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她家夫君好可怕!

第六十五章 天衣阁上第五层

她家夫君好可怕! 椒葱饼 1989 2017-11-18 10:34:32

  一路逛过去,天色也渐渐暗下来,上街的人也越来越多,顾瞒瞒本来以为空桐墨染的那副装扮会吓坏旁人,可是没想到这一路上碰见带面具的人还真是不少,难不成这桃节还有戴面具的风俗?

  肚子一饱,顾瞒瞒又难得有了想要逛街的兴致。

  “吃的差不多了,该回府了吧?”空桐墨染看了旁边正东张西望的女人一眼,她的手上还拿着啃了一大半的烧鸡腿,满手都是油腻腻的,晃人眼睛,她已经吃了半条街了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这女人可真能吃。再看看那瘦弱的身板,吃了也没见长肉,真是浪费。

  空桐墨染的神色变了几变,虽心里对身旁的人有诸多不满,但神奇地没有过多表现出来,还很有耐心的陪她逛着。

  “小叔若是有事就先走吧,我想再在这里逛一会儿。”正说着又停了下来,扒拉了一口烧鸡继续道:“娘亲被医仙带走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我心里真的很难过。”接着又难过的扒拉了一口鸡腿。

  很难过?那你胃口还那么好!

  空桐墨染第一次有一种很无语的感觉,这女人,到底是怎样神奇的物种?还有,她说想要一个人留下来继续逛,她到底有没有身为一个寡妇的自觉性!

  “嗝……”一个鸡腿解决完,顾瞒瞒痛痛快快的打了个饱嗝,接着在空桐墨染万分痛苦的表情下将一双油腻腻的手就那样往自己衣服上抹了又抹。

  粗俗!不堪!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空桐墨染伸出一根手指头嫌弃无比的勾起了顾瞒瞒的后领子,然后飞身而起将人带到了对街的“天衣阁上”。

  嘭的一声,顾瞒瞒被摔了个狗吃屎,幸好那地板上好像还铺着一层厚厚的软毯,人没摔坏,只是脑子还有些懵,这是哪里?室内的光线太亮,顾瞒瞒条件反射般的用一只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等调整过来才放开。

  那富丽堂皇的装饰,彩凤文雕的四方大柱,上方的天花板上还有山水画,连横梁上都雕刻的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点滴的细节都不放过,四周每走几步就有一根细长的金柱,柱子上方有镂空的鎏金圆球,每个圆球中好似都放了一颗拳头般头大小的夜明珠,将周围照的透亮。

  接着再看。顾瞒瞒才发现,灯的后方是衣服,衣服的旁边居然是一块一人高的玻璃镜,她正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傻傻愣愣的瞪着一双大眼睛,脸色蜡黄,那模样要多丑有多丑。

  “主上有何吩咐。”那一身彩衣的女子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头青丝绾成一个飞鸟暨,额侧还流了几缕发丝飘荡下来,衬得一张精致的小脸淡雅悠然,唇边带着一抹笑,仿佛永不会落下,整个人明明给人的感觉很高贵,却又偏偏平易近人。看着空桐墨染时,眼神里带着一抹恭敬。

  顾瞒瞒看着这么好看的人,一时间呆住了。

  那女子感受到她的眸光,朝着顾瞒瞒露出一个和善的笑意,看得顾瞒瞒心花怒放,没有人不喜欢漂亮的事物,她也一样。

  在顾瞒瞒看着人家还不肯错眼时,那女子已经朝她伸出了莹莹素手,“这位小姐可要起身?”

  “不,不用了。”顾瞒瞒是想把自己的手递过去的,在快要伸出去的那一刹那才想起来自己的手刚抓过鸡腿来着,不对,她怎么一眼就看出自己是女的呢?一边疑惑,一边还是自己撑着地板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

  “天衣,你带着她去吧。”

  空桐墨染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一旁的青玉案旁吃起了点心茶水,说这话时,连头都没抬。

  “小姐,您请跟我来。”

  跟你去哪?顾瞒瞒用眼神询问,只是天衣只回以一笑,顾瞒瞒无法,只得跟着她走,这空桐墨染貌似又要变态了,刚刚一声不吭的就把自己提到了这里,她可不想这个时候与他共处一室。

  空桐墨染见人走了,又再喝了一杯茶水,然后起身开了身后的一扇门,去了下一层楼。

  “天一阁上”楼高五层,在蓝城再也找不到比它还要高的建筑,就算有,也再找不到比它面积还更广的,比它装饰还华丽的,能入这里消费的,只有达官勋贵,普通人就是只站在大门口望上一眼,也不再敢踏进一步,这里不是他们能消费的起的地方。

  “天衣阁上”第一层是最低端的消费,越往上消费越高,一直以来能上第五层消费的一直没有过,不想今晚,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顾瞒瞒第一次享受到贵宾级的待遇,她在前世一直过得很糙,从来就是饭能吃饱就行,衣能穿暖就可,就那般浑浑噩噩的过完了自己短暂的一生,却不想今世,她才发觉,自己原来是个女子。

  “天,我从来没见过像小姐这般好看的人!”一声惊呼乍响。

  顾瞒瞒整个人被洗干净,脸上抹的一层蜡黄的颜料也被洗了个干净,露出皮肤本来的颜色,白里透着一抹粉红,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干净无尘,看着她的眼,你就会觉得内心澄澈,再容不下任何脏污的东西,仿若她是世间一切纯净的来源。挺翘的鼻,嫣红的唇,整个人,比世间最美的花还要娇艳三分,天衣本以为自己的美貌这世间也再难寻出几个可以和她相提并论的,可见了眼前这位才知,何为千秋无绝色。

  侍妆手里拿着画笔,不知从何下手,这位小姐生的已然丽质天成,如何还需要这些胭脂,反倒污了本来的颜色。

  “侍妆,还是我来吧。”天衣在一旁看了看,还是决定亲自动手。

  “天衣姐姐,谢谢你了。”顾瞒瞒对天衣很是有好感,“你们就别叫我小姐小姐的了,喊我阿瞒就成。”

  阿瞒!!!

  天衣手上的画笔掉落下来,她就是……阿瞒么?!

  其他几人也愣在了那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