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她家夫君好可怕!

第十九章 情之一字从何起

她家夫君好可怕! 椒葱饼 1733 2017-10-25 18:48:40

  “大嫂,你可愿与墨染……谈一笔交易?”那一瞬而来的压迫感消失,惑人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荡。

  “什……什么交易?”顾瞒瞒稍稍抬头,看着已经退后到自己身前几步之遥的人——

  一袭红衣,墨发披肩,如斯公子,当是以剑为眉,英气逼人;以水为眸,魅乱人心;以花为唇,艳若六月,鼻如悬胆将一张玉颜对半两分。

  妖极!媚极!

  真是个足以魅惑所有女人的男人,真是个足够让所有女人都羞愧的男人。

  可也足够危险……

  让她忽然想到了一种花,罂粟花。

  别人只看到他的美丽,可顾瞒瞒却清醒的认识到了他的毒!一种能让人毁天灭地的毒!一种能让人深入骨髓的毒!

  和他谈交易?无异于与虎谋皮,只怕到时一切尘埃落定之后,这人会杀她灭口。

  “那个……我……我今天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顾瞒瞒已经有一种严重的危机感,得想办法尽快脱身,

  呜呜呜~老天爷啊!她只是个无辜的弱女子而已,她只想好好的活着,这个要求很过分么?为什么还要一天天的派人来吓她。

  空桐墨染看着那个貌似打算一直粘在门板上的人——

  一袭翠绿色的纱裙,齐腰的长发披在脑后,只用两只蝴蝶玉钗简单的挽了一个髻,额头用一层厚厚的平留海遮住,显得两只眼睛越发大了,只是她现在眼眶有些泛红,连小巧的鼻头也是红彤彤的,一副受惊的模样,俨然是一只受惊的小白兔,空桐墨染眼里的趣味更浓了,有心想要逗逗她。

  “嗯……怎么会,大嫂可是知道不少呢,比如说,墨染已入幻境,就这一条,可都没有别人知道呢。”

  “那……那是我乱说的,我跟本就不知道什么幻境什么的,都……都是绵绵说的。”感觉到空桐墨染的再次靠近,顾瞒瞒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紧张、恐慌得闭上自己的双眼,一只手死死的揽着沉睡的绵绵,另一只手紧紧扒拉着门板不放,一个着急,就把绵绵给供出来了,不过她真的不是故意的,空桐墨染这人看上去那么变态,保不齐会杀条狼泄愤。

  绵绵好歹救过她一命,要不是它,自己可能早就被眼前这个妖孽给掐死了。怎么办?!瞒瞒,瞒瞒,快想想办法。

  顾瞒瞒心急如焚……对了……她还有前两天小豆子给她迷药,就藏在左袖摆中,怎么用来着……好像是对着对方撒开就好了。

  空桐墨染看着身前那神色变了几变,脸上的表情甚是精彩的人儿,越发坚定了想要逗逗她的决心,

  诶……难道是最近的日子太无聊了吗?空桐墨染皱了皱好看的剑眉。

  顾瞒瞒在万分纠结中,在她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实则众目睽睽之下,拿出了那包她随身带在身上的迷药,然后打开,往身前一挥……

  “怎……怎么会……”这样。

  话还没说完,顾瞒瞒整个人就开始往下倒,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只觉得有一种“死不瞑目”的感觉。

  “蠢女人,你忘记事先服解药了。”在顾瞒瞒身躯往下倒的那一刻,空桐墨染伸手把她抱了个满怀。

  他最讨厌有人碰他衣服,近他的身,除了身边那几个他特许的人之外……不过貌似……这个女人,也将成为例外。

  空桐墨染打横将她抱到一旁的榻上,抽回自己的手,放在鼻尖轻臭……好像,这指尖还沾染了她的发香,心间滑过一丝什么,太小太细还没法引起谁的注意。

  停在塌前盯了这张绝色面容几秒,空桐墨染再次伸手……有件事情他必需得确认一下。

  动用灵力探了又探,并未发现她身上有灵脉,那她怎么就能听到贪狼说话呢?

  空桐墨染看向顾瞒瞒的眸光变得有些复杂:你的身上,到底藏有什么秘密?

  汇集周身之灵,化为玉笛。

  只要入了化境的武者,都能用周身之灵凝化出属于自己的神器,卿歌的是星流魄,而他的神器,就是冰玉笛。

  冰玉笛直指向顾瞒瞒的眉心,源源不断的灵力侵入,空桐墨染启唇呢喃:“今日之事,如云如烟,雨过清风,一梦无痕。”

  片刻之后。

  “青衣,进来。”

  “主上?,你……”青衣原本清冷的一张脸上明显有着担忧。

  “无事,派人将她送回落风阁。”空桐墨染脸色苍白,眉宇之间满是倦色,“别让人进来打扰。”

  “是。”青衣再次看了自家主上一眼,小心的掩饰着眸中那压抑着的某种情绪,不被人发现。走到塌前将顾瞒瞒扶起,主上最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给沾染了,那这方榻……

  主上,可要叫黄衣把这方塌给换了?”

  “不必,下去吧。”空桐墨染一片不耐烦的神色,他此刻需要休息,玉烙的换体之法可以隐藏住他体内的灵脉,但是却不可以过多的使用灵力。

  困极的空桐墨染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说完不必时,青衣看着昏睡的顾瞒瞒,眼中闪过疯狂的嫉妒,扶着她手臂的那只手不自觉的加重了力道,引得顾瞒瞒在昏迷中无意识的皱了皱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