都给刮走了,回头一看,哪还有小香香的身影……小香香,你跑那么快干嘛?你家小姐我还在后面呢!

  ……

  “那个啥,小叔啊,这一路奔波,想必也十分劳累了,还是先回府休息一下吧。”顾瞒瞒挂起招牌式的微笑,对于这个横空出现的小叔,她着实提不起什么好感来。

  试问本来以为等熬到空辛老头死后,她就能顺利接管空桐府的,可现在的情况就相当于自己嫁入了豪门,好不容易等豪门老头死了,这边突然有人告诉她老头还有个私生子,想到这儿,顾瞒瞒觉得心疼肉疼浑身疼。

  “咳咳咳……多谢大嫂,大嫂是长辈,不必如此客气,咳咳……直接喊我墨染就好。”

  一句话还没说完整,这边空桐墨染又不受控制的咳了起来,苍白的脸色因为用力过猛的咳嗽而勉强升起两抹红晕,实在是……我见犹怜啊!这模样让一直站在一旁“芳心暗许”的小香香看的一阵揪心。

  不过……某女却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原来是只弱弱的小病鸡啊……顿时觉得“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某女恶向胆边生:小病鸡什么的最不好养活了……

  “哈哈,那行,正所谓长嫂如母,那以后我就喊你墨染了。”顾瞒瞒那招牌式的笑容扩大得更加真诚,只是看在空桐墨染眼中实在是有些……无耻又猥琐,在空桐墨染还未反应过来什么时,某女抬起一只爪子在他肩膀上拍了拍,随后又放了下来。

  站在顾瞒瞒身后许久没有动作的卿歌在看到这一幕时在心里狠狠的捏了一把冷汗——主上,最讨厌人家碰他衣服!

  卿歌偷偷看了眼自家主上的面部表情……果然,还是生气了!

  “大嫂喜欢就好。”

  空桐墨染眉梢浅笑,很好,刚刚那只爪子好像还抱过那条狗了吧,眼角的余光撇过舒适的躺在小香香怀里睡觉的绵绵,眼里有淡淡的杀机,既然顾瞒瞒现在还动不得,那就把她那条狗给杀了。

  人都说动物是最有灵性的,绵绵似是察觉到什么,狗躯一颤,醒了过来,一双绿眸睁开,探寻着这抹杀意的来源,在看到空桐墨染时,碧绿的眸子转为幽绿。

  而空桐墨染看到这绿眸时,不由得神情一凛,看向卿歌的眼神别有深意,而卿歌那平常没什么表情的一张脸,难得显露出几分心虚。

  “嗷呜……嗷呜……”绵绵在小香香的怀抱里不停的挣扎着,露出不甚尖锐的稚齿,朝着空桐墨染狂吼。

  “小姐,你看绵绵这……”这绵绵一只小奶狗,没想到力气却这般大,她都快抓不住了。

  “把绵绵给我吧。”顾瞒瞒接过绵绵,看见绵绵那凶狠劲儿,尤其是冲着对面那人,心里没来由的高兴,可惜她段数不够高,心里的想法都表现在了脸上,好巧不巧地被空桐墨染看了个分明,那张不大的脸上明明写着:看吧看吧,连一条狗都嫌弃你!

  “管家,叫底下的人收拾收拾,带着二老爷到炎炎阁去吧。”一边哄着怀里的绵绵,一边也不忘刚来的小叔子,可不能让人家抓住把柄,说她这个大嫂虐待小叔,毕竟她是要在这个府里坐吃等死以后还有美男要养的人,还是注意些好,那空辛老头不好惹啊!

  看着这空辛老头估计得有七十多岁了吧,在古代,能活到八十岁都算很不错了,所以,她顾瞒瞒顶多再熬两年就能出头,反正她还年轻。

  顾瞒瞒内心得意,让他住到炎炎阁,冻死他。

  空桐墨染乍听“炎炎阁”三个字,眉梢的笑意蔓延至唇角,这该死的女人,果然和那老狐狸顾子卿一样狠。

  炎炎阁在整个空桐府的西北角,若是把这空桐府比做一个皇宫的话,那这炎炎阁则是空桐府名副其实的冷宫,这个‘冷’不是说它本身有多破败,相反的,它的装潢和府内其他楼阁相比也不遑多让,之所以说它冷,是因为它真的冷。

  炎炎阁名为炎炎,实则整个阁院冰寒无比,根本不适合住人,尤其,还是像他这样的“病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