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她家夫君好可怕!

第四十九章 夜深几许人未眠

她家夫君好可怕! 椒葱饼 1623 2017-11-10 12:03:12

  “主上,您说的台子已经搭好了,消息也传了出去,现在人已经聚集的差不多了。”寂魂站在一旁回着话。

  为了引拾章前辈出来,他们早在前几天就开始做了准备,借着空辛的名义放出了话:空桐府诚邀天下文人酒客借桃节之际共品美酒。酒有百坛,皆是从各地收罗而来的绝品桃花酿,若是有能连饮百杯而不醉者,赏白银千两。

  莫说有千两的白银可以拿,就仅凭“空桐府”这三个大字便足够有号召力,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都要给空桐府几分面子。

  “千娇阁的红妆到了?”这红妆乃是蓝城的四大名妓之一,千娇阁的老板,而这千娇阁,也是空桐府的地下产业。

  “回主上,去了,红妆问您是否要过去一趟。”

  空桐墨染微眯着眼看了看菱窗外悬挂的那一轮明月,身上穿了一身黑色蟒袍,用金线勾勒出的巨蟒在夜明珠的淡光映照下显得张扬而危险,就如它此刻的主人。

  退去一身伪装,此刻的空桐墨染邪魅如妖,薄凉如水。

  “怎么,她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吗?”

  明明是带着魅惑的语气,可那迫人的气息却压着寂魂几乎连头都不敢抬,“主上放心,今夜江湖豪杰云集,定能将拾章前辈给引出来。”

  “嗯,下去吧。”

  “是。”

  寂魂一走,空桐墨染便转过了身,随后一脸面无表情地走到内阁一人多高的铜镜面前,若是离的近一些,还能从他嘴里听到他的低喃:“可惜了,这么好看的衣服只能在晚上穿。”

  “噗……哈哈哈!”窗台扬起一阵清风,还带着一串张扬的笑声,“师弟,你这臭美的本事倒是见长啊。”

  “却是不知你这修为到了哪一个境界了,不如让师兄讨教几招如何。”

  话未说完,産玉烙抬手之间便从指尖飞出了一道白光,如利剑一般直击向空桐墨染的门面,空桐墨染神色未变,轻轻一个侧身伸出两指便截住了那一道白光,形状像雪白色的羽毛,薄薄的一片,是“幻羽”,産玉烙的神器。

  只是这幻羽的颜色还不够纯净,化境十二阶的灵力,马上就要突破玄镜了……

  幻羽一到他的手中便被空桐墨染指尖凝聚的一股灵气给蒸化了。

  産玉烙看着自己的幻羽化成一股热气消失在空气中,清冷的脸上一片懊恼之色:“诶……你这家伙也太不给为兄面子了。”

  “玉烙师兄不是已经达到化境十二阶了么,再过不久就能入玄境了,还记得半年前师兄才入化镜七阶的,才几个月的时间就升了五阶,进步已然很大了。”空桐墨染这回说的倒是实话。

  修境者修行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有些武者虽被探出有灵脉,但要修境成功也不是易事。

  空辛就是一个例子,他修入化境那一年已经六十岁了,所以他的面容也只能维持在六十岁的状态。

  産玉烙算是比较幸运的,在二十二岁那年修入了化境,虽然差点走火入魔,遭受被封印入幽冥域的风险,但终究是躲过了一劫。

  産玉烙听到空桐墨染的一席话,面上才好些,这才想起要和他讨论正事来着,“适才看你把寂魂给派出去,师弟,你是又有什么计划了吗?”

  “卿歌被魔灵所伤,现在昏迷不醒,只有医仙拾章救得了他,今夜是想办法引拾章前辈出来。”空桐墨染皱着眉心回答,声音冷淡。

  “什么?!卿歌那小子的灵力修为不是比我还要高吗,怎么会……不是!你刚刚说他是被魔灵所伤,他去了幽冥域?!”産玉烙那张天生清冷的脸再也绷不住了,他怎么会去幽冥域的,那是御魔团封印魔灵的地方,很是让人忌讳。

  “他怎么会去幽冥域的?”

  “我让他去取芝盈草了。”空桐墨染不咸不淡的解释了一句,这其中具体的原由,不说也罢。

  産玉烙听他如此说也不再追问,芝盈草的价值仅次于贪狼的灵血,对入境时的修行极有助益,当时他差点走火入魔,也是靠师傅给的一株芝盈草才安然渡劫。

  “那现在,卿歌在何处?”虽然这卿歌是空桐墨染的手下,但相识多年,早就把对方当成了兄弟一般。

  “地宫药池。”

  “那我去看看他。”産玉烙一听便抬脚要走,却被空桐墨染给叫住。

  “他的伤不是一时半刻能医治得了的,你此刻去了那也顶不了什么用?”

  “这倒也是。”産玉烙顿住脚步。

  “许久不曾下过棋了,玉烙师兄可要和墨染摆上一盘。”空桐墨染一边说,一边径直走到窗台旁去摆棋盘,也不等他的回答。

  今夜要等着那人来,注定无眠。

  産玉烙一听要下棋,顿时手痒,他亦好久不曾下过了,能找到棋艺相当的人,体会棋盘上互相厮杀的滋味,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