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她家夫君好可怕!

第四十七章 原是双生姐妹花

她家夫君好可怕! 椒葱饼 2393 2017-11-09 12:19:31

  “夫人,咱们还是先让小姐进院子里去坐着吧,还有这位公子怕是也累了。”君问适时开口,倒是避免了空桐墨染可能会被一直晾在那里的尴尬。

  “噢……是我糊涂了,这位是……”柒如梦听到君问的提醒,这才注意到和她的阿瞒一起来的这位公子。

  这时候的三月阳光已经足够可以用来装饰一个人,背着光影站着的公子,五官明明霸气天成,凑在一起该是带给人一种邪魅的即视感,偏偏看脸色过于苍白,无端染上了几分如同女子般的“娇弱”,不过一袭月牙袍长身玉立,依然赏心悦目。

  “伯母,小侄墨染,是大哥墨白之弟,桃节之际特地带着大嫂前来探望,若有唐突还请伯母可以原谅小侄。”空桐墨染拱手作揖,脸上带着一抹温润的笑,这样子倒和平常装出来的不太一样,带着几分真诚。

  “哪里会怪。”柒如梦看着他道,又转头看了顾瞒瞒一眼,脸上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其实仔细看,这一对母女间的眉眼还是有几分相像的。虽年华已去,但风采依旧,美得遗世独立。

  “看你和我家阿瞒大不了多少,伯母便换你阿染可好?”柒如梦对他颇为有好感,总觉得这个少年并非像表面看上去那般简单,若是阿瞒能够……

  请原谅她的自私吧,她的阿瞒……不能再像她一样了。

  “阿染。”

  记忆中,也有一个极温柔的女子这样喊过他的,只是在她之后,就许久没有听过了,久到他差点忘了。空桐墨染脸上挂的那一抹笑淡了几分,但说话间却显得更加柔和:“墨染能得到伯母的喜爱,是墨染的荣幸。”

  长辈直唤小辈的乳名,是喜爱的表现。顾瞒瞒不甘心地瘪瘪嘴,这空桐墨染才刚来,不费吹灰之力就得了自家娘亲的喜爱,肯定是被他伪善的外表给欺骗了啊。

  “好……阿瞒,阿染我们进院子里去坐吧。”柒如梦听到空桐墨染如此说,心里更加对他满意,如果她的阿瞒能得他照顾一世,那她也可以安心了。

  “君问,准备一些茶水吧。”柒如梦牵着顾瞒瞒的一只手往院里走,空桐墨染跟在柒如梦的另一侧。君问听到自家夫人的吩咐也忙着去准备。

  蔷薇院并不大,却被柒如梦主仆二人收拾得温馨漂亮,才三月,院中种植的蔷薇就都已经尽数开放了,那缠绕在青瓦白墙之上的青绿色藤蔓间的粉红色花朵,盈盈泛着粉光,院中还散发着被微风调和过的淡淡花香。

  顾瞒瞒一行坐在院中的一方石凳上品着花茶,石桌之上还摆着除花茶之外的糕点,这糕点做的十分精致,味道也很好,顾瞒瞒尝了一口便停不下来,连空桐墨染也是连尝了两三块。

  柒如梦脸上泛着笑意,很高兴两个孩子能喜欢吃她做的东西。

  “若是小姐和墨染公子喜欢吃夫人做的糕点,以后可要记得常过来走动走动。”君问站在柒如梦身边添着茶水,一边开口搭着话,小姐嫁出去的这几个月,夫人过的实在太苦了,若是往后小姐能多来顾府看看夫人,那是再好不过了。

  “这些糕点都是伯母做的么?”空桐墨染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糕点,似是有些惊讶。

  柒如梦微笑着点点头:“阿染若是喜欢吃,等会儿我做一些你们好打包带回去。”

  柒如梦是知道他们不会在顾府过夜的,她也不便留,一个是小叔子,一个是大嫂,一起留在大嫂的娘家过夜,传出去的话对阿瞒的名声不好,她的阿瞒还这般年轻,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听大嫂说,伯母的桃花酒也酿的很是不错。”

  顾瞒瞒:果然在这里等着呢!

  柒如梦这回却没有马上答话,握着茶杯的手顿了顿,随后又释然一笑:“这桃花酿,我闲时便会做一些,平常也只有阿瞒的父亲会来尝上一口,也不知是好是坏,那院门外的几株桃树底下这些年积攒起来还剩下了一二十坛呢,阿染要是喜欢,等会儿伯母便遣人去挖几坛子上来,让你们一并带回去。”

  “墨染在此谢过伯母了。”空桐墨染再次抬手作了个揖。

  “墨染少爷不知,我家夫人虽酿酒,但却从不饮酒,这桃树下一年一年地积攒下来,埋了好些坛,到底有多少许是夫人自己也记不清了,君问这就遣几个小厮把酒给挖出来。”

  “伯母这里怕是人手不够,寂魂,你跟着君问姑娘一起去吧。”顺便还能多挖几坛子上了,若是真的好,以后还能拿出来待客,能省下一笔开销,这好酒可遇不可求,一坛好酒可是要花费不少银两。

  空桐墨染心里是什么想法外人不知,身形隐在别人家梁上的寂魂却是一点即通,一个飞身站在众人面前。

  柒夫人几个惊疑地看着突然出现在她们眼前的大活人。空桐墨染出声解释道:“让伯母受惊了,这是家里派来保护墨染的护卫。”

  柒夫人心下了然,世家大族里,养几个暗卫隐卫什么的是最正常不过的事。

  不过又想起了什么,一脸温柔地看向顾瞒瞒:“阿瞒,小香香没有和你一同来吗?”

  这个娘亲做的糕点好吃,顾瞒瞒一连吃了好几块,把嘴里的糕点咽下,忙道:“哦,她来了的,现在许是在前院处理那一车赠礼的事。”

  “都这么久了还没好,小姐可莫要太惯着这个小香香了,她终究不是和小姐您一起从小长到大的……”君问心直口快,若不是……那当初陪着小姐一同嫁入顾府的就是她了。

  顾瞒瞒这回却是听出问题来了,这小香香不是和她从小长到大的吗,小香香这名字还是原身小时候帮她取的呢,从与小香香相处的这些日子就不难看出,这小香香与原身关系不是一般的好,原身的所有事情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还有小时候与原身一起做的一些事讲起来也如数家珍,怎么就……

  顾瞒瞒一脸疑惑的看向自己的娘亲。

  柒如梦也猜对了到自家女儿要问她什么了,长长地叹了口气:“阿瞒可还记得在你出嫁前的那几个月,小香香曾生病离开过一段时间,你还闹了好一阵子。”

  顾瞒瞒哪里知道,但还是装作知道的样子点了点头。

  柒夫人继续说道:“其实后来回来的并不是小香香,而是小香香的孪生姐姐。”

  顾瞒瞒惊得差点没从凳子上掉下来,“那真正的小香香现在人呢?”

  “病死了……那小香香的姐姐是你父亲派人给送过来的,娘亲怕你伤心,就瞒着一直没有告诉你,便让她代替小香香一直陪在你身边。”

  听完柒夫人的话,顾瞒瞒心里五味杂陈,小香香不是原来的小香香……

  空桐墨染听见这个倒是有些意想不到,这凤祁夜和顾子卿会派这样一个人来,确实是兵行险招。那这顾子卿该是知道他装病这一事了,可凤祁夜显然不知道,要不然昨晚的宫宴上也不会故意在那里试探他。

  顾子卿这老狐狸……到底想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