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她家夫君好可怕!

第十一章 晚宴之中又结怨

她家夫君好可怕! 椒葱饼 2318 2017-10-21 22:00:00

  空桐府不过一月就迎来了一位新主人,自然全府上下得好好热闹一番,明月皎洁,初初高挂之时,府中早已华灯十里。

  空桐府主院,一墨心。

  “夫人,您看这样行吗?夫人?”

  一旁布菜的丫鬟看着桌对面一直用两手不停抚摸着桌沿,两眼放光的某位夫人恭敬地问到,只是叫了好几声某女好像都没反应。

  顾瞒瞒听到声音愣了几秒,随后讪讪地直起腰,想到刚刚自己那失态的样子被人瞧见了就有些不舒服,抬眼看了看那小丫鬟,嗯……眉目低垂的样子还算规矩。

  ——二十几道菜满满地摆在精致的玉石桌上,要说这玉石桌也是个宝贝,还有自动保温、加热的功能,被能工巧匠雕刻呈荷叶状,就连里面的脉络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月光之下,铺就一层神秘的光晕。

  要不是要给空桐墨染摆宴,这样的好东西那空辛老头才不舍得摆出来呢,话说这玉石荷叶桌要是到时候拿出去卖掉换金子,不知道能换多少呢,顾瞒瞒在今天第一次看到这张桌子的时候,心里就开始打起了它的主意。

  要是空辛老头儿知道她此刻的想法,估计得气死,这玉石桌,可是千年暖玉石所造,当初墨白家主还在的时候,不知花了多少财力物力才从紫澜国拍卖场上把它给弄过来,当时这件事可是惊动了九州四国,最初本想着把这块暖玉石打造成白玉床的,还能强身健体,只是空桐府强身健体的东西太多了,也不差这一件,阴差阳错之下,才让人雕刻出了这玉石荷叶桌。

  拿去卖?那也要看看,谁敢买!

  桌上的菜荤素搭配得当,色香味俱全,制作精良,着实挑不出什么错,只是……顾瞒瞒秀气的眉头皱了皱。

  “嗯……菜摆放的位置不对。”

  声如珠玉落盘,可却让旁边新来的小丫鬟听得提心吊胆,她可是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份差事的,这两天干活也是尽心尽力,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赶出府,她一个孤儿,又是一届弱女子,如果被赶出府去,等于送死!

  “那夫人请稍等,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再重新摆一次。”丫鬟看着桌上荤素参差摆放的菜,不知道是哪里摆错了,但现在,当家主母不满意,那她就得硬着头皮再摆。

  顾瞒瞒看着一旁慌乱地将菜移来移去,却又毫无章法的小丫鬟,微微叹了口气,唉……为什么就没人明白她的心呢。

  “算了,你先站到旁边去吧,我自己来。”顾瞒瞒撩起袖子,露出在月光照射下更显莹白的手臂,自顾自的移动着桌上的盘子。

  片刻之后,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但是被她赶在一旁的小丫鬟却傻眼了,——素菜和素菜放再一起,荤菜和荤菜放在一起,各占了半桌,这样……夹菜会很不方便吧。

  “看见没,以后菜要这样摆才好。”顾瞒瞒大方地揽着旁边小丫鬟的肩,笑指着桌上的菜道。

  “知道了,夫人。”小丫鬟在顾瞒瞒揽着她肩膀的时候就已经被她收买了,在顾瞒瞒露出那令女子都要迷醉的笑容的时候就已经死心塌地了。这样和善的主子真的很难找啊——夫人,您长得漂亮,说什么都是对的!

  当一切准备就绪之时,明月已上柳梢头,这时,空桐墨染姗姗迟来。

  “奴婢/奴才见过二老爷。”

  什么叫宛若嫡仙,顾瞒瞒感叹,这大概就是了,——

  一袭白衫随着晚风而动,衣袂飘飘,公子如水的双眸满含淡淡的笑意,无声的魅惑,令站在两旁的小厮丫鬟们都不敢抬头直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勾魂摄魄。

  这世上,极少人,能单凭一双眼……就魅了人心。

  这世上,当真有这般气质如华的公子啊!

  顾瞒瞒笑意盈盈地上前,尽量摆出端庄得体的姿态,这个小叔是个美人,要不然也不会一来就把她家小香香的魂给勾走了,奈何“美人如花隔云端”他们之间的身份,注定了……这美人,她顾瞒瞒无福消受啊,但是偶尔欣赏一下还是可以的。

  “咳咳咳……大嫂!”

  空桐墨染看着仪态端方地走到他面前的“大嫂”,抬手施了一礼,复又恢复了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一旁随他而来的紫衣见状,赶忙想要相扶,却被空桐墨染一个皱眉一手挥开,紫衣垂眸,尴尬的站在一旁。

  顾瞒瞒不着痕迹地看向身前的两人,自然没错过空桐墨染那嫌弃的一挥袖。

  眼神在那位身穿紫衣的小家碧玉般的美人身上多停顿了几秒,用余光偷偷瞟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空辛,在心里讽刺一笑,这空辛老头还真是有意思,人刚来就急着给他安排美人,听说还一口气安排了六个,他也不看看,这空桐墨染,人家可是自小就在佛祖身边日日夜夜念着“空即是色,色即时空。”的人,这美人看样子于他就如虎狼一般了,空辛老头打的那点算盘,要付之东流了。

  “小叔多礼,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就是不知道小叔喜欢吃什么,听闻小叔自小师承普渡寺高僧,想来在佛祖座下也是顿顿食素,这一时肯定是改不惯口味,我就做主让厨房准备了一些素斋。”

  听听!听听!我这个大嫂对你好吧!她顾瞒瞒可是从来都没有这么善解人意过,虽然你是个半路闯出来要跟我争家产的人,但是,你都跟在佛祖面前这么久了,这些身外物就不要了吧,要还是跟我这个俗人抢钱,那也太不厚道了!再说了,你这只弱弱的小病鸡,就算抢了也只有进棺材的命,无福消受啊!

  开宴,下人纷纷退下,一时间就只剩空桐墨染、顾瞒瞒、一个紫衣,一个小香香,一条狗。

  “多谢,大嫂辛苦了。”空桐墨染脸上依旧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只是在在玉石荷叶桌旁落座的那一刻,这笑险些维持不住。

  这女人的脑子……是被大风刮走了吗?

  紫衣安静地立在空桐墨染的旁侧,自看了眼桌上摆的菜之后,想要笑却不能笑,险些憋到胃抽筋,又暗暗打量了一下自家主上的神色……

  这位刚刚初次见面就觉美到过分的女子,真真是个妙人儿啊,看来她家主上,有不少苦头要吃了,这次她们姐妹六人随着主上下山,以后的日子估计也不会太无聊。

  “小叔自便啊。”顾瞒瞒自顾自的拿起筷子,不理会盯着菜却迟迟不下筷的某人,这空桐墨染不饿,她可饿了。

  这菜摆的泾渭分明,明显的,素的这边是他吃的,荤的那边是她吃的。

  空桐墨染在普渡寺呆了那么久,自是吃素食的,只是吃素是一回事,空桐墨染抬眼再看了对面一眼:一人一狗大鱼大肉,自己却吃着连半点油水都没有的清粥小菜……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这梁子,——结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