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她家夫君好可怕!

第四十二章 小叔救我玉笛出

她家夫君好可怕! 椒葱饼 2841 2017-11-06 18:15:19

  小香香赶到太极殿的时候,这场宫宴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只空桐墨染一行人还在那里等着,就是……没有看见顾瞒瞒。

  “二老爷,夫人还没有回来吗?”小香香一脸的着急。

  “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咳咳咳……怎么回事?”这个该死的女人,空桐墨染剑眉凝起。

  “都是奴婢的错。”小香香慌张自责地跪在地上,“奴婢去小解了一下,夫人说她认得路,先回来了,所以……”

  “咳咳咳……管家,你先带着人回府,人我亲自去找。”空桐墨染咳了几声,站起身说道。

  “二老爷,要不奴婢跟您一起去吧。”小香香此刻已经从地上起身,大着胆子看向空桐墨染。

  空桐墨染一句话没说,抬眸淡淡的看了看她,随后又移开,小香香却因为他的这一个眼神额头冒起了一层冷汗,连后背也被汗水浸湿了。

  不知为何,可能是心里有鬼吧,她总觉得,他这一眼,看穿了一切……小香香终究还是没能跟着去。

  一场宾主尽欢的宴席过后,宁静的夜更显出一种神秘莫测的味道。空桐墨染御起灵力游走在半空中,偶尔在树梢停留几秒,来回之间行动如鬼魅。

  “该死的女人,到底去哪了。”空桐墨染看着底下如紫星般闪闪而亮的一片,没有心情去欣赏,只是低咒了几声,这时的皇宫西北角却冲出了一道红光,甚是妖异,是魔灵……

  “诶……小轩轩,你跟紧我啊,别走丢了。”顾瞒瞒猫着腰小心谨慎地走在皇宫的一处小道上,身后紧跟着一个凤祁轩,却不像她那样紧张小心,眼里看着前面那一抹纤柔的身影,满满溢着期待和向往,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好像所有的一切,因为眼前这个女子开始死灰复燃,焕发生机。

  “阿瞒,我们这是要往哪边走啊?”凤祁轩看着只顾闷头走的人,伸出一只手拽住了顾瞒瞒的一只衣袖,小声地开口问到。

  “小轩轩,皇宫各处的大殿都有巡逻的侍卫,我们现在只能往偏僻的地方走,先躲开他们再说。”

  顾瞒瞒任由凤祁轩拽着她的衣袖,亦不介意他喊她阿瞒,在前一世的时候,那些同在孤儿院的小伙伴也都是喊她阿瞒的。她答应了要带他出宫的,她顾瞒瞒别的没有,就是信守承诺。只是她貌似忽略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太极殿里空桐墨染警告她的话!

  “哇塞!小轩轩你快看,那里是不是有红光,好亮啊,不会有什么宝物吧?!”顾瞒瞒带着凤祁轩一路沿着宫墙走,猛然看见一束冲天的红光。

  凤祁轩抬头一看,那里……是冷宫的方向。那个地方在两年前起了一场大火,烧死了几个住在冷宫里的娘娘,两年前,父皇驾崩的时候,她的母后下令,妃嫔悉数要为父皇殉葬,他的母妃,也在其中。那把火,是母后亲自去放的。

  冷宫——他很不喜欢那个地方。

  “阿瞒,那里不会有什么宝物的。”那里只有冤死的亡灵,凤祁轩兜兜她的衣袖,“我们还是不要去了。”

  “小轩轩,我们就去看一眼,就一眼我们就走。”顾瞒瞒伸出一根玉指在凤祁轩的眼前比了比,她有非常严重的强迫症,不去看的话接下来好几天都会吃不好睡不好的。那灵动的双眸带些祈求,再配上略带撒娇的口吻,实在让人难以拒绝。凤祁轩最终还是妥协了。

  冷宫离他们不远,不过就几步路,这里已经长久无人居住,遍地都是半人高的杂草,荒废的宫殿,已经倒在地上的大门,倒挂在各处角落的蜘蛛网……空旷的殿内好像还有不明爬行物……顾瞒瞒和凤祁夜身子紧紧相依在一起,三月的暖春里,这里面却泛着阴森森的冷气。

  “阿……阿瞒,我们还是出去吧。”凤祁夜的声音已经开始变得有些颤抖,整个身体都要挂在顾瞒瞒身上了,两只手紧紧地拽着她的衣袖,手心的汗一点点渗进柔华的布料里。

  “怕什么呢,我们到都到了。”顾瞒瞒此刻很是兴奋,她就喜欢刺激的,冒险的东西。那放出红光的东西貌似就在前面。

  顾瞒瞒拖拽着凤祁轩往放红光的地方靠近,这冷宫的房间特别多,有分正殿和偏殿,以中轴线往两边对称而分,东西两边是厢房,南北两个正殿,中间是一块荒芜的空地,视野很是开阔,这红光就是从那里冒出来的。

  “谁!”一声野兽般的嚎叫冲破了了天际。

  顾瞒瞒看着那空地上狂吼的人……她第一次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早知道就不来了,那红光是悬浮在半空中的那颗珠子发出来的,红珠的周围还时不时探出几张人脸,每一张脸上都是一片痛苦的表情。

  “枭枭枭……想吃我,不自量力。”

  “这人还真是愚蠢……”

  “哈哈哈……”

  每一张探出的脸都时不时地发出渗人的声响,站在中间的那个人一会儿抱头一脸的痛苦,一会儿阴枭地怪笑。

  “这人……不会被妖怪给附体了吧!”顾瞒瞒和凤祁轩两人缩在角落里,不敢擅自动弹,现在走出去,还怕被那不人不鬼的东西给抓住,索性只能先坐下来慢慢等待时机了。

  “那人……好像是我大皇兄。”凤祁轩透过破败的窗棂看见那人的正脸,尽管有些扭曲,但他还是认出来了——他大皇兄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大皇兄!”

  “谁,谁在哪?!”

  “凤祁轩你想死啊!”顾瞒瞒一顿爆栗地砸在凤祁轩头上,这个缺根筋的倒霉孩子,这下完了,今晚上小命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谁!出来!”

  “砰!”

  这下彻底完了,失去理智的凤祁夜隔空朝顾瞒瞒两人待的地方拍了一掌,一时间,两人的身影在他的眼前暴露无疑。

  凤祁夜的眼珠此刻已经变成了血红色,身体里的每一个因子都在疯狂地叫嚣着,盼望着人血的味道。

  “凤祁轩,我……我们快跑。”顾瞒瞒看着慢慢朝他们靠近的已经疯魔了的凤祁夜,双腿有些打颤,却还是不忘要拉着凤祁轩一起逃跑的事。

  可这凤祁轩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把挣开了顾瞒瞒的手。

  “阿瞒,我不能走,大皇兄现在很痛苦的样子,我得留下来帮他。阿瞒,你快点先跑吧,不用管我了。”

  “你要怎么帮他,你没发现吗,他现在已经被妖魔附体了,已经不是你的大皇兄了,你留在这儿会死的!”顾瞒瞒气急败坏。

  “枭枭枭……想走?你们都走不了了。”凤祁夜突然怪笑一阵。顾瞒瞒还来不及拉那个倔牛一般的人,身体突然腾空而起,紧接着脖子被人狠狠的掐住……这种感觉好熟悉,脑海中突然闪过几个片段——在炎炎阁的在水一方,有个人好像也这样掐过她的脖子,还有……空桐墨染,还有……绵绵。

  那些画面断断续续……

  此刻,脖子被大力的掐着,大脑开始渐渐缺氧,她好像听见谁在哭,是凤祁轩那个笨蛋,好像还听见空桐墨染那个腹黑的家伙的声音了,顾瞒瞒艰难的转过头,眼里泛起了泪花,心里却前所未有的安然,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他,顾瞒瞒就觉得,她——安全了。她也不知道,这种突然而来的信任和依赖出自哪里,“小叔。”

  空桐墨染瞥了一眼被凤祁夜掐着脖子提在半空中的人,她的脸因为极度缺氧而憋红了。

  凝起周身之灵化为玉笛,这玉笛比它上次露面更显得晶莹剔透了几分——神器的色泽越纯,代表着灵力的等级越高。

  一阵悦耳的笛声在四周飘扬开来,顾瞒瞒能感觉到掐着她脖子的那只手越来越松,一瞬间脱离了桎梏。身子如纸片一般往下坠落。

  “空桐墨染!”

  “阿瞒!”

  那声“空桐墨染”是顾瞒瞒叫的,那声“阿瞒”是凤祁轩叫的。

  看见顾瞒瞒从半空中坠落,凤祁轩御起轻功想把人给接住,刚刚她被自家大皇兄给掐着,自己却没有能力去救她,本来就十分的自责。可惜,他的轻功虽好,还是没有空桐墨染快。

  “空桐墨染,呜呜呜……我差点就死了,你怎么才来,呜呜呜……”

  空桐墨染眼神淡淡地看着这个在他怀中哭的肆无忌惮的女人,看着这个将鼻涕眼泪一起抹在他衣服上的女人……突然有些后悔刚刚出手救了她,一句“小叔”就让他出了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