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她家夫君好可怕!

第六十六章 自古红颜多祸水

她家夫君好可怕! 椒葱饼 3591 2017-11-18 17:37:59

  自宫宴过后,坊间便传闻空桐府中有个名叫顾瞒瞒的小寡妇生的如何如何貌美,只是可惜早早地嫁为他人妇,伤了一众少男的心,要是别处人家的寡妇还好说,这空桐世家的寡妇,可没有人敢去肖想的。

  这主上居然会带着自家大嫂出现在这里,实在是让人……浮想联翩。

  等顾瞒瞒出来的时候,正看见空桐墨染背对着她摆出一个独领风骚的站姿,而他身上穿的那身玄色杀手装已经成了粉色的宽袖长袍,顾瞒瞒只是看了一个背影而已,就有些挪不开眼,她还是第一次见一个男子穿粉衣,还穿的这般......好看。

  空桐墨染听见身后的响动转过身来,粉色的衣袍在他转身间袍角上跃起丝丝缕缕的暗纹,顾瞒瞒才暗叹这件衣袍的不同凡响。那人薄唇轻勾缓缓转身,顾瞒瞒不禁在心里轻呼——回眸一笑百媚生。自家小叔还真是气质多变,各种气场都能hold住,时而霸气,时而妖娆,时而邪魅,时而温润。

  就在顾瞒瞒犯花痴的当口,空桐墨染在看见她时也恍然失了半刻的心神,不过也只是半刻,须臾回过神来,看见一脸恭敬的站在一旁的天衣几人,暗暗点头。

  这天衣制衣刺绣的功夫倒是越发好了,“天衣阁上”第五层的衣服,都是当场制作的,件件独一无二,只需天衣看一眼,不需量体裁衣,就能做出最适合客人的衣服来,不会有丝毫偏差。这一次制衣的时间倒花的有些长,并不是因为不好挑选搭配,而是太过百搭,选择多了反而等于没有选择。

  天衣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杰作——一身粉色百花曵地裙,外罩一层半透明滚雪细纱制成的纱衣,更衬得她冰肌玉骨,一直以来,四国中只有紫澜国的美人儿以冰肌玉骨称道,没想到顾小姐竟也如此得天独厚,天衣初见她这身雪肤,还以为她是来自紫澜呢。顾小姐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天衣这回自作主张的没有给她梳什么繁杂的发髻,青丝只用一根浅色发带挽起,脸上未施粉黛,只在她的额间画了一朵半开的桃花,整个人飘然若仙,气质上乘,不似凡人。主上他……确定要把人就这样带出去?若她是个男子,肯定不放心这绝色佳人离开自己半步,定是要日日看着才好。

  空桐墨染当然不会让她就这样站出去,用他自己的理由就是,省的给他添麻烦。

  等他正过身面对她时,顾瞒瞒这才发现空桐墨染的手上拿着一个精致的面具,银白色,带着花边,面具上还隐隐浮动着流光,印有玉兰花纹,好奇心泛起,在天衣等人惊讶的表情下从空桐墨染的手中拿过面具细细把玩起来,这才发现,这面具居然可以一分为二,竟是两个合成一个,顾瞒瞒兴致勃勃的带起了一个,另一个紧接着被空桐墨染夺去,带在了自己脸上。

  顾瞒瞒看了他一眼,有些气恼的瞪了瞪他,想把脸上的面具摘下来,她可没兴趣和他一起扮情侣,抬手就要解下面具上的那根带子......

  “大嫂要是想出去逛,就这样出去。”

  如果说刚刚天衣她们只是有些惊讶的话,那现在就是震惊了。谁人不知,在丠蓝,若是男女之间互通情谊,便会在桃节这天赠对方半块面具,与自己的那块配成一对,每一对面具都是独一无二的。但若是还未找到佳缘,就会专门去月老庙求得半块面具,若是在逛庙会时寻到了另外半块面具的主人,则会被视为缘分天定,若是看对了眼,男方直接就去女方家里提亲。

  自家主上赠了面具,到底是有意,还是无心?

  顾瞒瞒又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对这些当然不了解,和空桐墨染带着情侣面具,心里有些别扭,觉得很是奇怪,但也仅此而已。

  空桐墨染此刻却很开心,愉悦毫不掩饰的显露在了他的眉梢,他的眼角。这种愉悦和以往的不同,暗藏一种说不出的悸动。再次揽住顾瞒瞒的腰,直接跳窗而出,飞身而下。

  两个人,一个懵懂不知,一个情窦初开......

  “大伙儿快看!有天人降临啊!”

  “天人啊!”

  顾瞒瞒看着下边一阵骚动,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斜睨了某人一眼,这厮难道就不能低调一点吗?

  落地的刹那,周围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围了过来,其中有大半都是年轻的公子,大着胆子往顾瞒瞒身上瞧,空桐墨染暗自低咒了一声该死,周围的空气瞬间冷了下来。有几个想要上前搭讪的公子哥儿一见空桐墨染身上流露出的那股霸气就讪讪的停住了步子不敢上前,只是还是不能控制自己的一双眼睛,自惊鸿中的一瞥,就烙印心底,难再忘记。看见两人脸上带着的面具时,暗自神伤。

  有这个变成大冰块的空桐墨染在,顾瞒瞒少了许多麻烦。

  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街市上还有好几处正在表演杂耍的,什么胸口碎大石,什么上刀山,什么吞剑什么的,比现代的魔术还刺激,顾瞒瞒感觉自己一双眼睛都要看不过来了。空桐墨染看着她东逛西逛,周围还有毫不掩饰的觊觎目光,脸上的神色越来越糟糕......

  “这位小娘子好生面善,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古代还有这么前卫的搭讪方式么?顾瞒瞒看了眼挡在她身前几步之遥的男子,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是个眉目清秀的公子哥,看着并不让人讨厌。只是身后跟着几个身材魁梧的家丁,皆脸上带着猥琐的笑,顾瞒瞒对那公子的好感瞬间降至为零,有什么样的下人就有什么样的主子,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人摸狗样?

  不想理会侧过身欲走,不想这公子横着一把折扇挡在了她的身前,这情势,是不打算放人了么?

  “这位公子是何意?”顾瞒瞒双手环抱与胸前,眼中并无被人调戏之后的慌张之色。

  宫良礼见美人终于出声搭理了他,脸上本来有些温润的笑泛滥太过,倒是猥琐了起来,显得贱贱的。

  “在下本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之说,不想今日看见姑娘,在下的一颗心就遗落在姑娘的身上了,姑娘带走了在下的心,难道还想一走了之么?”贱贱的公子一席话,让周围凑在一起看好戏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尚书府家的二公子什么时候这么有才情了,以前不是见到了漂亮姑娘就直接动手抢的吗,今日还懂得迂回了?

  顾瞒瞒一听这话,瞪大了双眸,不可置信的道,“小女子不知何时带走了公子的心,只记得刚刚在前面吃了一碗麻婆猪心汤,难不成是公子的么?!”说完脸上还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

  这麻婆做的猪心汤味道可是一绝,在这一条街可是顶顶有名的,听到顾瞒瞒的一席话,周围响起了一阵哄笑声,宫良礼看着周围对他指指点点的人,面红耳赤,看着顾瞒瞒,眼中带着愠怒,这女人竟嘲讽他是只猪。

  “来人!将这位小娘子带回府上做客。”宫良礼凶相毕露,他倒要看看,倒时进了府躺在他身下,是不是还能像现在这样牙尖嘴利,一双眼看向顾瞒瞒妖娆的身姿,宫良礼心头的邪火直冒。

  顾瞒瞒看着那几个向她大步走过来的家丁,后退了几步,眼睛往人群里扫了一眼,空桐墨染这厮去哪里了?要知道她刚刚之所以有恃无恐,也是因为知道有他在好不好?

  “如此佳人,良礼兄就不怕唐突了人家。”

  顾瞒瞒正暗中搜寻空桐墨染的身影,人群里突然又冒出一位锦衣华服的公子,宫良礼看见他,面色有些不善,但还是回了一礼。

  “华兄什么时候也喜欢管他人闲事了?”宫良礼示意几个家丁停下了手,打开手中的折扇,附庸风雅的扇了扇。

  那男子的视线越过宫良礼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顾瞒瞒,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温华,你什么意思!”宫良礼听他这话恼羞成怒,这温华,只要是他的事,他总喜欢来插上一脚,他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扇子收起来也不摇了,上前拽住他的衣领就给了温华一拳。

  众人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这两人就滚在了一块儿,一个是文阁老的金孙,一个是尚书府的公子,众人都只管看热闹,哪里敢上前去做劝架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蠢事儿。

  顾瞒瞒在一旁看得起劲儿,恨不得给他们加点油,没想到这男人打架还兴扯衣服扯头发。

  “何人在此打架斗殴?!”

  蒋兰寒府的世子萌出声喝到,碰巧这几日桃节由他值班,没想到就碰见这两个不长眼的货给他找麻烦。

  宫良礼正骑在温华的身上抓着他的脸,突然被人拉开,刚想发火,这才看见原来是城中巡逻的侍卫,再一看那带头的人就有些蔫了,怎么是寒王世子?他可是丠蓝的神将,今日也来当值么?

  “两位谁可以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世子萌寒着一张脸开口,因为各国使臣都还未离开,蓝城人多杂乱,所以皇帝特意命他这几日暂代麒麟卫都督一职维持蓝城的治安。

  宫良礼和温华二人站在一处,两人脸上都挂了彩,衣服也扯破了好几处,此刻垂着头,支支吾吾的说着......

  他们两个人可是蓝城的一对臭虫纨绔,世子萌一听就明白了,无非是什么两男争一女的戏码。

  “那女子在哪?”

  人群自动后退一步,把人给让了出来。

  顾瞒瞒只是看个热闹,不想就被人点了名。站在那里不动,尴尬的笑了笑。

  世子萌转过头......多年之后,他都难以忘记那个站在火树银花前朝他淡笑的女子......

  躲在暗处的空桐墨染看着两两相望的人,手下不自觉使力就捏碎了一个桌角,他其实一直没有离开,看见那两人调戏她也是袖手旁观,如此做,只是为了给顾瞒瞒那女人一个教训而已。

  丢下一块银子往茶几上一扔,飞身挡在了顾瞒瞒身前遮住了世子萌的视线,等空桐墨染转过头世子萌才发现两人带着同一款面具,他们......是一对?

  空桐墨染并没有理会周围人的猜疑,带着顾瞒瞒一眨眼的功夫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世子萌追上去几步,心中翻江倒海,刚刚那人的灵力修为......绝对在玄境十阶之上!蓝城怎么会有灵力如此高的人?!

  “都督,这两位要怎么处理。”

  “照旧!”

  几个侍卫都理解这照旧是什么意思,立马上前拿了人,两人倒是不反抗,反正不是第一次,他们都习惯了,到时候等着家里派人来领就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