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她家夫君好可怕!

第二十七章 子书倾瑶醉红妆

她家夫君好可怕! 椒葱饼 1571 2017-10-29 17:45:12

  就像空桐墨染以为的那样,隔天,空桐府就接了一道圣旨,宣家主空桐墨染和空辛在桃节当晚进宫赴宴。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还特别点出了要带着前任家主的夫人,也就是他的大嫂一起去。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以往赴宴虽说也会带着家主夫人一起,但也未曾特意要求过,可这一次却是非带着不可。

  丠蓝国皇宫。

  “怎么样,空桐墨染是何表情?”凤祁夜背对着大太监郑程,似是漫不经心地问到。一只手抚摸着画像之上那人的脸颊,眸光缱绻。半明半灭的光影投射在那一袭明黄色的衣袍上,营造出一股迫人的氛围。

  郑程勾着腰,内心里忐忑不已。他伺候先帝近二十载,从一个小太监混到如今的大内总管一职,其心智手段也非常人可比。可如今这位帝王……残暴不仁,喜怒不定。昨日的殿议之上,有几位先帝留下的肱骨老臣因反对他要大兴土木建造宫殿一事,竟被当场下令斩杀于殿前,一时间人心惶惶,无人再提出反对意见。

  新帝登基以来不过才两年时间,先帝留下来的那些老臣便所剩无几了。

  郑程谨慎地看了面前的帝王一眼,再想起去宣旨时,空桐墨染的那一身病骨,和带些唯诺的样子,心下暗叹可惜,毕竟,那相貌……那般最像那个人呢。

  暗自思量了一下,郑程开口吐出了两个字:“恭顺。”

  可不就是恭顺么,自皇太祖那一代开始,就下了圣令:空桐一脉,面见帝王无需行跪拜之礼!

  可在宣旨时,那小子竟吓得腿软,差点没跪在地上,辛亏被一旁空辛给扶住了。

  凤祁夜抚着画像的手一顿,须臾才道:“下去吧。”

  郑程闻声,不敢去看此时帝王的表情,只是余光在瞟向桃木架上挂着的那幅画时,神情顿了顿。随后又佝偻着腰离开。

  都说帝王无情,可那幅画,画卷已经有些泛旧。那画上的女子……想来已经惦念了许久。

  凤祁夜是先帝的第一个皇子,这个皇子得来不易,前面生了十几位帝姬才得来这一个皇子,那时大皇子出生,先帝还为此大赦天下,普天同庆了一番。

  当时的丠蓝正是从盛世走向衰弱的时期,偏偏先帝崇尚以仁爱治国,不喜战伐,偏爱文臣。造成边境防守不严,与丠蓝毗邻的昊天狼子野心,趁机进犯,战火一直延绵数千里,此战打了近五年,丠蓝伤亡惨重,连失十几座城池。最后先皇无法只得降战议和。

  虽然丠蓝开始由盛转衰,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打下去于昊天也无利,便答应了议和,不过,条件是——除了昊天占领的那十几座城池之外,丠蓝必需再割让五座城池。还有……选一名皇子前去昊天做客,也就是……去当质子。

  当时先皇一共就只有两个皇子,大皇子凤祁夜和刚出生的连名字都来不及取的二皇子。

  照理说,大皇子乃先皇的第一个儿子,其母妃是世家出生的梅妃。而二皇子的母妃兰妃出身江湖,毫无母祖可以依靠,那被送去当质子的肯定就是刚出生不足月的二皇子了。

  可谁知当时先帝心系兰妃,最后力排众议,将那时只有四岁的大皇子给送去了昊天。

  作为对梅妃的补偿,先帝在大皇子被送走后即刻下旨将梅妃晋封为皇贵妃,后宫之中,除了皇后,就只属她最大了。

  梅妃恭顺,并未表现出有多少不满,这让帝王对她更是愧疚,荣宠比以往更胜。

  梅妃无疑是聪明的。这等心机,不是一般女子可比,后宫之中,红颜枯骨,可也只有她走到了最后,成了丠蓝国最尊贵的女人——当今的太后。

  太后闺名子书倾瑶,在先帝龙体抱恙之时,首开后宫干政的先例,这位子书太后天资聪颖,另外还有强大的世家支持,风头一度盖过了当时的皇后。后宫与朝堂,成了子书世家的天下。

  大皇子凤祁夜能够顺利地回到丠蓝,并且在众多皇子中脱颖而出,力排众议,最终登上皇位,亦和这位冰雪聪明的子书太后不无关系。

  子书太后是一个传奇,这位一直在昊天生活了二十年的大皇子凤祁夜,如今的帝王——也是一个传奇。

  无人知道他在昊天究竟经历了一些什么……一个的质子能活着,并且能活到回国登帝,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阿璃……阿璃……你会来吧?”凤祁夜那双原本阴枭的眸子,在看着画上的人时,缓缓刻画出一股浓烈的思恋,“天下人负了我们,那便待我铁骑踏江山,用世人之血与你做红妆,那时……你会否嫁我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