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她家夫君好可怕!

第七十八章 大嫂这是往哪去

她家夫君好可怕! 椒葱饼 2292 2017-11-24 18:05:57

  第二日,顾瞒瞒睡到日晒三杆才醒,小香香一见她醒了就带回来一个劲爆的消息——千秋阁昨晚遭雷劈,劈死了当时站在院子里的葛尔皇子!

  顾瞒瞒听了之后连早饭都不想吃了,想跑出去看热闹,其实,她对这个葛尔皇子一点好感也无——好美色,高傲自大,来这空桐府只住了两天不到,就听说好几个在千秋阁伺候的丫鬟都遭到了他的毒手,其中有一个还被这禽兽活活给折磨死了。

  老天有有眼,这回遭报应了。

  “小姐,那葛尔皇子被雷给劈成了一块焦炭,皇宫里派了一大波人把葛尔皇子给抬走了,二老爷还被宣入宫去了呢。”

  君问一把劝住了顾瞒瞒。

  “宫里的动作这么快啊!”顾瞒瞒配合着小香香穿衣服,这葛尔皇子在空桐府殒命,不知道皇帝会不会迁怒到空桐府的头上,到时候再来个满门抄斩株连九族什么的……而且那皇帝……想到当时和凤祁轩一起在冷宫看到的那个场景,她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那皇帝,也是个变态。

  不行,不能呆在这里坐以待毙,得赶紧跑路!

  顾瞒瞒脸色微变,拽住君问和小香香两人的胳膊:“君问,小香香,你们赶紧收拾一下,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装上,我们得赶紧走,离开这里!”

  说着自己把身上的衣服拢了拢,也开始收东西。

  “小姐,为何要突然离开?”

  小香香和君问两个人都有些不明所以。

  顾瞒瞒一边收东西,一边回答:“那葛尔皇子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死的,但他终归是死在了空桐府,若是昊天非要丠蓝给个交代,空桐府第一个会被拉出去当替死鬼。到时候满门抄斩都不为过。”

  君问和小香香一听,皆浑身一震,这个问题,连她们都没想到。

  ......

  “大嫂这是……要去哪?”空桐墨染刚走到落风阁门口,就看见顾瞒瞒手里抱着绵绵,身后跟着两个丫鬟和一个身材魁梧的小厮,皆是提着大包小包的,尤其是那小厮,手上没空闲,连脖子上都一前一后挂着两个大包袱。

  寂魂站在空桐墨染身后看着这主仆几人,嘴角不可抑制地抽了抽。若是他猜想地没错的话,整个落风阁应该被她搬得差不多了。

  空桐墨染目光灼灼地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女人——绝色的面容,可怜可爱。拥有这样一张脸的女子,不应该是极柔弱善良极雅致的么,偏偏一双大眼睛时不时流露出狡黠的神采,让你对她无可奈何。

  小香香在看见空桐墨染的那一刻倒是松了一口气,关于凰令的事她还没有半点线索,如果这一次借机出了空桐府,那她再想进来就困难了。

  君问倒没什么,小姐去哪,她就去哪。

  顾瞒瞒一脸心虚地转了转眼珠子,这空桐墨染总得来说,其实……对她还算不错的,这个时候大难临头,她却只想着卷款逃走,确实太考验人的道德底线了。

  “那个……小叔啊。这两天下雨,屋子里的衣服首饰什么的都有些发霉了,我就……就想着拿到外面去晒晒去。”顾瞒瞒说着说着就低下了自己的小脑袋,视线聚焦在自己的鞋尖,这样讲,空桐墨染会信吗?

  管他信不信,给个台阶下行不行……她不跑了行不行?

  “夫人,你不是说让大牛赶着车从后门走吗?还说要给大牛买糖葫芦吃!你骗大牛!”车大牛苦着一张脸,粗声粗气地吼得老大声,老委屈了。

  顾瞒瞒:“这二傻子是谁找来的?!”

  小香香:“小姐,不是您说车大牛人好,力气大,心眼实吗?”

  顾瞒瞒和小香香进行着心灵上的对话。

  君问刚来不了解。这车大牛隔三差五就会来落风阁晃荡几次,每一次来都不曾空过肚子。顾瞒瞒看他心眼挺好,她自己在空桐府中又没几个朋友,索性就拿他当朋友对待,他来,她也愿意招待他。碰巧今日一大早他又来了,就想着干脆带着他一块儿出去。

  当然,还有另一层考量,车大牛因为力气大,负责空桐府中粮食蔬菜的搬运问题,每天都能出府,借着这个机会,她们也许能偷偷混出去,然后做件好事将车大牛也带上,躲过这次灾祸,因为这个,顾瞒瞒还一度褒奖了自己一番——像她这样善良的人真的不多了。

  空桐墨染心中一股怒火升腾,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她记得带上自己的丫鬟,记得带一个相处没多久的小厮,连绵绵那只畜生也记得带,而自己救过她那么多次,帮过她那么多回,离开的时候却连一个招呼都不跟他打。或许他昨晚就不应该封印她的那一段记忆,至少那个时候的她看起来柔和顺眼得多了。

  “大嫂不必担心会被牵连,还没有人能动得了空桐府。”空桐墨染看了她良久,才冷冷地开口,接着又道,“大嫂这几日就在落风阁思过吧。”

  说着一甩袖离开。

  空桐墨染回到一墨心的时候,產玉烙和空辛正在书房等着他。

  “墨染,这葛尔皇子一死,昊天和丠蓝的战事一触即发,不知你到时作何打算?”

  昊天和丠蓝的关系一直很敏感,其他两国都持着观望的态度,紫澜皇一直主和,崋烨国那边成了最大的变数,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四国将不可避免的陷入一场混战,到时候又是生灵涂炭……

  “昊天国狼子野心,这些年厉兵秣马,兵力不弱,但粮草补给不够。丠蓝国富民强,可兵力相对于昊天还要差了几成。如果真的打起来,双方谁都讨不到好处,必定要僵持上几年。”空桐墨染随便找了一张椅子靠着坐下,黄衣已经上好了热茶。

  “国富民强?墨染师弟,这天下财富尽在你手,还不是你说强他就强,你说弱他就弱?”產玉烙一语道破这其中的关键。

  “唔……”空桐墨染神色慵懒,随意道,“现在我看昊天不太顺眼,还是先灭了他再说吧。”

  那昊天葛尔,昨夜可是盯着顾瞒瞒看,看得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粘在她身上呢……

  產玉烙被他的话噎了一下,他先前可不是这样说的,他还记得几天前他刚说过,若是昊天和丠蓝打起来,他大不了旁观一次,连出家人要远离俗世都说出来了,就他那样的也算出家人?只不过有口无心地念了几年佛经罢了,法相可不止一次地说过,这小子,一点佛家的慧根也无。

  空辛一直未作声,在旁边默默看着,只要空桐墨染愿意插手天下之事,就算届时想要退出,那也身不由己,而且现在有凰令在手,他们只需等待一个时机而已,这时机已经等了太久了,空辛一双眼突然变得犀利,当初墨白家主娶了落风阁的那个女人,竟是娶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